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咸鱼。

【尘炎】恶劣三十八问

今天很累
下周考试下次更新目测五一
我又卡文了
以及有梦100和JokerGame同好吗
这里三好/佐久间//阿兰/波多野
第一次写问卷规格不和请见谅
这cp好冷我需要关爱没关爱没动力……











1.父亲(或者儿子)跟对方落水,你选择?

药尘:(毫不犹豫地)当然会是小家伙,毕竟我的父母……(单手握拳放在嘴边)咳咳,除了风闲,小家伙是我唯一的家人了(偏过头对着萧炎笑)

萧炎:(摸了摸下巴)这个问题……还真是难以抉择(摊手作无奈状)大概会去先救父亲吧(苦笑)

药尘:(伸手握住萧炎的手腕)

萧炎:(低头)不过……(抬头)(露出灿烂的笑容)我会和他一起死(反手抓住药尘的手)

药尘:(突如其来地在萧炎的面颊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萧炎:(耳根红通通的)(警告性的撇了一眼药尘)

药尘:(温柔的笑)


2.假如对方被歹徒拿刀架着,你的反应?

药尘:(温柔的笑)会去救他。

萧炎:(目光坚定)会去救他。

药尘:(伸手揉揉萧炎的脑袋)这并不是小看对方的能力,而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关切。(笑眯眯的看着萧炎)我啊,舍不得他受一点点伤害,最好连受到伤害的可能性也没有。

萧炎:(瞪了一眼药尘)我的实力本来就强于老师,去救他也是理所当然的。(不满的伸手戳了戳药尘的腰)

药尘:(身体轻轻一颤)(伸手抓住萧炎的手)(一把把萧炎扯到怀里)

萧炎:(脸颊染上红晕)(瞪了一眼药尘的笑脸)

药尘:(低头)(在萧炎的额头上落下一个亲吻)

萧炎:(挣脱药尘的手)(扔给药尘一个白眼)(耳根通红)


3.对方脱光光躺在你床上摆出诱惑的姿态,你会?

药尘:(单手托下巴)(戏谑的笑容)当然是毫不犹豫的享用了。

萧炎:(挑眉)老师这么做?(自信的笑)先捆好他,然后上了他。(靠在椅背上翘起二郎腿)

药尘:(抓起萧炎的一只手)(向着手心哈气)小家伙就这么想上了我?

萧炎:(身体僵硬一下)(硬撑着不愿收回自己的手)(撇过头不看药尘)是个男人都不会愿意自己一直被别人上,而且你哪来那么多花样玩?

药尘:(伸出舌头舔了一口萧炎的掌心)因为,我爱你啊。

萧炎:(快速收回了手)只会甜言蜜语的老狐狸(转过头瞪着药尘)

药尘:(抬头)小炎子的掌心……(轻佻的笑容)很柔软。(舔了舔嘴唇)(闭上眼似乎在回忆什么)

萧炎:(笑)是吗?我以为你会更喜欢口的。(眼睛意有所指的看着药尘腰部以下某个部位)




4.承上,改成最爱的人,可是你却发现你硬不起来。这时候你觉得?

药尘:(挑眉了然状)啊,那一定是玩的太疯忘了还有万恶的不/应/期。(伸出一根手指作噤声状)嘘——(小声地)要知道这世界有种东西叫做情/趣/道/具。(声音恢复正常)所以说(邪恶的笑容)并不会不满,反而更加期待呢。

萧炎:(不满的撇了一眼药尘)满脑子黄/色/废/料的老狐狸。(耸肩膀)啊,不就是不/应/期嘛。(邪恶的笑容)正好尝试一下那个什么……S/M嘛。我还是蛮期待的,老师哭泣着请求我的手或者口什么的。(舔了舔嘴唇)

药尘:(起身)(双手撑在萧炎椅子的扶手上)(低头看向萧炎)小家伙,你舍得么?(鼻尖贴着鼻尖)(双眼直视萧炎的眼睛)

萧炎:(笑)怎么不舍得?反正只有我才能看到。(伸手搂住药尘的脖子)(主动献上热吻)

【后续内容的唯一录像药尘已珍藏】


5.你是他脚踏六条船中的第六,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你将?

