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咸鱼。

关于Arno父辈的形象分析与探究。

瞎逼逼。
内有阴谋论,慎入。













年龄
比雷克>米拉波>多里安≈德拉瑟尔


米拉波
历史上声明他于1776年跑路到荷兰,被引渡后一直关押到1780年。也就是说,他不太可能是谢伊刺杀时期的大导师。
但我是以“米拉波是当时的大导师”来分析的,各位历史考据党手下留情。
米拉波是个典型的公子哥儿,历史上,关于他的描述都不太光彩。他再次回到法国后,以写宣传革命思想的册子为生,甚至借此成为了第三等级的议员。神奇的法国人民。介于我的了解,当时人们都非常乐于接受这种册子的指导,就连农民也知道追求平等自由。所以是否可以认为,米拉波是凭借其“精神思想”进而成功上位,成为大导师?
然后他光成为大导师没用啊,得要王室给的实实在在的爵位,实实在在的特权他才能舒坦。那么和本身就是贵族阶层的圣殿骑士接触就是难以避免的事情。
多里安之死稍后详谈。
他搞定了硬骨头比雷克(打发去了监狱)和他徒弟多里安(挂了)和他徒弟的儿子亚诺(被送到圣殿骑士家作为和谈诚意,反正不是自己儿子),就开始胡天胡地。
但是亚诺把比雷克带出来以后,比雷克发现米拉波胡天胡地还和圣殿骑士勾勾搭搭,试图保留王室搞君主立宪制。所以米拉波理所当然的就挂了。

 ②
查尔斯多里安
这位也是挺能作的……他的爵位(或者米拉波的能力?我倾向于前者)可以让他面见路易十六,他还能带着小亚诺在欧洲北非一带(详情见游戏资料库)到处跑,可见是个思想进步的贵族。其人性格应该算是热情活泼,不过挺有勇无谋。对于伊甸圣器的威力完全没有震慑感,掉以轻心。(也许这就是他被轻易搞死的原因)
对儿子的未来没想过太多(不然比雷克不会说那句“我这么做会下地狱”)自己也有点儿像个大小孩,挺喜欢带儿子出去见见世面。资料库中提到他的妻子玛丽对他太过频繁的旅行表示疑惑,进而分居(离婚?记不太清)说明他绝大多数时间出去旅行,都是在做任务,我想作为他的导师(很久以前的一张游戏资料库截图)比雷克一定非常心累。


皮埃尔比雷克
老顽固。初步推测原先出身于农民,后来可能因苛捐杂税而参军。对于贵族/王室/教士持有厌恶甚至仇恨的情感,所以一知道米拉波保王就炸了。存在一定中央集权制的倾向,对自由并不十分笃信。所以说米拉波(如果是他)把多里安给比雷克做学徒纯粹不安好心。对于那套一旦革命就能成功法国就能变好的调调完全不信。
同样对伊甸圣器没什么感觉,所以到监狱去不是被米拉波打压就是他对多里安的死太过愧疚,但后者的可能性约等于零。
幼年(青年/参军前?)可能目睹自己(或者某个感情深厚的)村落被一群圣殿骑士摧毁,通俗点说,就是一群贵族(教士/资产阶级)为了追捕一个穷人(农民/工人/退伍军人)而毁了一个村庄。他的出身限定他不会怪罪那个穷人(或许会,但不会有针对高层那么强烈)而是会仇视上层社会。
回来后发现米拉波搞鬼,所以决定自己动手再次让兄弟会复兴。然后计划实行第一步,就被亚诺个小兔崽子打乱了。


德拉瑟尔/杰曼
圣殿骑士鸽派/鹰派。
前者估摸着要么不知道怎么利用下层力量要么政治手段玩不过杰曼,毕竟他死之后艾莉丝啥权力都没蹭上一点儿(人心不古啊,法国哪儿来第二个小李子)
后者是个银匠,美化一点儿呢就是能敏锐的发现人民的力量,善于鼓动人民为自己做事。(倒卖粮食之类的事情确实够缺德和有效)
这俩人在多里安之死的时候什么关系,我并不确定,但我是以杰曼当时身处骑士团来分析的,考据党求放过。



多里安之死

首先需要明确的一点是,法国骑士团是否知道谢伊为先行者之盒而来?
如果他们不知道,那么大家都不知道,多里安……死法好歹比爱德华体面点儿。
如果他们知道,那么又分为几种情况。

第一,杰曼知道,德拉瑟尔不知道。
那就是鹰派要坑一把刺客,然后借刺客的手坑一把鸽派。借刀杀人,不费吹灰之力。但是就后续杰曼对伊甸圣器的追求来看,他不太可能让谢伊就这么轻易拿走先行者之盒,好赖是个圣器呀。(尽管我感觉这破盒子没什么用。)介于我不知道谢伊后来如何,他如果知道大团长死亡,又是个什么反应,所以这种情况暂时按下不谈,需要的信息太多了。

第二,杰曼和德拉瑟尔都知道,德拉瑟尔可能告诉了米拉波。
这种情况就是圣殿骑士内部已经达成协议不互相搞,那么就一致对外搞刺客。又米拉波和他们勾勾搭搭,为表诚意(或者让米拉波更快更好的完全掌握兄弟会)就把这事儿告诉了米拉波。米拉波一个新来的,想必没有其他刺客对伊甸圣器那么看重,于是就利用这个机会排除异己。然后他成功搞死了多里安,比雷克可能和他吵过,但很可能被强制赶到监狱去不问世事了。
也就是说,米拉波对比雷克抱着轻蔑的情绪,然后又排斥贵族多里安,所以把他俩排到一起去,试图一次性恶心两个人。然后他又和圣殿勾勾搭搭,又在圣殿的内部矛盾里掺和一脚,把刺客搞死一个搞废一个掌握大权,拉着兄弟会作妖,最后被归来的比雷克搞死。

关于多里安的遗产。

游戏没玩,补了主线实况,推测咖啡馆是多里安的遗产。无论是米拉波还是比雷克,都不像擅长做生意的人。(法棍:难道我就会了?!……好吧我确实会,育碧让我会我不得不会。)
遗产要么就是那些咖啡馆,被米拉波作废了;要么是其他东西,被米拉波倒腾没了然后比雷克和他吵来吵去,给抢救回的一点儿。


差不多就是这么多,然而我写这一堆唧唧歪歪的玩意儿多半也就是自娱自乐。大家都爱看法兰西小青年英雄救美的故事,谁叫人家长的帅呢。

BY人狗不帅顾烟是也。

评论(8)
热度(33)
© Cairngor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