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长弧。

【尘炎/花羊】离经易道

啊打了剑三和花羊的tag但是
其实花花和咩咩的特色没有表现出来
→至少我这么觉得啦
如果在花羊tag看到这一篇不认识人的的话
→其实当成原创也没啥
最后一段引用自明教同人歌曲《同归》
→也就是说我懒得打其他注释了大家将就看吧
专注ooc一百年不动摇
以及正文更新什么的别在意这些细节
宝宝高二狗居然要参加高三联考
故而最近作业多到爆炸
我还是写的完的
朕没疯!

——————————————略久违的分割线有木有啊亲————————————————










01

萧炎第一次见到药尘,是他八岁那年。

他是萧夫人的最后一胎,怀他时正巧赶上天策府出征。萧夫人日日忧心身在天策府的萧战,连带的身子也不爽利起来。最后生他时,竟差点一尸两命。

虽说最后大人孩子都保住了,可萧夫人的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终究还是在萧炎三岁的时候撒手去了。

而萧炎活是活下来了,可身子骨自幼就孱弱,不知寻了多少大夫,都说他活不过十岁。亏的父亲萧战在天策府领着个不错的职位,求统领李承恩往万花谷递了帖子,寻医问药。

那时候萧炎小小的,八岁的孩子倒像五六岁一样。平日里也不多吵闹,还会给偶尔从府里回来的萧战逗趣,半点不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

头一次离开洛阳,萧炎总算是露出点孩子心性来,一错不错的盯着花海看。萧战心疼他,便让他自己去花海里耍着玩。

这倒玩出事儿来了。

花海里除了各色花朵,还有各式药草,难免会有毒性。萧炎年幼无知,中了毒也不自知,只以为自己旧病复发了,并无什么大碍。他还想再走两步,结果直愣愣就栽倒到花海里。

这时候堪堪十八的药尘因了和大师兄裴元闹着出谷,大师兄却不答应,心里头不痛快,也一个人跑到了花海里。

正好发现了晕倒在地的萧炎。

药尘平日也见过谷外来的病人,当即就知道这个眼生的孩子一定是乱走到种了草药的地方。他也不慌张,先一个春泥护住心脉,再抱起面色苍白的孩子向着药圣孙思邈的住处走去。

02

萧炎刚一醒来,入目就是药尘奇特的一头白发与一双红瞳。药尘本以为这孩子会啧啧生奇一番,再嘲笑两句——他天生白发红瞳,更兼之惧光,从小就这么过来的。若不是他十岁那年凑巧遇到了外出游历的谷主东方宇轩,尚不知以后能否活下来。

萧炎倒咧嘴一笑,说:“这个神仙样的哥哥,我好眼熟。”

药尘一愣,笑骂他:“你这孩子,怎的乱攀亲戚?我乃药圣孙思邈名下弟子,杏林药尘。可不是你的劳什子神仙哥哥。”

“那神仙哥哥,啊不,药尘哥哥,你就是帮我治病的大夫了?”萧炎暗自忖度,父亲断不可能请动名胜天下的药圣孙思邈,若是有他的弟子已经是极好的了。

他不是此处之人,只不过借了一个病怏怏的壳子苟活罢了。萧炎本不欲与父母多做纠缠,尽了本分便可,可萧夫人几近以命舍命,萧战平日也是宠他宠的厉害,更不用提自家两个哥哥了。

这叫他如何是好呢。

不管心里如何千转百结,此刻他面上总还是一副天真可爱的笑样子。

药尘揉揉他的脑袋,温和道:“你自生下来就寒气入体,平时饮食也未多加注意。不过你这思虑过重的毛病,我倒是不知道打哪儿来的。”说罢,还特意上下打量了一下萧炎。

萧炎低着头瘪着嘴,也不多加争辩,只是哀哀地说:“我想我娘。”