药尘:(侧过头看着萧炎)第六?(挑眉微笑)

萧炎:(白眼)就是第六。

药尘:(转过头对着摄像机)(邪气的笑容)把他按在床上做上十天半个月,彻底用我的气息取代别人的气息。(一只手在扶手上敲打)如果有必要(眯眼)……或许可以试试在他面前杀掉那五个人。

萧炎:(不屑地)嘁!就这老混蛋还能脚踏六条船?(双手抱胸)如果真的确有其事(横眉怒目)等着被阉吧!

药尘:(拿起萧炎的一只手放在唇边轻轻落下一吻)我的爱人、家人和传人,我永远忠于你。(对着萧炎温柔的笑)

萧炎:(满意的笑容)这还差不多。(把药尘扯过来)(亲吻)


















6.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你想做什么?

药尘:(皱起眉头)明天?(与萧炎十指交叉相握)看小家伙想干什么咯。(笑)他杀/人我放火,他拆墙我砸房。(沉默)……不过真的要说的话,更希望能够抵死缠绵一番吧。(在萧炎的掌心轻轻挠动)

萧炎:(紧紧抓着药尘的手企图遏止他的动作)(咬牙切齿的)抵、死、缠、绵!我就不信到了世界末日,老混蛋还不让我在上面!

药尘:(捂嘴轻笑)哎呀,小家伙这个愿望还真强烈。

萧炎:(翻白眼)你总是炼些奇奇怪怪的丹药,要是杜绝它们,我未尝不会放弃这个想法。(低头小声嘀咕)这家伙技术还挺好的,从谁那里学的。

药尘:(遗憾的)小炎子,是你太不懂夫妻情/趣了。

萧炎:(捏住药尘的手腕)(腕部被挤压的骨头发出喀嚓的声音)你说,夫/妻情趣?(眯眼)

药尘:(笑眯眯的)师徒情/趣。

萧炎:(翻白眼)





7.约好一起出游,结果下起豪雨?

药尘:(笑眯眯的)雨中漫步也是一种乐趣嘛。

萧炎:(耸肩)区区暴雨就能阻止斗帝和斗圣约会?这可真是个美好的幻想。

药尘:(一本正经的严肃表情)除非斗帝下不了床。

萧炎:(狠狠的踩了药尘的脚)(狰狞的笑容)怎么不说是斗圣起不来?

药尘:(微笑)为师这叫实事求是。(偷偷伸手掐了一把萧炎的屁/股)

萧炎:(从座位上弹起来)是你奶奶个腿儿!


8.对方衣服被水泼到,你的反应?

药尘:(舔了舔嘴唇)小炎子难得一见的湿/身/诱/惑啊(按了按鼻梁)当然是找一个好地方开始享用大餐。(邪肆的笑容)

萧炎:(无奈扶额)老狐狸一定是在诱惑我……(摊手)可是没办法,我就吃这一套。(无奈而甜蜜的微笑)

药尘:(拆掉两把椅子之间的把手)(一只手搂住萧炎的腰)

萧炎:(白了一眼药尘)(并没有将把手装回去)老不羞。

药尘:(从萧炎的后腰往下滑动)小家伙也不是什么纯/情的人嘛。

萧炎:(抓住药尘的手)公众场合,注意点!我还管着天府联盟呢!

药尘:(撇撇嘴)



9.那么,自己被水泼到呢?

药尘:(微笑)又可以勾/引小家伙了……

萧炎:(扶额)又要被老狐狸上了……

药尘:(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萧炎的腰上游走)小炎子不喜欢?

萧炎:(故作冷淡的)你每天吃同一道菜难道不会厌烦?

药尘:(微笑)可是我每天都吃饭,从不厌倦。

萧炎:(扭过头)(面颊一抹飞红)你倒还挺长情的。

药尘:(在萧炎通红的耳根处落下一个轻柔的吻)是只针对你一个人的痴情。





10.喜欢的人要你吃你讨厌的东西,你会怎么做?

