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咸鱼。

【AC】He fits you

考前攒人品/我讨厌摸底考……
ELC相关
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大概算作随笔,还是一些分析讨论。起因是最近在空间看到一句《One Day》里的台词——“我爱你,但我不再喜欢你了。”

空间里转载的人附上知乎里的解释,有一个我的印象特别深刻。

“我还可以为你而死,只是不再为你而活。”

感觉非常适合兄弟会以后的Leo。这位旷世奇才的心里还住着刺客大师,只不过他已经放开了,不再因为Ezio一些无心的举动在私底下吃着无人能理解的醋。他已经学会用新生活埋葬过去。

关于Salai,Ezio和Leo,甚至于Cesare,还是要分原作向或是恋爱设定。至于为什么多出了一个Cesare……我不得不承认有个神还原的公爵大人在列表里,真是让人分分钟想要叛变到圣殿这边来啊。

我记得很久以前看过一本言情,里面女主角问女配,她是怎么让深情男配转了心意的。女配回答说。

要么做他心里的第一个,要么做他心里最特别的那一个。

同理,Leo青年时期年少轻狂浪的飞起,他的老师创作大卫雕像都是以他为模特,全城的大小姑娘们都挺看好他。不过可惜的是他不爱红颜而已。然后他的低潮期,即受到关于同性恋的审判又撤诉后的1476年,正好遇见了他一生的挚友——当然也只能是挚友——Ezio。

如果说Ezio是Leo内心的第一个,那么Salai就可以视作他内心最特别的一个人。尽管Salai一开始被他批评为小偷和骗子,甚至有“小恶魔”的称呼,但是他陪着Leo度过了30年的时光。在Ezio无暇顾及他的朋友时,是这个令人头痛的青年陪着Leo。

所以Leo累了,再提不起劲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毕竟1502年兄弟会时,他已经是知天命的年纪。他在24岁遇见Ezio,一半多的人生都浪费在一件事情上——暗恋。而Salai此时已经陪了他十年,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十年的时光我想也差不多能证明点什么了。

而至于Ezio——原作向而言——我实在不指望一个说的出“He fits you.”的直男关于这方面的情商能有多高。或许他的心里大概还非常欢欣鼓舞——“哎呀你终于找到个伴儿了虽然不是个女的但就你那闷骚性格能有个活的不错了哎你好久以前似乎还因为这个入狱过来着噫那我得管好小弟不能走漏风声给你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blablablabla……”

如果是双向暗恋的设定呢,那就是——“我以为我们默契无间,我不会找人,你也不会找人,披着朋友的皮行为却亲昵如同恋人。如今你却先放弃,也许是我们之间默契还不够。更何况他能长久的陪着你,也比我更加算是良配。祝你从此平安喜乐再无忧虑,而我们从此山高水长,永不相见。”然后就跑到君士坦丁堡去了。【划掉】找他隔了四百年的梦中情人Altair哭诉暗恋对象有新欢了。【划掉】

但是最后,Leo去世的时候,Ezio确实在他身边,【→启示录小说里?我也是听人说的……高三狗没空看。哭唧唧。】并送别了他一生的挚友。

最后稍稍提一点Ezio/Cesare和Cesare/Leonardo的分析。顺便表白大大的Cesare皮,虽然他这个人狗的厉害……

Cesare是个看重家族名誉,坚定利益至上的人,他暴不暴政我是不知道,我倒是知道在他爹当教皇期间,文艺复兴的中心在罗马。Cesare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是其独特的人格魅力真的忒他妈吸引人啊……马基雅维利都是他迷弟,何况Leo一个看人重点在颜值的艺术家。

据传闻,Leo还曾经夸Cesare像个天使。讲道理,我觉得Cesare顶破天算是乌列尔,掌管愤怒,控制雷霆,施加刑罚。啊,不过我对《圣经》了解不多,如有错漏请务必指出……

