老咸鱼。

【AC】一封信

AC2时期一封茄发出的信,EL友情向。

史实上AC2的二十年,茄一直在米兰,所以改动为书信交流。

高三老咸鱼也就只会写写这个,滥竽充数的生贺。


Dear Ezio


许久不见,米兰被黑死病所笼罩,然而工作不能停下,所以我搬去了郊区。但关于画作,最近进展不佳。修道院的老顽固们坚持圣母不得有太大变化——呵!太大变化!他们怎么不干脆请我设计一台机器,复制那些在他们心中规矩而圣洁的画!


抱歉,我的语气可能有些冲。但你是我唯一可以无所顾忌倾吐的对象,在这里,我尽管有几个好友,可他们总是对于还算凑合的现状十分满足。但我不能满足,我在这...

茄是世界的珍宝!!!!

昔我往矣🌹:

接上回 以及还没完结…… 下一条大概就是挨揍的表白? 反正都是糖
ps:最后一句是番茄的原话 
我不想只用画笔描绘这个世界 我想改变他 是游戏里番茄的原话 🙃 

【AC】新年贺文?全员?

扫扫灰,OOC,OOC,OOC

内含AMA,ELE和海鲜组内容,雷者慎点。

作者大概可以认为是脑子被驴踢了。

现代AU

群体重生?随意看看。


01


“Novice,你是见缝插针寻找每一个偷懒的机会吗?”Malik轻点着ipad的屏幕。现代社会的诸多好处之一就是,他不必再担心单手压不住书页这种尴尬的问题。


“怎么,你不想拥有理所应当的假期?”Altair靠在沙发上,手里不停按着遥控器。在他对面的电视机屏幕则随之变换着画面,从新闻跳跃到肥皂剧,又跳到综艺节目,最后停在辛普森一家。他撇了撇嘴,把电视调回生活大爆...

【ELE】Leoria

一个脑洞。

茄一开始就是女孩子,十几岁的时候就由父亲做主嫁给了韦罗基奥。

才华超过了自己的丈夫,美丽如斯,所有的作品只能冠以韦罗基奥夫人的名额,在宴会中为人们欣赏。
身份却是引人发笑的私生女。

AC2剧情,宝拉没有告诉挨揍怎么修理袖剑,而是给了他一副新的袖剑。
一次任务中,他的袖剑坏了,慌不择路的逃命中他跑进了茄房间的阳台。
然后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就好上了。
1480年韦罗基奥前往威尼斯工作,似乎是对应威尼斯剧情的时间。
1488年韦罗基奥去世,遗体被运回佛罗伦萨。茄以睹物思人为理由,留在了威尼斯。
然后1498年揍带着茄一起回到佛罗伦萨,开启虚荣之火剧情。虚荣之火后茄被要求住在庄园,以保证安全。
这...

【ELE】Mon essentiel

标题来自Je fais de toi mon essentiel的歌词

essentiel指构成一个物体的最基本要素。 指人的时候不外乎血肉灵魂, 翻作血肉则较俗气, 有字典翻作精神, 灵魂又不完全代表原意。 

科幻AU

可能有下文吧。


Chapter 1


荒凉的城市。


这是Ezio的第一印象。


汽车轮胎高的野草在清晨的习习凉风中轻轻摇摆着,水泥和石板覆盖的马路路面随着草的脉络而漫延出许多细小的裂痕。空气中已经不再有着浓厚的尸臭,一碧如洗的天空上还有鸟儿的踪迹。街道两旁是早就被洗劫一空的商店,几具森...

【AC】近期脑洞合集

内含多cp,谨慎


高中戏剧社AU

无cp粮食向。如果我有生之年写的出来。

一群圣诞节假期不回家的育碧高中的学生在平安夜整出来一个小小的晚会,其中莎翁的《无事生非》作为主要节目出现。
大体是两条爱情线。(姐姐和妹妹是侄姐妹)姐姐和男二,妹妹和男主。
姐姐和男二属于众人撮合起来,骗他们俩说对方暗恋自己,只是一直互怼拉不下脸来承认。他们俩后来当然是被撮合成功了。妹妹是男主一见钟情,很快两人决定结婚。婚礼前夜男主却被人欺骗,认为妹妹不是处子且对他撒谎,是个令人厌恶的女人,在婚礼上给了她巨大的难堪。后来误会解开,两人重归于好。
暂定姐姐是茄,男二阿泰尔,妹妹是法棍,男主是挨揍。骗男主的反派是西泽尔...

【LEL】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老年茄。文不对题。全程挨揍没有出现。

没写出我想要的效果。但好歹还算粮食。

前面没写好......但我已经懒得改了。

我需要一个老师把我的文风打回原来简洁的样子。

瘫软。


1517,昂布瓦斯


“莱昂,我身上又没钱了。”


俊美的青年走进大师的工作室,理了理自己棕色的卷发,径直坐在画家的工作台一角,一手按在他正书写着的纸张上。


“虽然我从不指望你改掉你挥霍无度的毛病,但我以为你还有个限度。”


画家因为纸张的变动而不得不换了右手,以一个更为别扭的姿势写他的小故事——那是些过去的感触,或者说,记忆碎片。他很珍惜和青年度过的漫长岁月,...

【AC】Various Pieces

以后就打算用这个标题来放段子了。
这次是LEL和挨揍个人向。
挨揍个人向深感没写好。
今天考试……攒人品吧。

1.我只能一直握住他/她的手。

“……他去世的时候,是什么情况?”

卢瓦尔河流水潺潺,乍一看上去和佛罗伦萨平缓的亚尔诺河、威尼斯纵横交错的水道、罗马那沉寂许多尸骨的台伯河并无区别。然而Ezio却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同他看过这些风景的人如今长眠于风景中了。

他接到消息就启程匆匆往法国赶去,可遗憾的,他还是晚了一步。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这条含有老友骨灰的河流一路向南汇入大海。

“他无休止的念着一个名字,紧紧的抓着我的手。”

Salai站在他身边,眼睛还是通红的,沙哑着嗓子作答,“...

【AC/EL】Crazy In Love

啊大概类似于深夜发刀吧。

因为三次的一些事情最近一直不怎么开心。

然后今晚就爆发出来了。

向我弧的小窗致歉。


71:35:34


“下午好,我的朋友。”


Ezio靠着砖墙,在长椅上等了会儿,一个熟悉的身影悄然走了过来。


“下午好,Ezio。”


Leonardo朝他走过去,腰上罕见的没有挂着任何东西,他的红披风似乎也有些奇怪,上面深深浅浅的痕迹不知道是什么颜料留下的。大概是Leo的什么新发明吧,Ezio这么想着,朝他的挚友露出一个微笑,而金发的画家也回以一个微笑。...

【AC】He fits you

考前攒人品/我讨厌摸底考……
ELC相关
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大概算作随笔,还是一些分析讨论。起因是最近在空间看到一句《One Day》里的台词——“我爱你,但我不再喜欢你了。”

空间里转载的人附上知乎里的解释,有一个我的印象特别深刻。

“我还可以为你而死,只是不再为你而活。”

感觉非常适合兄弟会以后的Leo。这位旷世奇才的心里还住着刺客大师,只不过他已经放开了,不再因为Ezio一些无心的举动在私底下吃着无人能理解的醋。他已经学会用新生活埋葬过去。

关于Salai,Ezio和Leo,甚至于Cesare,还是要分原作向或是恋爱设定。至于为什么多出了一个Cesare……我不得不承认...

© Cairngor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