药尘:(毫不犹豫的)吃掉。小家伙不会害我。

萧炎:(极其同步的)吃掉。老狐狸不会害我。

药尘:(微笑着揉了揉萧炎的脑袋)其实我没有什么讨厌的东西,能吃就行。当然就口味而言,我个人更加偏向清淡或者酸甜的口感。

萧炎:(瞪了一眼药尘就不去管那只手)我也没有什么特别讨厌的东西,只是不习惯太清淡的饮食。口味的话,带辣味的都不错。

药尘:(忍不住又捏了一把萧炎的腰)所以说,小炎子每次出去吃饭都会点一大桌带辣椒的菜。一个是喜欢吃,另一个是试图逃过一劫。(抬头对摄像机一个敷衍的微笑)(低头把玩萧炎的一只手)

萧炎:(向后一个手肘打中药尘放在腰间的手)但是作为一个炼药师,我居然忘了还有丹药这种东西……(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恍然大悟状)对了,老师喜欢酸甜口感,特别……(皱眉)特别,少女心。

药尘:(握住萧炎被把玩的手)嘛,因为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人啊。(另一只手锲而不舍的绕回萧炎腰间)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扭过头在萧炎的脸侧落下一个轻吻)

萧炎:(单手捂脸)好了,我知道了,老师你快停下来!(连脖子都蔓延起可疑的绯红)









11.什么样的事情会让对方发出尖叫声?

药尘:(皱眉)尖叫?(转过头上下打量萧炎)小炎子,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怕鬼?不过……(笑)(对摄像机)浪/叫算不算尖叫?

萧炎:(挑眉)你觉得我会怕鬼?(伸出手挑起药尘的下巴)不如,老师来浪/叫一个让徒儿我听听?(邪气的笑容)

药尘:(闭上眼睛)(就着萧炎的姿势)啊……不要……啊……啊哈……嗯……不要……太……太快了……啊……

萧炎:(凶狠的咬上药尘的嘴唇堵住他的声音)(鲜血沾染上唇角)

(一个长长的热吻。两个人分开的时候,唇角还有着微微泛红的银丝。)

药尘:(舔了舔嘴唇吃掉口水)(邪魅的笑容)怎么,不喜欢为师的声音吗?(一只手放在萧炎的某个重点部位轻轻揉动)

萧炎:(舔了舔嘴唇吃掉口水)(嫌弃的白了一眼药尘)我有让你叫给闲杂人等听吗?(不甘示弱的抚上药尘的重点部位)

药尘:(用宽大的袍袖挡住摄像机)好,是我的错。(笑)为了惩罚我,小家伙来主动?

萧炎:(抬手用火莲毁了摄像机)


(场地更换完毕)

12.那么你会因为什么而尖叫呢?

药尘:(一身新衣)大概就和上一问差不多的情形?(歪头笑)

萧炎:(一身新衣)(正在为药尘整理衣服)(声音有些沙哑)不想说话。

药尘:(坐下)(把萧炎抱在腿上)(为他整理新衣)我来替小炎子回答吧。让他尖叫的话,估计只有刚才那种激烈运动才行呢。(动作轻柔地为萧炎梳理头发)

萧炎:(懒洋洋的靠在药尘怀里)(有气无力的撇了一眼药尘)(嘴唇蠕动但是并没说出什么)

药尘:(一只手环住萧炎)毕竟小炎子是个非常坚韧的人。(笑)尤其是在某些方面,想让他像女人一样放声大叫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意味深长的笑容)

萧炎:(闭目养神)(戳了戳药尘的腰)

药尘:(身体一颤)(摸摸萧炎的脑袋)好,我不说了。(宠溺的笑容)



13.跟其它组的受访者互相认识吗?看过他们的访谈内容吗?你觉得哪一对最美满,哪一对最悲惨?

药尘:(仍然搂着萧炎)嘘——(抬手做噤声状)(小声地)小家伙睡着了。这一问我来回答吧。其他的受访者么(笑)只是听到一点风声,据说隔壁剧组的丝路组好像有被采访。

萧炎:(动了动身体)(伸出手环住药尘的腰)

药尘:(缓慢的调整姿势)(低声地)不过他们似乎没有我们这么和谐。(笑)果然老妖怪的恋爱不太靠谱。(低头为萧炎拂去脸上的碎发)

萧炎:(无意识的梦呓)嗯……

药尘:(笑)(压低声音)看,小家伙也赞同我。所以说养成一个爱人才是正确的方法。(眼神疯狂)我赋予他生命,赋予他希望,赋予他意识。我亲手塑造他的意志,打破他的枷锁,控制他的心灵。(轻轻的在萧炎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小炎子是一只摔不坏的、独一无二的、只属于我的茶杯。(抿唇无声的笑容)




14.如果有一种药,可以让对方疯狂爱上你,你会使用吗?