药尘早早就从萧战嘴里得了关于萧夫人的事情。他一方面心疼着萧炎小小年纪就失去母亲,却也想起他生身母亲来。

药尘母亲药青乃是世家大族之女,虽说是个庶女,对于平头百姓来说也是一个了不得的身份。而他父亲药火却是苗疆五圣教的。

按理说这俩人永远也不会有交集,可世事就是这么巧。父亲药火的本名并非药火,而是一个苗疆名字。他外出游历,去了扬州,却正好遇到来扬州消暑的药青。这一来二去的,他俩就好上了。

他们俩私定了终生,于是药火再回不得苗疆,药青也再得不到家族庇护。原本小日子拮据却也温馨,可药尘出生以后,药家找上门来,这两人才真真成了诀别。

药家人一力坚持要药青改嫁,离开药火,扔了药尘这个怪胎,可药青不肯。于是那药万归便去唐门发了任务,暗杀于药火,迷晕了药尘,终究是带走了药青。

药尘不过一夜好眠,起来时却发现母亲失踪,父亲死了,下人也不听使唤。他又年幼,林林总总加起来,最后落了个流落街头的下场。

药尘自个儿回忆着,萧炎却有些坐不住。萧炎本就是活泼好动的人,这身体病病歪歪的,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算憋着他了。

萧炎扯了扯药尘的衣袖,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哥哥,我们出去玩吧。”

药尘猛地一惊,从回忆中挣脱出来。他一双温热的手握住萧炎小小的冰凉手掌,温和道:“好。”

03

萧炎在万花谷待了两年,可也只是调理好了表面上的毛病。药尘本来想着让他修习万花心法强身,却因为花间游与离经易道均是混元性内力而作罢。

正巧那几日大师兄裴元的好友洛风来访。药尘求了裴元,拜托洛风将萧炎带回纯阳习武。洛风看了萧炎之后,大喜过望,断定他是个习武的好材料,也忘了托人去天策府嘱咐萧战一声就走了。

药尘却趁着这机会,央着裴元总算是出了万花谷。

两人就此分离开来。

04

洛风在纯阳,是静虚一脉的大弟子,修习的是太虚剑意这门心法。静虚一脉的师尊谢云流早年因为一些龌龊,离了纯阳,还打伤了纯阳祖师吕洞宾。于是本来剑气不分家的纯阳,便隐隐倒向了气宗李忘生的玉虚一脉。本来李忘生乃纯阳掌门,偏颇无可厚非,可加上谢云流之事,便越发使静虚一脉衰弱起来。

洛风本想着,将孩子送与掌门查看,修习气宗紫霞功最好。可萧炎却是头摆得同拨浪鼓一样,非要入静虚一脉。

洛风无法,要去向掌门求助,却在半路上被气宗紫霞弟子好生嘲讽,更是激得萧炎非静虚一脉不入。

萧炎自入了纯阳,不过只春节时候往萧战那里递信罢了。他饶是想与药尘通信,却也找不到他在哪儿,只得时不时抱着药尘托人带给他的一些小玩意儿把玩。偶尔药尘回来,两个人就去洛阳城里逛一逛。

