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长弧。

【ACU/BA】桜流し

别问我写了什么系列X2
花吐症paro高亮以及Arno奇怪的体质设定
那个说我发刀的妹子,这个应该算正儿八经的刀
【严肃脸 눈_눈
私设Arno有一子一女,儿子Pierre女儿Eilse
以及年龄设定走上一篇的设定,即1808年50岁
这次的歌词来源宇多田光的桜流し
英文版是她自己的所做的翻译
顺带一提薰嗣真爱不解释














—————————————————————




走你

╭( ′• o •′ )╭☞










Watching flowers just blossomed fall

又是一年的花谢时节

"Too early, this year" you said

回忆起你少有的感慨“今年的花谢的真早啊”

In disappointment, regret

难得带着遗憾的低沉语调



“咦?你窗台上的鸢尾花怎么谢了?”

Arno蹲在窗台上,小心翼翼的摸了摸鸢尾的叶片。

“你居然没把它认成百合花,这真是个奇迹。”

Bellec转身到里间去拿幻影箭,但是没有放弃嘲讽Arno。

“鸢尾可是和Eilse重名好嘛!我怎么会认不出来呢!”

Arno的脸上挂着傻乎乎的笑容,就差摇着尾巴抖耳朵。

“真是个满脑子爱情的蠢货。只有这么多幻影箭,三个月之内再来找我,我就让米拉波把你从正式的刺客身份踢回新手。”

Bellec把幻影箭和飞刀扔给Arno,不耐烦的朝他挥手示意他滚蛋。

“但是你还是得和我这个新手一起出任务不是吗,刺客大师?”

Arno得瑟的笑着。

“闭嘴,蠢货。你不说话也不会变成哑巴的。”

Bellec从另一边的窗台上折下一朵鸢尾来,朝着Arno的脑门扔过去。

“嘿!你不能这么硬生生的折断这只美丽的鸢尾花,然后冲着我的脑门扔过来!”

A

“反正总是会谢的,还不如用来教训笨蛋更有意义。”

……

Arno的日记

1808年O月X日

多云

因为前些天突如其来的暴雨,院子里的大部分的鸢尾谢了,只有几朵晚开的还在坚持着。

突然想起以前Bellec窗台下面架着的蓝色鸢尾,我还曾每天细心给她们浇水和修剪枝叶,Bellec对此烦的要命。可惜这些美丽的花儿后来都枯死了。

【当大导师真是糟透了】(重重划去)

我不知该如何形容这段时间我的状态,但我仍旧希望兄弟会能与圣殿和谐共处。这世间只存在相对的自由与秩序。我在为之而努力,但是收效甚微。

今天小Pierre换掉了他的第一颗乳牙,真是令人开心的一件事。而我的小Eilse已经15岁了,时间真的过的太快了。

【回忆里Bellec的面庞模糊。】(划去)我已经记不清很多人的脸了,只能回忆起Eilse火一样红的长发和Bellec家总是开的特别好的鸢尾花。

也许我真的老了。











And you were beautiful

回忆里的你们是那么美好

If you could see me now

如果你能看到如今的我

I wonder what you would think

我猜想你会如何刻薄尖锐地说话

Me, living without you

评价着离开你后跌跌撞撞的我


“嘿Arno,今天又去咖啡厅和你的小女友约会了?”

“那当然,我可不像你们这群单身狗。”

“真是惨绝人寰啊,连个牛角面包都不给我带。”

“你要牛奶吗?说真的。”

“我想他的身高足够超过你了。”

“不提身高会死吗!你们三个总来我店里蹭吃蹭喝还提我身高!”

“蹭吃蹭喝是一码事。”

“互相‘友爱’是另一码事儿。”

“嘿我可没这么做!”

“还是斧哥你比较靠谱……”

“玩儿蛋去吧你,记起来我的名字再和我说话。”

……



Arno的日记

1808年K月L日

多云转雨

批改完书面文件以后,开始整理兄弟会的一些老玩意儿。我发现了斧哥的第一把斧子,小黄一只藏着刀片的笔(我把它拆开了,但是我没办法复原),小绿的第一身长礼服(都被虫子咬的坑坑洼洼的),还有Bellec为我带上的那把袖剑。

果然人老了就是喜欢回忆过去……

现在院子里晚开的鸢尾也已经谢了。






……

“滚蛋!”

Bellec背对着Arno捂住自己刺痛的脖子,吐出一朵蓝色的鸢尾,依旧竭力保持着自己的声调不变。

“什么宝贝东西,难不成是你初恋情人的什么纪念品?”

Arno撇撇嘴从窗台跳进来,然后绕到Bellec面前,好奇的看着他手中的鸢尾。

“你居然这么有情调,还会用花装饰房间?”