药尘:(耸肩)虽然说我会用,但是总觉得这行为很危险啊(笑)凭借爱的名义为所欲为什么的。

萧炎:(双手抱胸)不会。这么做的人一定是个大怂/货。

药尘:(若有所思的)看来小炎子不喜欢啊。(无奈的笑容)没办法,小家伙总是不能放得很开。所以我只好自己帮自己一把。(摇头耸肩)

萧炎:(靠在椅背上)对于不要脸的老狐狸,没什么好说的。(挥舞拳头)真要不服就打一架。

药尘:(慢条斯理的)赢了的听输了的。

萧炎:(白眼)老狐狸又在颠倒是非。

药尘:(微笑)因为我舍不得赢你。

萧炎:(耳根泛红)那就让我在上面一次啊!

药尘:(回味的笑容)刚才不就是?



15.如果对方毁容了或者身材走样了,你还会爱他吗?

药尘:(毫不犹豫的)我爱他。(神情严肃的)我爱的是萧炎这个人,而非名为萧炎的皮囊。构成“萧炎”的不仅仅是外表和身材,真正重要的是内里不屈的灵魂。

萧炎:(不屑的)还有谁能比我更爱这个一肚子坏水的老狐狸?(撇撇嘴)啧,我要是会因为这种东西就扔下他,在当初他还是灵魂体的时候我就不会爱上他。

药尘:(笑)我很开心(握住萧炎的手)

萧炎:(侧过头亲了一口药尘的脸颊)黏黏糊糊的老不羞。

药尘:(笑眯眯的伸出手点了点萧炎的鼻尖)傻不拉几的小家伙。

萧炎:(翻白眼)


16.如果对方死了,你接下来的生活是?要怎么处理他的尸/体?

药尘:(皱眉)这种问题太不吉利了。小家伙怎么会死在我前面?(笑)他的实力可比我强啊。(抓住萧炎的手腕)不过,如果小家伙真的去世了……(手上瞬间青筋暴起)处理好他的身后事,然后继续生活下去。(笑)毕竟,我得听小家伙的话好好活着。但是生活质量真的保证不了,毕竟唯一一个能够滋/润老头子生活的小坏蛋不在了。(改而握住萧炎手掌)

萧炎:(面色平静的)处理好他的身后事然后平静的继续生活。(似乎对于之前药尘的动作没有反应)世界不会因为失去哪个人而停止转动,所以惋惜并没有用。但是(低头思考)……(抬头)大概再也不能爱上其他人了(笑)除了老师,我还真不相信会有谁这么热烈的爱着我。(拍了拍药尘的手)我认为我自己并不是一个好人,所以能够拥有这样一份爱情,我已经很满足了。(与药尘十指相扣)

药尘:(疑惑的看着萧炎)我们好像还有对于尸/体的处理问题没有回答吧?

萧炎:(撇撇嘴)反正我不玩冰/恋,该入土为安还是入土为安的好。毕竟我的老家有句话叫死者为大嘛。

药尘:(靠在椅背上)我也一样。虽然水晶棺什么的听起来不错,但是难道不觉得看着自己的爱人躺在一副棺材里,那种一动不动、失去生命力的模样更加让人悲伤癫狂吗?(微微皱眉)不过,我怎么不知道乌坦城有这么句话?

萧炎:(故作镇定的)那是因为你在那呆的短,我呆的长。

药尘:(意味深长的笑容)是这样啊。




17.你死了以后容许他有新欢吗?

药尘:(自信的笑容)如果他还能接受别人的话。

萧炎:(冷冷的)哼。(冷酷的笑容)他敢有新欢?我为他连旧爱都抛弃了,他还敢有新欢?我一定会气的从棺材里跳出来的。(在椅子的扶手上锤了一下)

药尘:(揉揉萧炎的脑袋)好啦,假设不成立不是吗?(宠溺的笑容)小家伙毕竟是与天地同寿的斗帝级强者呢。

萧炎:(单手托腮)说的好像你这个老狐狸会短命一样。(转过头上下打量药尘)二八年华的药小尘?

