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长弧。

【ACU/BA】情侣装

语c存戏,现代AU

这是一个银魂版本的法棍 @Summer.Snow 

现代人设如下




Arno

22岁,巴黎美术学院毕业生,法裔美籍,父亲是移民。毕业后前往纽约接管父亲的咖啡厅,听从父亲的指示聘用了Bellec为点心师,自己则是咖啡师。 

Bellec

43岁,退役军人。Charles Dorian的童年好友,后参军,加入过特种部队,患有PTSD未完全治愈。后来到Arno的咖啡厅工作。




































A:



这本是个正常的早上,至少在自己到达自家咖啡厅之前是这样的。在进入咖啡厅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望了过来,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



额……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们都用这种表情看我?



有些疑惑的向员工发问,然后他指了指吧台后面。眼睛绝对是在欺骗我,为什么那个老混蛋穿着似乎是和自己的情侣装并用看神经病的表情看着这边。





B:



正在指挥那几个新来的家伙搬运刚送来的食材,突然察觉到整个咖啡厅都安静下来。下意识绷紧身体,扭过头撇一眼门口——这小鬼头和我穿了一套衣服。这真是不可思议,自诩为时尚先锋的小兔崽子居然和我这“老头子”穿得一样?呵,估计又是什么所谓的“复古潮流”。

沉着脸向那群呆头鹅一个个的扫过去眼刀,咖啡厅里终于又有了响动。现在已经快到开门时间了,一切动作都得快。看着小鬼头还愣在那里,忍不住出声提醒他。



小兔崽子,你打算就这样站着,然后让客人看他们的咖啡师发呆的蠢样,而不是喝咖啡吗?




A:



听到老混蛋的声音,才发现自己现在应该冷静下来而不是呆站在门口。于是在尴尬的干咳一声之后便迅速的走向吧台,而不是冲上去质问为什么老混蛋穿的和自己一样。绝对不承认刚刚那些女侍者是在偷笑,正如自己绝对不承认自己的品味下降了不止一个档次一样。现在只希望这尴尬的一天会迅速的结束以及客人们不会发现自己和点心师穿的一样。哦,好吧,这个的确有困难,听天由命吧。






B:



看着小鬼走到吧台里还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真是想不通他为什么为了一套衣服而这么纠结。将门口的招牌翻成了“Open”就回到后厨开始做提拉米苏。

对于老伙计提供的这份工作,我一直很感激他给了我一个适应社会的机会。不过现在,我倒是觉得是因为他儿子太缺心眼而需要一个人提醒他。

将刚做好的提拉米苏推出去,按了下铃提醒小鬼。



拿去吃,我可不想看见自己的老板饿死在自己家的咖啡厅。





A:



额……我说我不饿你会不会打我。



有些眼神死的看向老混蛋,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见他就有些心虚,于是眼睛有些不自然的往旁边看去,那群女侍者似乎是在八卦?有什么好八卦的?不就穿了套一样的衣服么,在内心默默吐槽着,然后翻了个白眼。老混蛋似乎看见的自己的表情,于是朝这边狠狠地瞪了一眼。



……我又没朝你翻白眼你瞪什么瞪。






B:



我说了瞪的是你?



嗤笑一声,将蛋糕盘子推过去一些。



你不吃就扔了吧,反正浪费的是你的钱。



甩了那边的侍者们好几个眼刀,看着她们四散开来。咖啡厅已经有客上门,转到后厨去开始准备食材。主厨还算不错,可惜厨房里能干活的太少。我不得不帮忙打打下手。

咖啡厅的收入基本已经趋于平稳,而支出有很大一部分是他那群只会八卦的莺莺燕燕的工资。

一边盘算着怎么才能招两个做实事的人,一边手下功夫不停的准备开了。






A:



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看了眼桌上的提拉米苏,忽然有点心疼自己的钱,于是把一个侍者叫过来让她拿走吃了。毕竟大早上开始就胃痛不是自己的错,等来了咖啡厅后胃疼的好像更厉害了。嗯,绝对是老混蛋的错。女侍者之一带着憋笑的表情过来了,然后将顾客的单子给了自己。



我就想问你们到底在笑什么?