Bellec瞥了一眼Arno脸上不正经的神色,然后把鸢尾花扔到一旁。

“如果情调是像你这样天天不务正业,我宁可没有情调。”

“我这叫做潮流,啥都不懂的老家伙。”

Arno一边回嘴一边好奇的拿起桌上的鸢尾花,他咳嗽了两声,然而什么都没有吐出来。

Bellec突然抬了抬嘴角,然后一脚踹上Arno的屁股。

“滚蛋臭小子,再找我要幻影箭,那你就只能自己从尸体上拔出来。”













Everybody finds love

每个人到最后都得偿所爱

In the end

但在最后你还是孤身一人







Bellec躲在教堂顶上,看着无头苍蝇一样的Arno到处寻找自己,突然觉得喉咙撕裂一样的疼痛。他死死的闭着嘴,把吐出来的鸢尾花和着一同涌上来的血在嘴里嚼的稀烂吐到一旁,昏暗的烛光下就像是鲜血混着内脏的碎片。

他立起身,脚下有些不稳。

但他没有迟疑,直直的朝着Arno跳下去打算进行空中暗杀。


……




Bellec突然就捂着受伤的手腕弯下腰去,浑身都是破绽。Arno上前想扶着Bellec,但是被他闪开了。

他用左手擦掉唇边的鲜血,手背上还粘着疑似内脏碎块的东西,脚边是一滩鲜血,夹杂着可疑的细小物体。

而Arno敏锐的视力甚至能够看到Bellec靴子上的血迹和他颤动的右手指尖上不断滑落的血滴。

“师父……”Arno轻轻的叫了一句,试图安抚住Bellec,“师父,你还好吗……”

“瞎磨叽什么,杀了我。”

Bellec不耐烦的打断Arno,他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没有内疚或者遗憾和不甘。

“你知道我是怎样的一个人,只有死亡能停止我的脚步。”

他又弯下腰,吐出一大口夹杂其他东西的鲜血来。

“你想阻止我,就得杀了我。”











If you could hear the newborn's cry

如果你能听见新生儿的第一声哭泣

Sound and healthy

这啼哭健康而有力

Ringing in the town you protected

回响在你曾竭尽全力保护着的地方

I know you would be so pleased

我想在某个无人注意的瞬间你会露出一个微笑

The footsteps that continue after us

欣喜于你所热爱的一切迎来新的继承者







Arno的日记

1811年X月Δ日

今天是Eilse成年的日子,我的Eilse终于成为一个大姑娘了。法国的兄弟会虽然不能和Ezio大师重建时媲美,但是比起二十年前来说,真的好多了。

我想米拉波他们大概也会很开心看到兄弟会蓬勃发展的样子吧,特别是Bellec。

Eilse出生的时候,我紧张的就像我经历第一次信仰之跃时。不过那时候有Bellec在旁边看着,现在还能回忆起当时的想法,【“就算摔死了还有个垫背的”什么的】(重重划去)好歹心理上还有些安慰。但是对于Eilse的出生,我整整两天没睡着。

现在她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还是兄弟会里的一枝花。天呐,我可不希望她嫁给兄弟会里的那群小混蛋。

院子里的鸢尾花已经有一朵开了。









Everybody finds love

每个人到最后都得偿所爱

In the end

但在最后我还是孤身一人







Arno的日记

1830年O月X日

巴黎又不太平了。

这狂热的现实令人冲昏了头脑。

Eilse很像Bellec,坚持和保王党势不两立,甚至不惜代价试图杀掉那群旧贵族。Pierre也有自己的小算盘。

只有我这个老不死在这个破庄园里看着这些已经枯萎的干花。

还有这些经历了快五十年的老古董。

我今天翻出了一包鸢尾花的种子,明年试着种种看。

虽然我既不知它能不能长出来,也不知我还能否活到看见它开花的时候。











I can't believe that I'll never see you again

我不敢相信我将永远失去你

I haven't told you anything yet

我的一切都没来得及告诉你

I haven't told you anything yet

可我的心意已经无须告诉你





“……愿你安息。”

Arno合上Bellec的眼睛,将他安置在旧教堂大殿的正中央,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Eilse正在铁门外等他。

他和Eilse两个人搬来油桶,然后站在巴黎的夜空下看着教堂一点一点被火舌侵蚀。

Eilse没有说话,Arno也不想开口。

酸涩一点一点缠绕上心尖,他觉得喉咙有些痒,但在咳嗽了两声之后,什么也没有吐出来。


……


Arno的日记

1831年Δ月X日

晴?多云?

