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咸鱼。

【ACU/BA】你眼中的世界

Bellec X Arno
新人OOC高亮预警
Bellec收养幼年Arno背景
尽量原剧情……大概吧……
本来只是想写一个2000左右完结的小短篇
然后……我的脸好痛……
虽说是上但是大概没有中也没有下【抱头逃窜
作为一个只把AC2玩到一半的手残
ACU的这对师徒真的是纯被安利出来的……
OOC,OOC,OOC
BUG多,BUG多,BUG多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Bellec单手提着一个破旧的行李箱,站在衣衫精致却脏乱不堪的小孩面前,一言不发的盯着小孩脏兮兮的脸蛋和微微暗淡的眸子。

“你是谁?爸爸的朋友吗?”Arno感受到一股令人脊背发凉的视线,他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Bellec的眼睛,属于孩子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个危险人物。

Bellec沉默的向下按了按Arno的脑袋,揉乱了他的头发,然后毫不客气的抓着Arno的领子扒下他华美而肮脏的外套,用泥土和袖剑把里面的荷叶边白衬衫变成了灰扑扑的破衣烂衫。Arno本来还想挣扎,但在感受到冷冰冰的剑刃划过皮肤的触感之后,他只是鼓着包子脸泪眼汪汪的看着Bellec,一句话也不敢说,眼泪也不敢掉。

Bellec本来还想给小孩的裤子和靴子也来上几道口子,毕竟他身上可没什么好衣服来搭配这个小屁孩——可他见鬼的把袖剑收了回去,并弄了更多的泥巴在这裤子和靴子上。Arno怯怯的露出一个笑容,伸出右手想牵着Bellec的左手,却被刺客下意识的一拳打到了地上。

“呜啊啊啊啊啊啊!”Arno终于忍不住哭起来,泪水在他的小脸上划出两道白痕,“你一定是个大坏蛋!”

Bellec有些烦躁,心下还在庆幸没有把袖剑弹出来,这下又得头疼Arno那嘹亮高昂的哭声。他抓了抓很久没洗的头发,然后舌头像是打结了一样,半天说不出话,最后干脆把Arno扛到肩上准备离开这个还有很多双眼睛盯着的地方。

“大坏,呃,蛋!杀,呃,了我,呃,爸爸的大,呃,坏蛋!”Arno停止了哭声开始打嗝,同时他的手脚都在不安分的挪动着。

“闭嘴,小子。”Bellec凶恶的瞪了Arno一眼,完全忘了小孩的姿势看不到他的脸,“不然我就把你扔到你爸爸打猎的森林里去!”这是他小时候常常用来恐吓弟弟的话,虽然弟弟从来没有被吓着。

Arno浑身一冷,抽噎着不敢说话,只是身体还一抽一抽的,眼泪还在不停的流着。Bellec觉得背上濡湿了一片,但他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沉默的向着巴黎城外走去。

……

那是Arno和Bellec第一次见面的情况,当时Arno还沉浸于父亲去世的悲伤无法自拔,而Bellec的出现则是让这种悲伤被硬生生的遏制在了心底。

这些年Arno跟随着Bellec在法国各地执行任务,一个小孩子的存在很好的掩盖了刺客的行踪,也很好的把刺客暴躁的脾气硬生生的磨软了一两分。Bellec十分忌讳在Arno面前杀人,但是如果Arno把他气的狠了,他会把带着干涸血迹的袖剑弹出来恐吓这个不安分的小鬼头。至于以前的旧事——他只在仅有的几次喝醉时蹦出来过几个单词。

而Arno在一段时间的生疏之后,就变成了Bellec的跟屁虫,他似乎很有找人的天分,因为Bellec总能在任务目标附近看见一个无比熟悉的臭小鬼。托Arno的福,Bellec的伪装和暗杀技能无比熟练。

但是看起来伪装成别人对Arno并没有用,谁让在Bellec完成任务撤离的时候总能感觉到身后跟着一个偷偷摸摸的小鬼。然后等到Bellec换下沾了血迹的衣服好整以暇的等在房间里时,Arno才会磨磨蹭蹭的回来,睁着眼睛说瞎话地告诉Bellec自己去了什么地方玩忘记及时回来。结局就是当天Bellec逼着Arno喝下三天份量的牛奶。