不满的嘟囔了几句,开始泡咖啡。



这天快点过去吧这么尴尬要怎么过啊……






B:



你可以选择现在回家。



厨房的压力暂时没那么大,洗了手出来靠在吧台边,看着他动作熟稔的泡咖啡。小鬼的表情有些不同以往的严肃,或者是痛苦。走到吧台里取了一杯他调咖啡的牛奶,回到后厨加糖热了两分钟端回来放在他面前。



喝。



取过他调好的咖啡,让侍者将其送过去,对她奇怪的笑容置之不理。






A:



额……谢了……



虽然这本来就是你的错,后面的话和着牛奶一起吞了下去,至少胃比之前要好多了。眼睛一斜,刚好看见正在古怪的笑着的女侍者,这群人是不是真的不想干了?一口牛奶差点把自己呛死,连忙把杯子放下,咳得眼泪都要出来了,这下老混蛋真的是用看智障的眼神看自己了。





B:



伸手从他腰间黑色围裙的侧边拿出手帕扔到他脸上,拿走他手里的热牛奶放在一边。

往那边再次甩了几个眼刀,那群女人笑得反而更夸张了。幸好她们还没笑出声,否则吵走了客人就等着被辞退吧。看来也许我该请假去森林里狩猎几天,太久没见血现在连几个小丫头片子都压不住了。

拍了拍小鬼的背把他推到后厨去,站在吧台后临时充当一下咖啡师。幸好这几个单子都是没什么花样的,我可没办法弄出来拉花那种华而不实的东西。






A:



woc你把我推到这里来是想干嘛?



刚回头就看见人已经走到了平常自己待着的地方,有几个女客的眼神立刻就变得很奇怪,救命希望她们不要误会什么。现在自己带在后厨也不能什么也不干,于是便接过了老家伙的活,平常这里也是挺闲的,只是自己从来没有在这个时候进来过,看着那些闲的在打牌,一见到自己就笑的暧昧的几个朋友,忽然觉得店里是应该把没事干的人撵出去了。







B:



呛奶的小兔崽子没资格问我。



朝后厨说了一声就开始调制咖啡,对于客人的奇怪眼光并不太在意。调好了这一杯,看着正围作一团叽叽喳喳讨论什么的女侍者,干脆自己拿过瓷碟将咖啡端到客人面前。

今天不是周末,而现在正好又是上班时间,咖啡厅里人并不多。送完咖啡便得了一会儿空闲,回到后厨去,站在那三个打牌打得欢的蠢货身后,一人踹了一脚。把他们赶去干活之后,靠在墙壁上双手环胸,盯着小鬼。



说吧,你昨晚上吃饭没有。





A:



我很想说实话,可是我很怕你会揍我。



不安的看了一眼门口,那三个贱人想自己投来了一个既暧昧又自求多福的眼神,在狠狠地瞪回去后,吞了口口水。



好吧……没……没有……你有意见不成……



声音越来越小绝对不是自己的错,因为他的眼神已经可以杀人了,这句话说的一点骨气都没有,手心冒着汗,这时候刚刚喝下去的牛奶在胃里翻滚起来,似乎胃疼的更厉害了。不知道老家伙现在在想什么,反正现在自己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B:



皱起眉头,盯着声音渐小的兔崽子。对他的回答早有预料,沉下声调。



现在给我安分的呆在更衣室,前面咖啡的活让那三个蠢货去做。



他脸色变得更差,脸上带着些许汗珠,死咬着唇不吭声。拉起他手把这死倔的小鬼带到更衣室。将他按坐在长凳上。回了后厨倒了杯热水来,放在他手里。解开身上黑色围裙扔在一旁,开了自己柜子拿出钱包,打开后门刚要走,又回头盯着他。



你给我好好坐在这里,要是我回来的时候,你在前面。就别怪我向你爸告状。



说完就摔上门,直奔最近的药店。





A:



……我觉得我现在作死会死的很惨。



在确认他走了之后,便躺在了休息室的椅子上。



啊今天过得可真他妈的尴尬昨天晚上没吃饭他怎么都知道了那三个贱人没用把我供出来吧喂还有为什么今天他能跟我穿情侣装啊那些员工真当我瞎的么真的不想干了还是怎么地啊!