纯阳终日积雪,冷的很。萧炎这些年武艺修习起来,早就不畏寒,却改不掉在屋里放上三四个炭盆,手里握着手炉的习惯。药尘又正好去了昆仑,便想着带了样式精美的手炉回来。

萧炎收到礼物,自然特别高兴。彼时他已经十八,药尘二十八。他虽奇怪药尘怎么还不结婚,却也不好打听人家私事。

他只是央着洛风,说自己想下山历练。洛风一笑,先带他去万花谷请裴元看看他的身体。这一去,就正巧碰到了回来休息一段时间的药尘。

洛风缠着裴元,萧炎缠着药尘,两个万花弟子一脸的哭笑不得。

好景不长,洛风拉着裴元随着纯阳六子去了寇岛寻找谢云流。可回来时候,竟是裴元一路抱着奄奄一息的洛风,不肯假手他人。

萧炎知了始末,也不管药尘劝阻,硬是杀上了纯阳,单挑祁进一人。最后落了个两败俱伤,趁夜收拾了包袱,往着昆仑一带的恶人谷去了。

05

一入此谷,永不受苦。

萧炎苦笑,好一个永不受苦。

他这一走,不知何年月才能再见到药尘了。

萧炎入了恶人谷,不过短短三月就被奉为一等高手。这其中,不知托了他那不要命的打法多少福。

他向萧战寄去信,说要断绝父子关系,以免萧战在天策府难做人。萧战却回说,他的小儿子就是萧炎,不会改。

恶人谷与浩气盟在昆仑与南屏山总是不对付,他不爱指挥攻防,只在昆仑南屏山这两处地方来回奔波罢了。

有一回他被赶鸭子上架,勉为其难的指挥了一次攻防,却冷不丁看见了浩气众人中药尘一头白发的身影。

他大惊之下,询问一旁的侍从,得知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白发神医近日进了浩气盟,主管浩气盟的万花弟子。

萧炎苦笑,却是头一回亲身去打了攻防。

血肉横飞已经不能动摇他的心境,身为叛逃弟子,面对追杀与唾骂已经习以为常。只是对面阵营的那个人影,仍然让他的心揪痛起来。

06

药尘自萧炎离开纯阳之后,不过强颜欢笑罢了。他同裴元整日整日的研究医术,想着将洛风救回来,几乎有些魔怔。

裴元看不过,赶他去浩气盟换换心情。那时他们也没想着萧炎如此大胆,竟敢单挑祁进之后就往恶人谷去了。

再发现时,已经是无可挽回了。

从此萧炎次次攻防必到,每次总是对纯阳气宗与万花离经弟子下手,不免惹人遐思其中纠葛。

后来有些下属自作聪明,送了面貌姣好的万花离经弟子,染了白发送到他床上。萧炎怒火中烧,他怎能容忍有人如此侮辱他的“神仙哥哥”?

当夜一剑就杀了那弟子与那作祟的下人。

消息兜兜转转半月才传到药尘耳朵里,他终究是长叹一声流光容易把人抛,再不想将萧炎从恶人谷里拉出来。

07

后来恶人谷三大恶人叛逃,萧炎跟着谷主王遗风等人一路追到了南诏,却正好碰上了因众位掌门被南诏王关押之事而来到这里的八大门派弟子与浩气盟众人。

他们自然也就会遇见……

先不论萧炎如何自处,药尘却是颇为踌躇的。他长萧炎十岁,这孩子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品性那是一等一的好。可什么时候这感情变了,他也不清楚。

许是哪一年的上元,他与萧炎两人同游洛阳的时候,那漫天烟花下,一瞬间的恍惚吧……

可这不能说,纵然穿肠烂肚也不能说。

他不似裴元大师兄那般洒脱,世间浮名全然不放在眼里。纵然他无所谓,可萧炎有所谓。萧炎是纯阳静虚一脉的高徒,也是天策府百夫长的儿子,还是恶人谷有名的煞神。

无论哪个身份,都不可能与万花谷的一个大夫有什么关联的。

药尘一狠心,进了浩气盟。

可在浩气盟的日子不好过。他容貌怪异,常为人私下诟病,又因了皮相被人排挤,万没有谷里的日子舒心。

这么慢慢的熬下来,药尘却也交了一个朋友。他名字叫风闲,是丐帮分舵弟子,字号宪章。这人皮相也颇为不错,只可惜总爱裸着半身秀纹身,天天就是喝酒遛鸟打女人。

(此处来源剑三,女人意指奶妈,莫要误解)

但是能一起喝酒,却不代表能吐露心事。

药尘突然就觉得,自己这一头白发颇好,不比被人看出思虑过重。

他笑,当初给小家伙诊病,就说他思虑过重,如今自己也害了这病,算作是因果报应罢?这种事情就算江湖上放的开,想来也不能入天策府那群军爷的眼的。萧炎虽是纯阳弟子,可他家除他均在天策府,纯阳观又是国教,无论他地位多么低微,终究还是算作朝堂之人。