药尘:(和萧炎对视)(笑)年方十六的萧小炎?

萧炎:(作呕吐状)老不死。

药尘:(笑)你还没死,我怎么能死。

萧炎:(扭头不看药尘)闭嘴!(通红的耳朵)(微微泛红的面颊)



18.如果他跟新欢说你比不上他,你觉得?

药尘:(无奈的苦笑)都已经留我一个人在原地徘徊了,就算被贬低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了吧?(伸出手指清点)古熏儿、彩鳞、小医仙……这群女人可不是省油的灯。

萧炎:(紧紧握住药尘的手)(冷淡地)既然已经分开,那么这个人就和我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他的话语不能对我构成任何伤害。

药尘:(起身在萧炎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

萧炎:(闭上眼睛承受亲吻)

药尘:(从额头亲到鼻尖再到唇瓣)(唇只是贴着萧炎的唇)

(一个轻柔而温暖的吻)



19.自己认为什么地方胜过对方?

药尘:(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当然是智商和年龄还有身高。

萧炎:(冷笑)实力决定一切。

药尘:(捏了捏萧炎的脸)小炎子不要傲娇,让为师给你顺顺毛。(揉揉萧炎的脑袋)

萧炎:(拍开药尘的手)(悲愤的)要不是你【哔——】未成年,我会长不高吗?还有我哪里智商低了?是你智商太高好不好!(指着药尘的鼻尖)本来就是老狐狸,还好意思说年龄是优势。要不是我奉献自我,你这个老光棍一定会注孤生你知道吗!(手微微颤抖着)

药尘:(伸出舌头把萧炎的指尖含住)

萧炎:(急急忙忙的抽回手)(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弹了起来)

药尘:(笑)小炎子你看,年龄确实是优势,不是吗?

萧炎:(拉着椅子特意远离了药尘)那是因为你的脸皮比城墙拐角还要厚!

药尘:(特意向萧炎的一边挪动了椅子)不然怎么追到小炎子你呢。


20.如果对方天生身体状况太虚弱无法H,可以接受精神式恋爱吗?

药尘:(捂嘴笑)哎呀,这就是让我发挥斗圣实力的时候了。(一本正经的)我可是全大陆最可靠的炼药师。修复身体什么的简直轻而易举。(瞟了一眼萧炎)小家伙的废柴不也是我治好的嘛!

萧炎:(瘪着嘴)嘁,老狐狸又在吹牛皮了。(不屑的)这不是问的废话嘛,我要是不能接受,还会和这老狐狸坐在一起回答这个问题吗?

药尘:(笑眯眯的)我一点都不狡猾,怎么会成为老狐狸。(捏着嗓子尖声唱道)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吾徒叛逆伤透我的心,你讲的话就像……

萧炎:(眼疾手快的戳中药尘的腰)

药尘:(身体一颤)(一口气没提上来于是只得停止唱歌)

萧炎:(面对摄像机)这一段掐掉别播。不然……(威胁性的晃了晃手上的火莲)

药尘:(笑)没关系,毕竟衬托你的英明已经成为了我的习惯。

萧炎:(沉默地握着药尘的手)



21.要是对方变成了女人,你还会爱他吗?

药尘:(毫不犹豫的)当然。(邪恶的笑容)童颜巨X的小家伙,身娇体柔易推倒的萝莉体质……(吸口水的微小声音)光是想想我的鼻血就快要下来了。

萧炎:(面无表情)(一拳打中药尘的腰侧)当然。这家伙大概是风情万种的Office Lady,例如总裁的生活秘书之类的,全能到上床都没问题的那种。

药尘:(蜷着腰)(对着萧炎痛苦而甜蜜的扯出一个微笑)Coffee,tea,or me?

萧炎:(伸出手拧着药尘腰间的软肉)我只想静静。

药尘:(痛得挤眉弄眼)嘶……我听说,静静特别丑。

萧炎:(翻白眼)我脑子里都是你,好了吧?

药尘:(迅速恢复正常)(笑)非常好。

22.可以接受对方改名为「史瓦特拉ok西门子正港大汤圆」这种名字吗?为什么?