噼里啪啦讲完一大串话,现在就只等老混蛋带着胃药回来了。







B:



带着药回来,呼吸还算平稳,额角也无汗珠。看来在军队学的东西还没忘干净。推开门看见他正躺在长凳上枕着自己的黑围裙,眯着眼睛似乎是要睡着了。拿走放在一旁已经有些凉的玻璃杯,换了杯微热的水来。



小鬼,醒醒。



拿出还带着体温的药片,为他拆开放了两粒在他手心。另一手将玻璃杯放在长凳上。皱着眉头看着他。



别告诉我,你连吃药都不会了。






A:



……你才不会吃药。



忍住狠狠吐槽的冲动,将药片迅速吞下,然后把水也灌了下去,然而,又被呛到了。



咳咳……今天怎么那么倒霉……



手紧紧抓住杯子,有想把杯子捏爆的想法。



特别是见了你之后特别倒霉……还有,我昨晚不吃饭的事千万别告诉我爸……



否则会被双重暴打,后面一句话依旧是不敢说出来,否则那就是三重暴打了。






B:



有胆子你就辞退我。



靠在柜子上双手环胸,此刻才感觉到心脏的跳动频率还未恢复正常,正胡乱冲撞着胸膛。对他无由来的指责皱起眉头,黑下脸直勾勾看着他的双眼。



不告诉你爸?然后等你把自己折腾进医院,最后胃癌晚期无药可救?!



战场上因为不能得到及时救治的战友轻则截肢,重则失去生命。血肉模糊的画面闪过眼前,捏了捏鼻梁命令自己沉静。你不会想再见到你那个唠唠叨叨的心理医生的,你需要镇定,你需要冷静,不能让PTSD控制你。Pierre•Bellec!冷静!咳嗽两声,使自己的表情尽量柔和一些。



我言尽于此,你在这里待着。



转过身将钱包放回去,拿出镇静药物干嚼两片匆匆离开更衣室,去了后厨,连自己的围裙也忘记拿上。






A:



我……你丫又跑!



站起来追上去。



等等谁他妈会得胃癌啊,我有那么弱么?



啊这下死定了绝对会被三重暴打。一直都在门口看戏的三个家伙看情况不对,就指着后厨说他进去了。也就只有这种情况下这三个家伙才有点用了。外面的顾客都一脸惊悚的看着店长和点心师一起进了后厨还他妈穿着情侣装。今天真是玩大发了。连老家伙都说要自己辞退他了。





B:



对于咖啡厅里其他人的诧异目光无暇顾及,冲进后厨在酒柜里翻出一瓶白兰地对嘴灌了几大口之后才长舒一口气。辛辣酒液顺着食道下滑,像是用刀一寸寸割裂喉咙,熟悉的疼痛感一下就让我的思绪飘回了战场。鼻尖似乎萦绕刺鼻硝烟,耳际充斥着异国他乡的语言,鲜血溅在脸上的感觉如此真实……

背后有纷杂脚步声靠近,下意识反手抓住人手一个过肩摔,立即蹲下身去摸小腿军靴里的匕首就要照脖颈捅下去,却摸了个空。这时我才看清眼前不是敌人,而是尚算虚弱的小兔崽子。





A:



……你说我是不是和你有仇,一上来你他妈就给了我个过肩摔。



躺在地上,肩膀有些疼,猛地摔倒地上真的不是好玩的。刚刚他那个动作是要掏刀了吧如果他刚好那这把刀我是不是就要死了救命啊爸爸你儿子我要被你老朋友给捅死了啊。内心就这样又是一大段吐槽,结果吐槽完了,老混蛋还只是站在那里看着。



……你他妈拉我起来会死么会死么?







B:



一言不发的将他拉起来拎到面前来,鼻尖贴着鼻尖看进他眼睛里,一字一顿的。



你离我远点,臭小子。



松开他领子顺势将他推远一些。烦躁的将散落在眼前的黑发捋到脑后,板着脸转身出去。嘱咐了那三个只会看戏的蠢货好好照顾店里生意,转身回到更衣室里端起那杯小鬼还没喝完、已经变冷的水,又拿出两片药和着水吞下肚去。药片的作用发挥的还算快,才过不久我就感觉心脏平稳下来,不再作妖。






A:



……woc你什么意思?



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这个忽然犯起病来的长辈,刚刚吃过药好点的胃又开始隐隐作痛了,果然自己和这个家伙是有仇。



……懒得和你说话,今天我先走了,剩下的事情拜托你了。



现在恨不得立刻离开,在交代完事情后就迅速离开了咖啡厅,客人和侍者的表情也只能装作没有看到。


评论(2)
热度(13)
© 改名狂魔阿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