最后,他们回到了巴黎,这个一切开始的地方定居,还带着Arno在各地购买的各式衣物。Bellec成为了刺客导师,每天忙于教训学徒们和执行高级任务。而Arno总算是能进入正常的学校了。在此之前,他的启蒙老师是锒铛入狱的Bellec。

至于为什么是在监狱里,这得问Bellec那个脑残的任务目标为什么要躲在监狱里,而且还是关押下等公民的牢房。Bellec原本打算独自潜伏在监狱里,但是Arno却在凭借着身高优势偷偷的从下水道摸了进来。

Bellec在看到Arno小小的身形之后,迅速的一巴掌拍上他的脑袋,照着他的肚子就是一拳。这个尚未经过训练、只是凭借着自己的天赋铤而走险的小家伙这次结结实实的被揍了一拳,然后迅速的软倒在地上,倒进了肮脏而潮湿的干草堆——虽然他的那身新衣服在走过下水道之后也未必有多干净就是了。

等他醒过来,旁边正坐着Bellec,而Bellec的旁边软倒着几个家伙,在监狱昏暗的火光下隐约可见猪头一样的可怖面容。空气中鲜血的铁锈味、人体的汗味和已经有些发潮的干草味混合在一起,那味道是一种难以形容又令人作呕的存在。

Arno怯怯地看着Bellec,然后飞快的扭过头吐到了有点腐烂的干草堆上。然而在闻到干草堆的味道之后,他吐得更厉害了。

“婆婆妈妈的小子,还没处理好你的小惊喜吗?”Bellec双手环抱,一边用眼神杀退那些不怀好意和怀疑的目光,一边一脚踹上Arno的屁股。

Arno被踢的往前一扑,差点一头栽进那一摊来自于他自己的呕吐物里。他双手撑住地面,然后飞快地起身跑开:“谁让你总是逼我喝牛奶!我今天早上唯一没消化的就是那一大杯牛奶!”

“臭小子,你还怪起我来了!”Bellec大踏步上前一把拎起Arno的衣领,然后把小家伙扔到那一摞昏迷的人上,“我叫你在房间里呆着你怎么不好好呆着!”

“你能出去我怎么不能出去!”Arno试图伸手去抓Bellec的脸,但是就是离Bellec的鼻子差那么一点点。他被狠狠地扔到一摞人上,幸好他可怜的小屁股没有遭受第二次冲击。Arno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坐着的东西,结果摸到了温热的人体。他立刻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Bellec:“老混蛋你真的杀人啦!”

Bellec一拳打上Arno的脑袋,然后扯着他的耳朵说:“动动脑子,小鬼!”

“哎疼疼疼!老混蛋你没杀人啊?”Arno双手抓住Bellec的手向一边歪去,孩子柔软的手心包裹着男人粗糙的大手,一个温热而一个微凉,“我可还是个孩子,老混蛋你不能这样虐待我!”

“是吗?”Bellec松开手,双手环胸冷笑一声,“我可没见过自己摸进监狱里的小孩子。”Arno伸出手扯着Bellec的裤腿,颇为得意而自豪地说:“那你今天不就看到了嘛!”

“……”Bellec又是一巴掌拍上Arno的头,却没有拉开他扯着自己裤腿的手,然后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说真的,小鬼,你为什么要跟着我?”Arno愣了愣,似乎不适应这么一本正经的Bellec。他低下头不愿意直视Bellec的眼睛,有一点点泪光在眼睛里闪烁。

许久,Arno才低低地憋出一句话来。

“我怕你和爸爸一样,让我等着,却再也没回来。”

Bellec愣住好半天,然后他把Arno抱起来,又在那一摞人体上加了两脚好让他们昏的久一点,这才走到了牢房角落。Arno伸出手环住Bellec的脖子,把小脑袋埋在Bellec的脖颈处。而这则让Bellec变得浑身僵硬,精神高度紧张。

刺客走到牢房角落坐下,伸出手拍了下小孩的脑袋,又揉了揉小孩乱糟糟的头发,目光扫视着牢房内的其他人,低声说:“小鬼,快睡觉!”

