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长弧。

【ACU/BA】一块日常小甜饼

某个傻逼说她自己的lo抽风发不了

于是我被硬生生的从兄弟会里拉出来发这个

讲真,我想打她@Wisteria-voilet,你说你能不能弄个简单点的名字

每次艾特我都得打开我的关注复制

作业还一个字没有动

我疯了





Ready?



Go!





其实Bellec一直都不太能理解为什么自家学徒做饭时看起来总是那么手忙脚乱。

 

Arno在厨房里忙进忙出,锅里煮着汤,他整理了一下灶台准备煎两块牛排。

 

牛排下锅的一瞬间他才想起来料酒没放,一回头就看见自家老混蛋靠在厨房边看着自己。Arno吓的手一抖差点没把锅铲扔过去。

 

 “卧槽老混蛋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

 

 “嚷什么嚷,别人在你身后站这么久都没发现,要是在执行任务你早死了小混蛋。”

 

对于Arno的不满Bellec嗤之以鼻。

   

所以结果是什么呢。结果就是,他们站在厨房门口吵了起来。

 

其实这对于我们三天一吵五天一打,一直秉承着没有什么事是吵一架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再打一架的师徒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啊……如果我们可以忽略掉锅里的牛排以及烧开的浓汤,还有跳的异常欢快的火苗。

 

综上所述,这顿晚饭不负众望的成为了一堆不明物体。

 

Well,由此我们可以预见到如果我们敬爱的刺客大师Bellec着凉了,被Arno照顾一番的话……当然,那是后话。哦,顺便心疼了刺客大师,希望他千万不要着凉或者感冒。

 

好吧,扯远了。让我们来继续看看这对师徒打算如何解决厨房里黑色的不明物体。

 

屋外是淅淅沥沥的雨声,而屋内是Arno高亢的尖叫,Bellec心疼了自己的耳膜。“给老子闭嘴!”他一巴掌打在Arno的头上制止自家学徒继续残害自己的耳朵。然后他顺手把火关了再把窗户打开透气。窗户一打开雨就飘进了厨房,但是也总比一屋子呛人的烟要好的多不是吗?

 

Bellec把烧糊的东西倒掉,顺便无视了身后抱着脑袋一脸蠢样的学徒。把锅扔进水池里开始清理乱七八糟的灶台,顺便无视了身后一脸委屈的学徒。等烟散完,关上窗,抹干雨迹,顺便无视了身后……

 

 “你打算站到什么时候。”

 

 “……啊?”被无视了多次的学徒一时没反应过来。

 

妈的,蠢死了。Bellec翻了个白眼。“我问,你他妈打算站到什么时候。有事说,没事滚,不滚就给我帮忙收拾你的烂摊子。”

 

 “……怪我咯!明明是你不让我说话的!还讲不讲理?!再说如果不是你吓我晚饭早就做好了!”Arno不服气的对着Bellec大喊“而且你又打我头!还打的那么重!我现在这么矮肯定是你的错!”

 

不过说真的,如果Arno在发表这么义愤填膺的言论时能不屁颠屁颠的去帮Bellec刷碗就更有气势了。

 

然而对此Bellec只是嗤笑一声。哈,和他讲理?

 

Arno表示听到背后老混蛋的笑声他汗毛都炸了。

 

 “我现在没有把你挂到兄弟会塔顶上淋雨就已经是很讲道理了……还有,我打你脑门打了那么多年没换过地你居然都不知道躲?”  

 

Arno的动作一顿……

 

对哦……为啥不躲……这下别说Bellec了,连Arno都被自己蠢到了。天!他已经可以想象出Bellec现在看着他的眼神了,让他死吧……

 

然而到最后他们还是没有搞定他们的晚餐。整理完厨房时间就已经很晚了,于是Bellec和Arno随便啃了点法棍就滚去洗洗睡了。

 

二楼卧室归于黑暗。Bellec和Arno躺在床上都在思考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我他妈到底是发了什么疯收的这个学徒?!

 

我他妈为什么会认这种师父?!

 

以及……

 

我到底是怎么忍了他这么多年?!

 

我到底是怎么忍了他这么多年?!

 

然而最后的最后一切的抱怨和矛盾都化解在Bellec掌心令人安心的温度和二人熟睡时十指交缠的双手中。

 


Fin.


【啊。。。顺便。。。要我说他们能忍彼此那么多年当然是因为爱呀www】


上面是这个人的总结


宝宝要投入大叔挨揍的怀抱了。


挥手。



评论(1)
热度(17)
© 改名狂魔阿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