药尘:(有些错愕的)这什么东西?让我来研究一下……(沉痛地)好吧,我能接受,毕竟我都是叫昵称,改名字还真无伤大雅。(笑)小家伙要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他。

萧炎:(愣了愣)哎?对我来说完全没问题啊,毕竟一般都是叫老师或者老狐狸,基本和名字没有关系。

药尘:(沉重地)小家伙,你不爱我了。

萧炎:(愣住)哎?!

药尘:(哭丧脸)你居然连这么脑残的行为都不告诉我。

萧炎:(扯药尘的脸)你好意思说?你敢承认不阻止我改名字难道不是因为想看戏吗!

药尘:(望天望地)哎……这个嘛……


23.你心目中最强的人是谁?为什么?

药尘:(不假思索地)萧炎。(摊手)毕竟是斗气大陆唯一的斗帝啊。

萧炎:(自信的)当然是我。(得意的笑容)我可是唯一的斗帝。
啊,骑/乘/式。

萧炎:(甩手扭头)不干。

药尘:(伸手环住萧炎)我♂干♂你就可以了。(低头亲吻)

(一个火辣的热吻)

24.当你为了某个东西不见怀疑对方拿走而大吵一架,后来发现是自己忘在房间里,这时候你会? 

药尘:(不假思索的)立马道歉。因为我的原因伤害到了小炎子。(歪头笑)但是这不太可能啊,因为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东西重要到会和对方争吵来发泄找不到的郁闷。

萧炎:(轻描淡写的)找不到再做一个就好了,我倒不觉得有什么是我和老师联手还拿不下的东西。

药尘:(笑眯眯的)就是这样。

25.要是可以选择,你希望自己先死还是对方先死?

药尘:(严肃的)我。因为我害怕失去小炎子之后,我会做出什么不太寻常的举动来(歪头笑)

萧炎:(漫不经心的)他。(轻快的)这样的话我可以凭借我斗帝的实力定位他转世的灵魂在哪里,然后去找他嘛。

药尘:(握住萧炎的手)哎呀,小家伙不嫌弃我这老家伙?(笑)

萧炎:(反手握住药尘)(骄傲的)只有我才能嫌弃你。

(两个人十指交缠)


26.要是可以选择死法,你希望自己怎么死?

药尘:也许是安乐死?(看了看身边的萧炎)不过不管怎么死,只要和小炎子在一起就好。(握紧交缠的双手)

萧炎:(狂妄的笑容)我怎么会死?我可是斗帝,而且还是一个还在晋级的斗帝。

药尘:(温柔的笑)(对着摄像机)小家伙的自信心一直很足,这也是他的魅力之一。

萧炎:(笑)也只有对着老师的时候才会这么说了。(耸肩)在外面说话得注意影响,也就这种时候能放松自如了。



27.承上,不希望怎么死?

药尘:(不自觉的皱起眉头)被人背叛构陷而死。我……(突兀的闭嘴)(转头看向萧炎示意他回答)(低下了头看不清神情)

萧炎:(神情严肃)被信任的人背叛然后死亡。(握紧了与药尘交缠的手)(另一只手拍了拍药尘的肩膀)我绝对不会背叛老师,绝对不会,哪怕死亡将我们分离。

药尘:(欲言又止的)小家伙……

萧炎:(温暖的笑容)不要小看我,我好歹也是个斗帝啊。

药尘:(和萧炎额头贴额头鼻尖碰鼻尖)好,你最棒了。



28.如果对方会老,到时候你还有可能对他产生「性」趣吗?

药尘:(笑)那种时候我大概已经很老了吧,【哔——】趣什么的也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身体衰败到了那种地步,他依旧在我身边啊。

萧炎:(瘪瘪嘴)啧,说实话,确实很难有。但是我觉得吧,爱情也并不只有【哔——】这一种表达方式。就像之前那个精神式恋爱那个题的答案,老师就算是灵魂体的形式不能【哔——】,我也依然爱他一样。

药尘:(嘴角按耐不住的弧度)(把萧炎抱到自己怀里)小炎子,怎么办,我每天都更爱你了。

萧炎:(伸手环住药尘的腰)甜言蜜语不要钱吗老狐狸。

药尘:(身体一颤)(笑)因为面对你的时候,感觉像是吃了蜜一样。

萧炎:(在药尘的脸颊上印下一吻)快闭嘴吧老狐狸,糖衣炮弹对我没用。

药尘:(伸手捏了一把萧炎的屁/股)(意味深长的笑)那你想要什么样的炮弹?