“你真的真的真的不会在我睡觉的时候不见?”Arno抬起头盯着Bellec的眼睛,认真的询问。

“闭眼,臭小子。”Bellec又拍了Arno的脑袋一下,颇为不耐烦的回答道,“我可不是你这个到处乱跑的小鬼。”Arno立刻乖乖的闭上眼睛,手还抱着Bellec的脖子,整个人在Bellec怀里缩成小小的一团。刺客颇为不自在的微微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按耐下奇怪的感觉等候小鬼睡着。

小孩子睡着总是颇为容易的,他们每天所需要的充足睡眠时间好歹让Bellec能够顺利的完成任务。

Arno醒来的时候,他被扛在Bellec肩上,随着刺客在发生暴动的监狱里穿行。Arno不安分的扭动着身体,他看见了黑乎乎的地面和火光下隐隐约约的血迹:“老混蛋,让我转过去!让我转过去!”Bellec颇为不耐烦的抽了Arno的屁股,然后用右手牢牢固定住Arno让他不会滑下去,“闭嘴,小子!这可不是小屁孩的探险游戏!”Arno仍然在不停挣扎,他拉高了音调尖声呼叫,“让我转过去!让我转过去!”

小孩的尖叫在这个发生了暴动的监狱里微不足道,但是对于Bellec而言,就像是一颗平地惊雷,让他不能通过听力来判断前方出口的拐角处到底有多少人在为了得来不易的自由而战斗。

Bellec刚想干脆利落的打晕这小鬼,小孩自己就闭嘴了。他才松了一口气,小孩又开始说话了。这次小孩语速很快:“12个士兵6个火枪手25个囚犯有刀和长枪12个士兵6个火枪手……”他重复了好几遍之后又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老混蛋,一定要相信我啊,一定要相信我啊,一定要啊!”

Bellec没有回答他,只是紧紧的把他抱在怀里,让他的头整个埋在自己的衣服里,看不见外面的环境。然后Bellec扔出一颗烟雾弹,弹出袖剑穿梭在人群中收割生命。其间Arno的头被死死地埋在Bellec怀里,所能见到的只是一片黑暗,所能听到的只是人们的咳嗽、闷哼和倒地声音。

他并没有仔细去数人数,却惊诧于小孩对于双方持有武器的精确“预测”。这是一种天赋,Bellec想,也许这小鬼会是个很好的刺客,不过无论如何,先教会他格斗总是不错的。

从监狱回来之后,Bellec抱着Arno立刻前往了下一个任务地点。他把Arno放在车夫的位置上,改用还滴着鲜血的袖剑恐吓因为高速行驶和迎面扑来的烈烈风声而吓得脸色发白的Arno,还逼着他答应了一系列的不平等——在Arno看来颇为不平等——的规矩。比如说,每天的格斗课;比如说,每天的爬墙练习;比如说,每天早上和晚上都有的牛奶;比如说,到达一个新城镇买的新衣服只能在三件之内什么的。

但是唯一没有的,是“不准再跟着Bellec”这一条。他们商量好——好吧其实是Bellec单方面宣布——Arno不得在Bellec有事的时候跟着。虽然这并没有什么用,只不过让Arno偷偷跟着Bellec时绕更远的路罢了。

言归正传,他们总算是回了巴黎。这时候Arno才12岁,两年的格斗课没能让他长的多高,反而有了一层薄薄的肌肉。

“都是因为你总是拍我的头我才会长不高的!”Arno在回巴黎的马车上抱怨着,他这时不再害怕Bellec的高速马车和七歪八扭的行车轨迹了。

“小鬼,你要是敢再乱说话,我就把你从车上扔下去。”Bellec撇了一眼唧唧歪歪的Arno,凉凉地说了一句。

“好吧不喝牛奶是我的错……”Arno立刻从斗胜的公鸡变成了摇尾巴告饶的小狗,他可不想Bellec发飙然后毁了他两个行李箱的衣服。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读者老爷们
AC的第一篇同人文居然是师徒而非EL我也是很好奇我脑子里装的什么……
正在攒钱买全套小说xd
因为没时间玩游戏qwq
学生狗就是这么苦逼【深沉脸

评论(6)
热度(19)
© Cairngor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