朝堂,世家,药族。

药尘坐在浩气盟正气厅的屋顶上,身边还有一小坛酒,幽幽笛声慢慢传开。这玉笛还是萧炎送他的,说是叫做雪凤冰王笛。

晚间巡逻的弟子很快就要爬上来上来查看情况,药尘只吹了一小节就放好笛子,向着住处轻身飞去。

只有一坛酒在屋顶上散发着淡淡酒香。

08

楚天月朗风清,夜明星稀,百年的参天大树严严实实的遮住了恶人谷一行人。萧炎算是好运,得了五毒教主座下弟子小医仙的青眼,可以住在树屋里。其他人就只得自去搭了帐篷,捡着有光的地儿住。

那小医仙也算是身世凄惨。自幼父不详,母亲虽是那瘦西湖畔的秀坊女子,可也养不起她这天生带毒的小女儿。

后来曲云曲教主自七秀去了五毒,她母亲便央着她把小医仙也带去。说来也奇怪,小医仙本应该没有苗人血统,可偏偏这一身毒血却是苗疆特有的一类人。

小医仙原来在七秀,也没个正经名字,后来随曲云去了五毒,正儿八经的起了苗疆名字,却也不在汉人面前用,只说叫她小医仙就好。她小时候修习七秀的冰心诀,大了又修习五毒的毒经,倒是和曲云一样内力相冲。尽管没像她师父那样变成了个小女孩,却也总是一副十七八的模样。

萧炎本是领着恶人谷众人来此地驻守,等候王遗风谷主吩咐的。他却没想到,一来就被小医仙“告白”了。

虽说小医仙只是请萧炎进了树屋,留了一个鸳鸯戏水的荷包,这意思也是够明显的了。他只暗自庆幸小医仙到底是有汉人血统,没在光天化日之下给他难堪。

萧炎倒是当即一口回绝了她,小医仙也不恼,她不过好奇这道貌岸然仙气飘飘的道长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人罢了。

次日小医仙请萧炎喝药酒,却在他喝了一小坛之后才告诉他,那里面泡的是五毒。萧炎抠着嗓子想吐,死活吐不出来。他便破罐子破摔的往死里灌自己——总不是不花钱的酒——可那酒又烈的很。于是他便大半夜拉着小医仙,使着梯云纵上了树顶上发疯一般念叨药尘。

两个人因为这破事儿,反而变得交情不错起来。

09

且说又是一日夜晚,萧炎无事,去了树顶远远望着浩气盟的营地,心下叹息。

那日酒疯过后,小医仙常拿这事儿打趣萧炎。苗疆儿女,本就爱恨分明。爱就爱的轰轰烈烈,恨也不会遮遮掩掩的。小医仙当然看不惯萧炎这患得患失的样子。

“你说说你,现在都与这劳什子药尘老死不相往来了,再腆着脸说句你喜欢他又有什么难的?总归不会更坏了。”

她是这么说的。

可萧炎却没办法放下得那么痛快。

他入恶人谷的时候,多少次与人拼杀的快要死了的时候,心里想的不是他爹,不是他哥,不是他大师兄洛风,只是那个白发红瞳的淡雅身影。若要是那天真告了白没得个结果,那他怕是要疯,与谷里那“小疯子”莫雨做伴去。

远方灯火如豆,一颗一颗或明或暗的列得齐整。谢渊终究行伍出身,规划营地自是按着军营规矩来。

萧炎一声叹息,也不知那一豆是药尘的帐篷,也不知他睡了没有,也不知他……还记不记得自己。

对着月亮空叹半晌,萧炎终究一甩道袍,飞身向着浩气盟的营地飞去。他只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告诫自己,此去不过是问裴元他师兄洛风恢复的如何。

绝不提药尘一字。

10

恶人谷天天都有人死,少说也有一两个要算在萧炎头上,难免他煞气颇重。萧炎也是个蠢的,忘了把他一身极道魔尊的衣服换下。于是他刚一进了万花弟子的营地就被团团包围起来。

其中自然有药尘。

萧炎一把玉清玄明剑单握在手,剑气萦绕周身,神色冷淡,语气僵硬道:“裴元何在?”

