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长弧。

【ACU/BA】Too Far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Bellec X Arno
都是b站一个up主的锅
在b站搜索“ACU师徒”后
可掉落视频x1,车x1,刀x n(?)糖x0(?)
然后我去找了歌词
莫名很契合
自己配了翻译
后附网上的翻译版本







—————————————————————

走你

╭( ′• o •′ )╭☞


You and I under different stars 

我们从来都不属于一个世界

you dream a lot

你的梦想广阔而壮丽

and I keep chasing the past

而我仍旧执迷于过去不能释怀

to remind you of who we are

为了让你想起我们与生俱来的身份


“杀了我,Arno,你知道你如果不杀我,我就不会停止。”

“我们不能坐下来谈……”

“闭嘴,然后杀了我,别婆婆妈妈的。”

“我不想……”

“你是小姑娘吗,这么磨唧。”

“……”

“别忘记你生来就应当是个刺客,这是你无法摆脱的宿命……”

“……”

“愿你安息,Pierre。”






you've been gone for a while

你却毫不犹豫的与我为敌

in a distance another time

留恋于另一个美好的世界

“总有一天,你会感激我的。”

“不!!!”

“呵……”

“我……我只是下意识的……”

“那么现在,告诉我,你是因为爱情,还是根据你的理智决定你此刻的行为。”




when you lay with me in the stillness of night

当我们在寂静的夜晚相伴潜行

I'm there where we used to be calling out,calling out

在老地方像往常一样听你唠叨着琐碎点滴

Lay down, lay down on my shoulder,take me to the water

互相依靠着,放心的将背后交给你,在你在的时候能沉沉睡去

“小子,你这一身鲜红可真是‘低调’极了。”

“那也比你穿着旧式军服好,至少士兵会认为我是个时尚的贵族。”

“带着兜帽鬼鬼祟祟的贵族吗?快滚去换衣服!”

“讨人厌的老混蛋。”

“长不高的小矮子。”

“嘿你说谁矮呢!”

……

“小鬼你现在要是敢睡着,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

“得了吧……我现在已经生不如死了。”

“活该你没好好训练。”

“见鬼的!我怎么知道鹰眼会因为肚子饿这种屁事失效啊?!”

“菜鸟你别乱动!难不成你离开鹰眼就会死吗?”

“嘿我没有鹰眼那还叫我吗?”

“你没有了鹰眼还要改名叫布莱德(blind,瞎的)吗?!”

……

“砰砰砰!”

房门被敲得震天响。

“谁啊……”

“小子!起床了!”

“你等等……”

“快点!”

“等下啦……”

“砰!”

木门被踹开了。

“给我起来!”

“好冷快把被子还给我啊啊啊啊啊!”

……

“吱呀——”

木门被轻轻的推开了。

“谁!”

Arno从床上惊醒,被子掩盖着的手握着一把小巧的匕首。

“是我,Eilse。”

Arno放下匕首倒头又睡了回去。









lets not talk it over

一切过去了的都将被遗忘

We're islands in an ocean

我们是如此的截然不同,犹如海洋里两个相隔万里的孤岛

silences are broken

平静的过往终究无法重演

“刺客兄弟会的教条教导我们诸行皆可,我曾以为这表示我们可以自由地去做想做的事,为了追求理想而不计任何代价。”

1789年7月14日,法/国/大/革/命爆发。

“现在我懂了,诸行并非都得到允许,而是教条本身即为一种警告。理想太容易跟教义妥协,而教条则让人变的狂热。没有任何权利高过我们自己的判断。也没有至高的主宰在监视,可以惩罚我们的罪。”

“到了最后,只有我们自己可以避免过度执着,也只有们自己可以决定前进的路是否要付出太高的代价。”

1793年6月,雅各宾派确立专政统治。

“我们总以为自己是救赎者、复仇者或救星。我们向反对我们的人发动战争,然后他们再反过来向我们发动战争。我们总梦想着在世界上留下我们的印记……”

“但我们却只在史书不会记载的战争中白白牺牲自己的性命。我们的所作所为、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将随我们自己一起消逝。”

1794年7月,热月政/变,雅各宾派下台。




lay down on my shoulder as if we were still closer

互相依靠,假装怀疑并不存在,假装我们一如往昔

but we're too far, drifting too far

但我们早已陌生,渐行渐远

but we're too far, drifting too far

但我们本就背道而驰,不过匆匆过客

“师父……我又没幻影箭了。”

“你是拿幻影箭去打鸟了吗Arno•三岁半•Dorian。”

“哈哈哈哈我这么帅怎么会去干这种低级的事情!我当然是在追查杀掉大导师的人啊!”

Arno蹲在窗台上,直直盯着Bellec的脸,瞳孔里划过一丝紧张。

“你这小鬼能查出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怎么就查不出来!”

Bellec依旧精准的扔了一袋幻影箭到窗台,然后和往常一样开始赶人,神色如常。

“滚吧臭小子。”

“再见老混蛋!”

Arno笑嘻嘻的抓过幻影箭离开了,心里的怀疑却没能减弱多少。






Feel the rush of my secret heart

心底最深处的秘密在涌动翻腾

forgive the light was the call of the dark

让那束黑暗里的光芒摆脱阴影

can you hear what I never said

不曾述之于口的感情你听得到吗

that I need what you are

以及我对你的种种期望



“杀了我。”

“杀了我。”

“杀了我。”




“!”

