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咸鱼。

【ACU/BA】你眼中的世界

呃,依旧是一次间隔漫长的更新
以及,不同的地方是可能有后续……


前篇点我


Bellec收养Arno设定
我觉得我这个假期基本是死了……







Ready?

Go!

—————————————————————


“这里就是我们的家?”Arno拎着一个大皮箱四处张望,还好奇的伸出手摸摸落了厚厚一层灰尘的家具。

“……”Bellec沉默了一下,然后说:“这里就是我们的家。小鬼,你要是敢忘记就别回来。”他踹了一脚大门,把手里的两个皮箱随意的放在了灰扑扑的地上。

“你别!”Arno转过头看见Bellec就大叫起来,“就算是隔着箱子也会有灰跑进去的!”Bellec一脚踹上Arno的屁股,提起箱子走上楼梯:“快滚,Dorian小姑娘,楼上才是你的房间。”Arno不满地瘪嘴,终究还是没敢多说话,只是跟在Bellec后面偷偷做了几个鬼脸。

然后他就被Bellec一脚踹上小腿,脸朝地跪倒在吱呀作响的木制楼梯上。

“哎哟!疼疼疼!”Arno呲牙咧嘴的,然后翻过身来一屁股坐在箱子上,开始胡天胡地的东扯西拉,“哎哟我的屁股呀……哎哟我的腿呀……哎哟我的胳膊呀……”

Bellec放下手里的箱子,转过身去把Arno和他手里的箱子腿朝上头朝下的扛了起来,一脸嫌弃的说:“Dorian小姑娘,你的格斗课从明天起再加两小时。”Arno急忙问道“我现在下来可以取消吗?”Bellec一手按着Arno的腰,一手提着一个箱子回答:“做你的白日梦去,小鬼。”

他在客房门口放下Arno和箱子,然后盯着Arno的眼睛说“给你三小时收拾好自己,然后我们要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好玩吗?”Arno大大的眼睛里一下绽放出耀眼的光芒,他扯住Bellec的衣角不肯进房间去,“难不成是你工作的地方!”

Bellec一巴掌拍上Arno的脑袋,然后习惯性的揉了揉他的脑袋。Arno的头发长到已经能用发带束起,再没有以前一头短发时候揉得顺手肆意。Bellec的表情似乎更臭了,他直接给Arno下达了最后通牒:“三个小时收拾好自己。否则你今天晚上就只有牛奶和干面包。”

“噢,又是干面包。”Arno背对着Bellec装腔作势挤眉弄眼的小声嘀咕着,“三个小时,否则你今天晚上只有面包!”

Bellec一巴掌糊上Arno的脑袋,打的他往前一扑。年长的刺客抓住小孩的肩膀把他拉回来,摸出一把干净的匕首。

“站稳了小鬼,要是受伤了你就得自己包扎。”他抓住Arno微长的头发,冰凉的刀刃抵在软嫩的后颈上,激起小孩的鸡皮疙瘩。他干脆利落的一刀割断了头发,又修了修它们。

“嘶……老家伙你能不能稍微温柔一点?”Arno感觉到刀面擦着头皮划过,这让他浑身发麻。

“不能。”Bellec收回匕首,连一个假笑都懒得给予Arno,“现在,滚进你的房间收拾你自己。”

三个小时对于Arno•换衣狂魔•Victor•家政小达人(?)•Dorian来说,正好让他把房间粗略的清理一遍并挑好出门的衣服。而对于隔壁房间的Bellec来说,他已经整理好了房间和武器装备,还出去踩了两个小时的点——毕竟很久没有回巴黎了。

“小鬼,快点!”Bellec把木头房门敲得砰砰响,散落下的灰尘似乎对他构不成任何影响。Arno慢吞吞的打开了门,他穿着白衬衫、黑色背带裤和崭新的牛皮靴,头发微湿。

Bellec看着整装待发的Arno,牵着他出门,沉默的穿梭在大街上,突兀地抛出一句不明不白的话:“小鬼,有件事情你必须知道。”

他的声音很轻,很快被人来人往的喧闹街道所吞噬。Arno没说话,似乎是没听见。他握着Arno的手,在走向兄弟会的岔路口上越走越慢。

“真是麻烦!”Arno低着头小声地嫌弃了一句,但是好奇心让他像猫抓一样难受,过了半天他终于忍不住了望着Bellec询问,“到底是什么事情?”

“……”Bellec站在岔道口,觉得自己刚才犹豫的行为简直是蠢透了。他拉着Arno拐进小巷里,然后以一种稀松平常的口吻回答:“你父亲是个刺客,我是个刺客,所以你必须成为一个优秀的刺客。”他紧紧盯着Arno的眼睛,想找出哪怕一丝不乐意的感情。

“我必须这样?”Arno撇了撇嘴,眼睛里没有抗拒或者反对,也没有放下牵着Bellec的手跑开,他只是不轻不重的抱怨着,“我还想攒钱开个咖啡厅呢!”

“你必须这样。这是你的宿命。”Bellec揉了揉Arno的脑袋,牵着他进了兄弟会,“而且,你应当为你父亲报仇。”

评论
热度(17)
© Cairngor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