正因为Cesare其人魅力之大,所以才衍生出这两个CP的可能性。毕竟人类都有靠近强者的潜意识,而男性对危险和刺激更加偏好一些,所以危险而强大的瓦伦蒂诺公爵招蜂引蝶众多也就见怪不怪了……













顺便扔了翻译的短篇开头……
打算转手给自家小公主……
死目。我就是个废番茄了。








作者:Ryua

Summary:

Ezio想要知道为什么Leonardo不会因为漂亮的姑娘们而分心。然而直到某一天,两个人在酒吧消磨大半个晚上、发生了本文叙述的对话之后,Ezio才得到了解答。并且一切事情都朝着他们其中一个人希望的方向进行着。

Work Text:

“每天总有那么几件事让人糟心。”Ezio用着一种刻薄的语气挑剔他的生活和他面前的劣质酒。这酒是他在这个酒馆喝过最难喝的酒,可好歹还不像是醋。这些可怜的葡萄在最开始的时候还是珍贵的原料,但在失败的发酵之后,谁还关心它们能有什么神奇的变化?另外,他们俩的钱包可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神奇道具,所以简单来说,便宜的葡萄酒就等同于喝更多瓶酒。

Leonardo转过头对着Ezio咧嘴笑了笑“没事吧?你可得告诉我,我的朋友,是什么事情令你在这个美好的晚上心烦意乱?是因为我们面前的酒比以前更加难喝吗?还是因为那个你一直搜寻着线索的惊天秘密?又或者那个笨重的袖剑让你长了水泡?”他用他的肩膀撞了一下Ezio,力度比他设想的稍微重了一点,但是正好靠得够近可以正中目标。


“让它们都见鬼去吧!看看我这身衣服!”Ezio抱怨道,然后用已经脏了的袖子擦了擦吧台上撒出来的酒液。深红色的酒渍虽然是脏衣服的污迹,但更像陈年的贵族礼服上那些已经干透了的血痕。这就是Ezio烦透了的原因,他的袖子被酒打湿了。虽然他并不想明天浑身散发着小破酒馆里难喝的劣质酒气味,但问题是他不会洗衣服。


























嗯为了攒人品……
再扔一篇自戏……




亚尔诺河静静流淌着,似乎近四十年的时光不过是一场幻影。然而灰白的头发和苍老的双手却清楚明白的提醒了我,事实并非如此。

我可爱的佛罗伦萨,她最闪耀的年代已经随着洛伦佐的死亡和美第奇家族的落没而逝去在时间长流中,连同我年少轻狂的那些岁月一起。但我对这座城市的爱,从来都不是因为她的繁荣昌盛。或许以前是因为伟大者带来的全然的自由,但现在,而是一种隐秘而醇厚的感情支持着我在前往法国前变道来了这里。

站定在河边,一位兄弟会成员架着马车过来了。

年轻时,我或许还会带着沉重的画作独自架着马车,因为一时兴起而跑去找我的老友。但现在,提前通知一声的做法,则避免了因为惊吓而令身体状况雪上加霜的可能性。

拜托他将包好的画作搬上马车,紧张的盯着他,生怕有什么不测。木轮在地面上滚动,马车走上了郊区土路,糟糕的路面状况让我觉得整个人都要被震散了架。一想到离开老友家以后,还要忍受从这里到法国的漫长路程,我就感觉人生简直黯淡无光。

或许为了我的老胳膊老腿,怎么减轻马车震动是比如何将蒙娜丽莎再修改两笔更为重要的问题。

下了马车后,婉拒了他提出帮忙的想法,一个人将那副画作抱到Ezio书房门口。这时候我真的衷心感谢我的朋友,将书房设置在一楼。气喘吁吁的放下画作,拍拍胸膛给自己顺口气,抬手敲门——

“Ezio,我来拜访你了。”






番茄瘫.jpg
说好要产糖似乎又是刀……
希望自家搭档不会一耳光过来。



评论(14)
热度(31)
© Cairngor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