萧炎:(拧了拧药尘腰间的软肉)我可没劲陪你玩什么炮弹不炮弹的邪恶游戏,今天多少回了你自己数数。

药尘:(面孔扭曲的笑)争取再创新纪录嘛。

萧炎:(白眼)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药尘:(垂头丧气的)好吧。


29.假如男人可以怀孕,你希望你们有孩子吗?

药尘:(笑)当然会要啊。小孩子多可爱啊。(意味深长的看着萧炎)比如说萧潇就是个可爱的孩子嘛。

萧炎:要孩子。(对于药尘的眼神瞪了回去)我喜欢小孩子,当然前提是不熊的好孩子。

药尘:(手在萧炎的屁/股上游走)唔,从这里生出来?(隔着衣服勾勒股/沟)

萧炎:(一把打掉药尘的手)管是哪里,反正今天的已经用完了,明天和后天也已经超支了。

药尘:(哭丧脸)不是吧。

萧炎:(一本正经的)就是的。


30.承上,谁生?

药尘:(不假思索的)他生。(指萧炎)

萧炎:(异口同声的)他生。(指药尘)

药尘:(笑眯眯)怎么会是我?

萧炎:(狂躁的)怎么老是我?

药尘:(摸了摸萧炎的头)不学你说话。

萧炎:(掐了掐药尘的腰)别学我说话!

药尘:(无奈的)我真的没学你说话。

萧炎:(狂暴的)你怎么老学我说话。

药尘:(扶额)我闭嘴。

萧炎:(戳腰)你闭嘴!

药尘:(汗毛倒竖一样的不适感)(温和安抚地)好,我闭嘴,我错了。

萧炎:(瘪瘪嘴)这还差不多。

31.再承上,生几个?

药尘:我个人比较想要儿女双全(笑)是不是有点太传统了?(严肃的)但是暂且不论能不能生的问题,生不生和生多少其实取决于小炎子。如果他不愿意,不生也是很好的(笑)

萧炎:(无奈的)虽然完全无法想象我或者老狐狸怀孕的样子,但其实我也挺想儿女双全的。(耸肩)可惜了,直系的斗帝血脉估计就得这么断下去了。

药尘:(眯眼笑)这倒是一件好事。

萧炎:(白眼)是啊,如了你的心意当然好了。

药尘:(揉了揉萧炎的脑袋)可你也很开心,不是吗?

萧炎:(扭头)哼。(通红的耳根)


32.一起出去吃饭结果吃了一堆之后发现双方都没钱,你会?

药尘:(靠在椅背上)(二大爷样)(低沉的磁性嗓音)嗯?这算什么,我随随便便一颗丹药就足够了。(笑)

萧炎:(故作柔弱状紧贴着药尘)(手抬起环住药尘的脖子)人家、人家要的不是丹药啦……

药尘:(邪魅一笑)(挑起萧炎的下巴)小妖精,你想要什么?说出来,说出来我才会满足你。(暗示意味浓厚的挺了挺腰胯部位)

萧炎:(看着药尘)嗯……

药尘:(笑容满面)(盯着萧炎的眼睛)嗯?

萧炎:(扭头)妈/的我装不下去了!(皱眉厌恶状)

药尘:(微笑着揉了揉萧炎的脑袋)

萧炎:(不耐烦的)我的话,直接甩给他什么天材地宝就好了。(摸了摸手上的纳戒)反正又不是没有。

药尘:(心痛的)小炎子,那多浪费。

萧炎:(翻白眼)不给他们药材。

药尘:(喜悦的笑容)那就好。




33.一觉醒来你发现你被对方卖掉了,你是什么反应?

药尘:(扶额)小炎子又在玩什么新花样吗……(沉痛的)上次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绑在……那叫什么,那什么,那什么十字架上。小家伙亲身上阵诱惑我,可就是不给上(苦笑摊手)说不定又是什么奇怪的背景play吧。(环住萧炎的腰)再说,我可不是普通人贩子能够制服的弱鸡炼药师呢。(自信的笑容)

萧炎:(错愕的)哈?!这老狐狸会卖了我?(自傲的)完全没想过啊,没人敢好嘛。(好气又好笑地)再说了,难不成这家伙分手都是贩卖人口为结局?!

