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长弧。

【ELE】Mon essentiel

标题来自Je fais de toi mon essentiel的歌词

essentiel指构成一个物体的最基本要素。 指人的时候不外乎血肉灵魂, 翻作血肉则较俗气, 有字典翻作精神, 灵魂又不完全代表原意。 

科幻AU

可能有下文吧。






Chapter 1


荒凉的城市。


这是Ezio的第一印象。


汽车轮胎高的野草在清晨的习习凉风中轻轻摇摆着,水泥和石板覆盖的马路路面随着草的脉络而漫延出许多细小的裂痕。空气中已经不再有着浓厚的尸臭,一碧如洗的天空上还有鸟儿的踪迹。街道两旁是早就被洗劫一空的商店,几具森森白骨挂着破破烂烂的衣物,散落在已经腐朽的路灯和垃圾桶旁。


这是他第多少次的SSS级任务,他已经记不清楚了。不过能看见这样好的自然景色,还是头一回。


LD-14520415号行星是星际联盟已经遗弃近百年的一颗旅游类行星,主打维多利亚时期风格的建筑和景观。但它的遗弃原因却是数百年前人类的幻想产物——丧尸病毒。它的爆发迅猛而令人措手不及,于是最后这场战争以人类的退让告终。如今这颗星球被判定已经无害,可病毒爆发的源头,他即将探索的这座城市,却没有任何探测飞行器传回一丁点儿可用信息。


作为一个和联盟官方屡次合作、还出过各色纪录片的冒险家,Ezio这次自然义不容辞得首当其冲,何况这次薪酬十分优厚。他拿出悬浮摄像机,设置为跟随拍摄状态,随即握着击昏挡的激光枪踏上了前往市中心的道路。


“星历2378年6月30日,任务第7天,当我在这个荒无人烟的星球上度过我的27岁生日6天后,我终于来到这座神秘的城市。”


Ezio一人走在街道上,自言自语着,要不是身边跟着悬浮小球,大概会被当成神经病来对待。他像个观光客一样,手里拿着过时很久的数码相机,四处拍摄。


“它看上去只是个单纯的废墟,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路边停着一辆破旧的四轮马车,将他的注意力吸引过去。近百年后,这木制的东西已经腐朽,半扇车门也不见了,车厢里的背阴处还长着许多青苔。但马车前的那两匹机械马,却还温驯的低着头等待指令。时间没能让它们产生任何变化,连棕褐色的涂漆都还完完整整。


“这里本应该是遭到打击最多的城市,但是出乎意料的,我到现在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动物生命体。在来的路上,我还曾看见过一些只存在于地球上的动物,不过他们的体型更加大一……呃,不止一些。”


Ezio围着那两匹马研究半天,总算从它大腿上扯出根电线来,连接上自己的光脑。手指翻飞几下后,他一个翻身就坐在马上,像个国王般巡视着街道。


“这里的街道上虽然还有着零散骨架,但毫无可怕之处。可惜建筑已经被时间侵蚀许多,很难欣赏到古早的美。”


他停了下来,朝人行道上那几具白骨简短的说了句“愿你安息”,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我探索的目标是这里的医院。”


他从身后的大号背包中掏出一个小箱子,接住那些自动归位的小探测器——兄弟会独家技术改装,绝对可靠——这座城市的三维投影在他面前慢慢成型,但市中心却缺了一块。去医院的两个小“飞贼”——这是Ezio给它们的绰号——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于是他调整了机械马的路线,向着这座城市的医院进发。




医院和他一路走过来所见的建筑并不一样,灰白的墙面在阳光的照射下躲躲闪闪的露出点点红棕色的砖块,然而不同的是,描摹着圣母玛丽亚的彩色玻璃窗干净得熠熠生辉。Ezio翻身下马的首要动作就是将激光枪调到致死档,然后他缓步走到医院门口,一脚踹开了那扇脆弱的木门,发出“嘭”的一声。木门倒下后,既没激起大片灰尘使人睁不开眼,也没冲出成群结队的黑蝙蝠蜂拥而上攻击他。空气里飘着老式颜料与蔬菜汤混杂的气味,彩色的阳光斜斜落在胡乱丢弃的稿纸、各式大小的画框和大厅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


“Hello?有人吗?”


Ezio贪婪的闻着空气中蔓延的气味,同时他的肚子还非常配合的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他现在看见蛋白质块就反胃,而复制机的食品也只有可供观赏的美丽而已。一碗汤,虽然比不上他在家所享受的盛宴,但也足够将复制机和蛋白质块赶到天涯海角。他咽了口口水,打起精神小心翼翼走上吱呀作响的楼梯。


这是座三层建筑,楼上的房间里一切都完好无损,只是落满厚厚的灰尘,连可能的血迹也被掩盖在时间留下的痕迹里了。老旧开裂的办公桌放着发黄而脆弱的纸张,Ezio拍了照就遗憾的离开了这房间。他曾在Altair家里读过纸质书,陌生的油墨气息和泛黄透光的纸张让他很快就平静下来。现在纸质书都算收藏品,他作为一个小有名气的冒险家还是负担不起它的价格。


百年前的医疗器械于今已经不再适用,但是调阅记录总还是没问题。Ezio指尖跳动着穿梭在数据流里,一个小程序飞速检阅过繁杂的文字。还等不及程序执行完,这个房间的门就被顶开了,木门拍在墙上发出巨大的响声,然后摇晃几下便摔在地上断裂成几块。一头狮子正站在门口朝他呲着犬齿,脖子上蓬松的鬃毛将它的身体显的更加巨大。


一个清朗的声音远远传来——


“Leo!不要伤害他!”


那头狮子在听到这声呼喊后,略略后退了几步,但仍堵着门口不让Ezio出去。Ezio则暗自握住了激光枪,使枪口对准那头狮子的脚掌前方。


一个金发的男人面不红气不喘的站定在狮子旁边,动作轻柔的抚摸着狮子的脊背。那头凶兽则非常顺从的后退,给男人留出门口的道路。那男人穿着褪色发旧的黑色礼服,半长的金发随意搭在脸颊两侧,青色的胡茬杂乱无章的分布在他的下巴上,淡色的嘴唇翘起一个柔和的弧度,高挺的鼻梁上是一双美丽的蓝眼睛,清澈透明的令人有些莫名的寒意。他向Ezio大大方方的伸出左手,浑身上下没有一丝防备的样子。


“你好,我是Leonardo.”



TBC




希望我能在寒假之前写完它......

有很多东西想表达而写不出来,痛苦万分。

想摸揍和性转茄,结果发现逻辑理不顺,原地爆炸。

已经是个废人了......

评论(3)
热度(26)
© 改名狂魔阿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