Arno从床上惊醒,发现自己正攥着一把匕首,出了一身冷汗。

他习惯性的压着两个小时的点挑好衣服,习惯性的吃掉干面包就白开水,习惯性的在心里偷偷抱怨Bellec这个抠门的老混蛋,习惯性的上楼走到Bellec的房间。

然后站在落了灰的房门前恍然大悟。

Bellec已经死了。





这老混蛋一定上不了天堂。

他想。

反正我也不可能上天堂,好歹还能陪陪这个老家伙。

他撇撇嘴,大脑选择性遗忘是他亲手杀了Bellec这个事实。

等着我啊,老混蛋。

等着我。


Take a minute and look around

当往昔的记忆纷至沓来,当熟悉的街景触手可及

take a look we're all alone

看着孤单的你,看着孤单的我自己

you can never cut me out

不要甩下我踽踽独行

don't look away now

你的目光只能停留在我身上

Take a minute and look around

看着我,但我与你的世界并不兼容

been away for too long, for too long

我们注定将会分开很久,很久的期限是永远




“Bellec,我想和你上/床。”

Arno站在Bellec面前,两颊红通通的,浑身散发着酒气,脸上还有几道淤青。

“你喝多了,小鬼。”

“我没醉!我要上了你!”

“呵,我可不是你的红发小骑士。”

“Pierre•Bellec我告诉你我清醒的很!”

Arno像炮弹一样撞到Bellec怀里,然后两个人摔倒在床上。

“你疯了。”

“今天要么我上了你,要么你上了我,没有别的选择!我就是要和你上/床!”

Arno像八爪鱼一样缠在Bellec身上,鲁莽的扒开他的衣服。

“做好准备,小子,我可不会让你被弄爽了就提裤子走人。”

“有本事你就/干/晕我!”

……

“我的腰啊……”

“这是你自找的,小鬼。”






“Bellec,我们就不能好好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小鬼。要么跟我一起,要么杀了我,要么你死。”

“我不可能跟你一起支持雅各宾派!”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In a night under strange stars

在你的世界里看着陌生的星光

been awake for too long

想象着你是否也是如此彻夜不眠

I'm wondering where you are

我想知道你还能否去往美好的天堂

how did we go wrong

思索我们之间还有多少未能解开的误会

you and I see the same stars

我们曾在同一片星空下共度短暂的岁月

been awake for too long, for too long

如今想起却令我辗转反侧,令我思念起遥不可及的你

Arno的日记

1808年X月O日

我有一个导师,他是个刺客大师。后来他死了,我亲手杀的。

我对此从未感到后悔,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到了如今,我已经能够从容的回忆起年轻时的岁月,包括这位带领我成为刺客的导师。

Pierre•Bellec

又及

拿破仑在【获得提灯核心】(此处划去)以后,就建立了他的皇朝。我不知该作何评价,唯一直接的感受就是底层人民的生活似乎好了一些。







Fin.

列王陵并没玩过,只是大概知道一点点
拿破仑第一次称帝时间到1815年为止
1789年大革命开始Arno21岁
故1808年Arno50岁
维基百科上Bellec去世时到底50岁还是40岁不记得了【就是懒눈_눈
如果有差错请视为bug_(:з」∠)_



本来的翻译如下

You and I under different stars you dream a lot
我俩在不同的星空下而你有别样的梦想
and I keep chasing the past
我仍旧沉浸于回忆
to remind you of who we are,
为了回想起曾经的彼此
you've been gone for a while
你却早已离去
in a distance another time
出现在另一个时空
when you lay with me in the stillness of night
曾经无言相依于寂静的夜
I'm there where we used to be calling out,calling out
在老地方像往常一样亲密地呢喃,呢喃
Lay down, lay down on my shoulder,take me to the water,
依偎着我,靠在我的肩上,牵着我去水中
lets not talk it over
过去的就让它随风飘散吧
We're islands in an ocean,silences are broken,
我们像大陆隔着海洋,沉默终究被打破
lay down on my shoulder as if we were still closer
像我们亲密无间时一样依偎在我的肩膀
but we're too far, drifting too far
但我们早已陌生,渐行渐远
but we're too far, drifting too far
在无知觉疏离下,逐渐遗忘
Feel the rush of my secret heart,
感到心底阵阵悸动
forgive the light was the call of the dark
放弃心中那道被称做黑暗的光
can you hear what I never said,that I need what you are
你能听到我未曾说过的心声
Take a minute and look around,take a look we're all alone
看看咱俩,看看孤单的彼此吧
you can never cut me out,don't look away now
你别想远离我,别移开你的目光
Take a minute and look around,been away for too long, for too long
看看我俩吧,咱疏远很久了,很久了
Lay down, lay down on my shoulder,take me to the water,
依偎着我,靠在我的肩上,牵着我去水中
let's not talk it over
过去的就让它随风飘散吧
We're islands in an ocean,silences are broken,
我们像大陆隔着海洋,沉默终究被打破
lay down on my shoulder as if we were still closer
像我们亲密无间时一样依偎在我的肩膀吧
but we're too far, drifting too far
但我们早已陌生,渐行渐远
but we're too far, drifting too far
在无知觉疏离下,逐渐遗忘
In a night under strange stars,been awake for too long
在陌生的星光下,我难以入眠
I'm wondering where you are,how did we go wrong
我想着你所在的地方,到底哪里出错了
you and I see the same stars,been awake for too long, for too long
我们看见同一片星空,而我攒转反侧,彻夜难眠
Lay down, lay down on my shoulder,take me to the water,
依偎着我,靠在我的肩上,牵着我去水中
let's not talk it over
过去的就让它随风飘散吧
We're islands in an ocean,silences are broken,
我们是海洋中的孤岛,沉默终究被打破
lay down on my shoulder as if we were still closer
像我们亲密无间时一样依偎在我的肩膀吧
but we're too far, drifting too far
但我们早已陌生,渐行渐远
but we're too far, drifting too far
在无知觉疏离下,逐渐遗忘

评论(12)
热度(25)
© 改名狂魔阿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