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咸鱼。

【AC】一封信

AC2时期一封茄发出的信,EL友情向。

史实上AC2的二十年,茄一直在米兰,所以改动为书信交流。

高三老咸鱼也就只会写写这个,滥竽充数的生贺。















Dear Ezio


许久不见,米兰被黑死病所笼罩,然而工作不能停下,所以我搬去了郊区。但关于画作,最近进展不佳。修道院的老顽固们坚持圣母不得有太大变化——呵!太大变化!他们怎么不干脆请我设计一台机器,复制那些在他们心中规矩而圣洁的画!


抱歉,我的语气可能有些冲。但你是我唯一可以无所顾忌倾吐的对象,在这里,我尽管有几个好友,可他们总是对于还算凑合的现状十分满足。但我不能满足,我在这里将永远得不到满足,除非我能得到摩尔人*的青眼,实现我的那些设想。现在,那些设想之一,你在马车上看到过的那双翅膀,已经进入最后的试验阶段了。很遗憾地,我至今还未找到一名志愿者来试飞。那架漂亮的飞行器,只能带着它所凝聚的智慧孤零零在我的工作室落灰。


米兰让我感到有些窒息,然而我不得不呆在这里。目前我的选择里没有‘回到佛罗伦萨’这项。以及很遗憾,我答应你的旅程可能又要推迟了。或许,或许明年*某个时间我可以抽出空来。


另一件非常见鬼的事,米兰已经没有可以放飞的鸟儿。它们一半太过笨重、肥胖和懒惰,要么怎么都飞不起来,要么前路通畅却依旧安居在笼子里;一半凶恶而富有攻击性,一旦被放出来,人们会费尽心思、不计代价将它们再关回去。对你来说,后者是多么恰当又不恰当的例子。恰当是指人们(当然这里的人指的是你的那些敌人),不恰当是指你可从来没被关起来过,以及你与凶恶完全相反的温柔——葆拉和我有目共睹,在玫瑰苑里。


我不知道何年何月我才会从这些繁杂的事务里解脱,但目前显然不可能,我还要给一大帮人上课。这倒是让我获得了许多安慰,那些我在老师手上吃过的苦头(嘿,别这么惊讶,那时候我才刚到佛罗伦萨,什么都不懂)总算有一堆可供报复的对象。以及你是从哪里听来的传闻,说我画了三年鸡蛋?!尽管老师很严格,但他可不是个吹毛求疵的强迫症!那是蛋彩,不是鸡蛋!蛋彩是一种不怎么样的绘画手法(我就不信每个画家下笔之前不会深思熟虑一番,但若要深思熟虑,蛋彩可就要了他们的命)我已经转向了油画,它的精雕细琢更为我所爱。


还有一点,这里不好弄到尸体供以研究解剖,地下室也很小很浅,不凉快。我很想念你,和你带来的新鲜尸体,还有佛罗伦萨那栋房子下面又深又大的地下室(夏天在那里消暑再好不过了,只不过要先撒些香料,毕竟,你知道,尸体放久了总有些不惹人喜欢的味道)


以及我希望你的住址稳定下来了,虽然现在才12月,但你的生日礼物需要我精心准备,还需要计算我必须花去的工作时间,以及在路上花销的时间。


Leonardo














*摩尔人:当时米兰公爵的绰号

*明年:达芬奇第一副《岩间圣母》绘于1438.4~1483.11,但是他与当时委托他的修道院和画家行会起了纠纷,直到1508年才正式交付。有传闻说是被米兰公爵看中,送给外国贵族作为礼物了......艾吉奥在1484年借用飞行器试图拯救总督失败。


评论
热度(20)
© Cairngor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