没想到我会患上一种叫做花吐症的怪病。现在我每天都在吐花(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这是一种娇小而妖冶的黑色花朵,据说有剧毒。

那么我将在三个月内死亡也就不稀奇了。

似乎这种病的推迟发作和我的体质有关。是鹰眼的关系吗?我已经很久都没有使用过这个助我良多的技能了。

关于这种病的治疗方法,据说是一个真爱之吻。虽然我是个浪漫的法国人,但是这种鬼扯的东西我依旧不会相信。

哦,相信也没什么了。毕竟Eilse已经去世了很多年。

【一朵压扁干燥的黑色曼陀罗】

呃……也许不是Eilse?因为医生说得是暗恋才行。

可我并不觉得我会暗恋谁。反而因为这,我被Pierre这个臭小子嘲笑了。这小混蛋肯定还没谈过恋爱呢!













Watching flowers just blossomed fall

看着花儿随风凋零

The trees stood by, helpless

一旁沉默的树木也变得孤独绝望

However great the fear

无论我将面对未知而令人恐惧的事物

I will not look away

我都不会移开看着你的眼睛

If at the end of everything

等到了故事落幕的时候

there is love

我相信还有你在爱着我





Bellec的眼睛已经变得暗淡下去,但是Arno仍旧能感觉到Bellec的目光正直直的望进他自己的眸子。他抱着Bellec不知该做些什么,然后一个东西突然跳进了他的视野里——Bellec嘴里有着一瓣蓝色的鸢尾。

他把那瓣染血的鸢尾拿出来放在Bellec胸前,手指碰到了尚算温热的嘴唇。

Bellec的唇线一直都是向下撇着的,自然而然的也就表现出唇线主人的暴躁易怒等等令人不喜的性格特点。但是其实他的嘴唇很柔软,像是新鲜出炉的面包一样。

Arno飞速的取出花瓣,然后在身上使劲的擦了擦,但是没能擦掉那种柔软的触感。他的喉咙变得痒痒的,但是依旧什么都没有吐出来。

他放下Bellec,站在偌大而空旷的教堂里。而Eilse正站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他。

昏暗的烛光跳动着,给教堂抹上一层舞动的黑纱。

他突然就走了出去,并决定把这里放火烧的一干二净。

……

1831年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Arno躺在摇椅里在回廊下午睡。院子里的鸢尾花开了,大片大片的蓝色花朵沉静而美丽。

他的手里放着一朵黑色的小花,回廊的栏杆旁是一簇生长旺盛的鸢尾。

起风了,叶子的婆娑掩盖了他的心跳声。

但是风停以后院子里却悄然无声——不,不是悄然无声,他似乎听见了Bellec的声音——

“小鬼,快点跟上!不然你的衣柜就等着被扔出去!”

他在房屋之间跳跃着,跟在那个身形矫健的男人后面,不满的回答:

“去你的!你要是敢扔衣柜,我就敢喝光你的酒!”







Fin.




花吐症即当你暗恋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吐出花朵来。解决办法就是嘴对嘴亲一口你暗恋的人【有的设定是必须两情相悦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没能达到这个条件,就只能在三个月后吐花而亡。


关于Arno的体质问题,请当做因为先行者的血脉而压制了这种病的发作。


鸢尾花

Iris,希腊语的“彩虹”,希腊的彩虹女神名字即为“爱丽丝”。又被称之为伊甸园之花(夏娃被逐出伊甸园之后,悔恨的泪水落地所化)

花语是想念你,优雅的心,使命,爱的使者,光明的自由

蓝色鸢尾

代表着宿命中的游离和破碎的激情,精致的美丽,可是易碎且易逝。





1830年法国七月革/命,推翻了复辟的波旁王朝。(妈的法国人智障吗革/命去逼国会投不信任票……手黄再,不能理解法国人神奇的脑回路)





黑色曼陀罗

花语

不可预知的黑暗、死亡和颠沛流离的爱。凡间的无爱与无仇,被伤害的坚韧创痍的心灵,生的不归之路。 



下附中文翻译

樱花初开转眼凋零
「今年花儿也谢得那么早啊」
你望着花儿遗憾地叹道
那样的你真美
如果能见到今日的我
你会怎么想呢
看见离开了你的我
Everybody finds love
Everybody finds love
In the end
In the end
在你所守护城市的某个角落
依然听得到婴儿出生时健康的啼哭
你一定会为此感到欣喜吧
听到我们延续下去的足迹声
Everybody finds love
In the end
不敢相信再也见不到你了
还有什么话都没说出口
还有什么都没能传达给你
刚开的花转眼凋谢
一直默默注视的树也受不了了吧
不论多么畏惧也不要移开目光
因为在一切荒芜尽头
爱就在那里

评论(5)
热度(16)
© 改名狂魔阿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