药尘:(笑)可我不会和你分手啊。

萧炎:(好奇的)所以说你真的把分手了的前女友和前男友们给卖掉了?

药尘:(无奈的)你是我第一个正经谈恋爱的对象。

萧炎:(不怀好意的笑容)那你是想跟我分手咯?

药尘:(诚恳而迅速的)不想。

萧炎:(威胁的白眼)你敢!

药尘:(从善如流的)不敢。





34.如果世界毁灭了,只剩你和对方两个人,你第一个行动是什么?

药尘:(紧了紧环着萧炎腰的手臂)找到他确认他还活着。(低头埋在萧炎颈间)我一个人……(沉闷的声音)太久了。不想再失去他。

萧炎:(靠着药尘的胸膛上)和他一样。我们两个,像是背井离乡的旅人,孤独太久了。如果找到一个同伴,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

药尘:(抬起头温和的微笑)风闲确实是我的好友,但是好友并不代表他能理解我这个人。但是小炎子能,所以,不想失去他。

萧炎:(耸肩)我身边女性很多,但是大多数女人都是不能理解男人的,也不能长久的陪伴着我。说起来,我身边只有老师真的一直陪着我。

药尘:(把下巴压在萧炎头上)从天光乍破到暮雪白头?

萧炎:(肯定的)一定会从天光乍破到暮雪白头。(突然爆出一阵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药尘:(无奈的)好啦好啦,我已经白头这件事情就不要在意了。

萧炎:(笑着擦去眼角的泪花)可是真的特别好笑啊。

药尘:(宠溺的)好,都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35.你和对方谁更适合被包养?

药尘:(指萧炎)他。

萧炎:(指自己)我。

药尘:(笑眯眯的)小炎子今天意外的自觉啊。

萧炎:(翻白眼)滚。(扭头对摄像机)我不觉得老师能够忍受这种事情。但是我自己的话,除了老师也没人敢对吧。我对于被老狐狸包养完全没有意见。(笑)他本来就该养我。

药尘:(故作一副愁苦的模样)哎呀,小家伙,为师穷了怎么办啊……要养不起你了。

萧炎:(瞪了一眼药尘)你走,有本事哭穷有本事别卖丹药啊。

药尘:(嬉皮笑脸的)别呀,那可是我的老婆本。

萧炎:(眯眼)老婆本?

药尘:(从善如流的)你的嫁妆。

萧炎:(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是又找不出什么错的地方)嗯。





36.如果对方最大的心愿是看尽天下美人,你会怎么做?

药尘:让他看。(笑)反正也是看得见吃不着。

萧炎:(冷笑)让他看个够。反正他要是敢偷吃,就让他尝尝斗帝的怒火吧。

药尘:(蹭了蹭萧炎的颈窝)我只喜欢吃你一个人。

萧炎:(红通通的耳根)(推开药尘的脑袋)你走开!





37.如果有一天对方爬墙了,你是什么反应?

药尘:(浑身散发冷气)化/学/阉/割听说过吗?我觉得是个不错的办法……(冷冷的笑容)他不是欲/求/不/满吗,那让他以后都只能靠后面达到高/潮。

萧炎:(灿烂的笑容)哎呀,化/学/阉/割还是太温柔了。要真是这样我得抽空回一趟老家,找找公公们的办法。(紧紧环住药尘的腰)

药尘:(背后一冷)(放弃了询问萧炎的家乡到底在哪里)

萧炎:(低头沉思着撕裂空间穿越所需要的力量)




38.你觉得什么手段可以将对方一击致命?

药尘:(不假思索的)来自于我的致命攻击。

萧炎:(异口同声的)来自于我的致命攻击。

药尘:(笑)大概应该会再加上风闲这个老家伙的致命一击吧。

萧炎:(低头沉思)……嗯,如果熏儿出其不意偷袭的话,她说不定会成功。

药尘:(不满的瘪嘴)










评论(1)
热度(51)
© Cairngor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