一句话说的不像寻人,像寻仇。

众位万花弟子不敢妄动,万一惹得这人和那小疯子莫雨一样,发起疯来就不好了。一个小花萝隐在众位师兄师姐身后,悄悄去寻了管营地的天策府弟子们。药尘此时站了出来,他衣服上浩气盟的纹路在火光下看不真切,可萧炎却不敢置信。

“你找大师兄有何事?”药尘也是一副语气平淡的样子,还皱了皱眉。

“只问他故人可安好。”萧炎紧了紧剑柄,提起步子往前走了些许,眼睛死死盯着药尘,与他一身浩气盟特有的衣服。

药尘却没后退,只挥手安抚了身边有些躁动的万花弟子们。

“那你在外等着,我找人去请大师兄出来。”他的嘴角抬了一下,又很快压了回去,低声吩咐身旁一个师妹去叫裴元,便抬起头和萧炎对峙起来。

萧炎目光灼灼,像是要把药尘的样子刻在心里。

他怎么就去了浩气盟,当真厌恶我到如此境地么……萧炎抑制不住的去搜索回忆里药尘的一举一动,此刻看来却都带着点点疏离冷淡。

裴元前脚刚到萧炎面前,后脚萧厉就急匆匆的拉着萧鼎来了。裴元看到萧炎,脸上有几分错愕,很快收敛了去开始与他说洛风之事。萧厉却一副二傻样大吼一句。

“萧炎,你师……”

“三弟,是你!”

场面有些混乱,裴元与萧鼎对视一眼,各自去把自己的师弟师妹们赶回帐篷或是巡逻点。萧厉一把抓住萧炎的手,开始滔滔不绝这几年他们有多想他。药尘本想走,却被不怀好意的裴元留了下来,一边把师弟师妹们送回帐篷里,一边竖着耳朵细细听着两人的对话。

萧鼎比之裴元的速度慢些,于是药尘和裴元就只得站在一旁看着萧厉与萧炎兄弟情深。药尘真是尴尬极了,他看看整好以暇的裴元,又看看满心欢喜的萧炎,简直不知如何自处。

他总是这么格格不入。

他以为他习惯了,可这个夜晚却让他清醒的意识到,总有些事情,经历了多少次都不会成为习惯。


11

萧炎兄弟重聚,自然对于洛风和药尘近况没什么时间去关注。直到南诏王被抓获,南诏一带彻底平静下来,萧炎与药尘都没有机会单独交流。偶有消息,也不过是从自家兄长的口里转了裴元的消息罢了。

而药尘与裴元细细谈过,便兀自离了浩气盟,又开始他游历四方的日子。风闲在盟里呆不住,便也和他出来,势必要把大唐风景都看遍。

萧炎回了恶人谷,经历一番争斗,当上了新的十大恶人之一。其称号乃是“赤练红霄”萧炎。

他这一当上大恶人,就按耐不住的出了谷去寻药尘,却总跟药尘的步子慢上一拍。萧炎拿不准到底药尘是何意,是他看出了他的心思,还是单纯不想与他这个恶人来往呢?

萧炎不明白,却也不好直愣愣的追上去问他。毕竟他早已经不是在药尘面前撒娇的少年了。这些年在谷里遭受的磨难,再加上他自幼聪慧,把他打磨成了一个心思缜密且心狠手辣的妖道,再没有当年的天真模样。

他想在药尘面前抓着他的领子,直直的看进他血红色的眸子里,恶狠狠的说些诸如“你不喜欢我就算了,如果你喜欢上了别人,我就将他杀了”此类的话来。可是他不敢,他怕药尘因此而更加远离他。

没有人会喜欢一个恶人,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的混蛋,一个偏执入魔的变态。

药尘却从风闲那里知道这些天萧炎一直远远跟在后边,毕竟除了隐元会,天下消息灵通就数丐帮了。

他也在忧虑着,以萧炎的性格,本应该早早就追上来,仿佛他们还像以前一样,一个历练医术,一个走马观花。他不知应该怎样面对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孩子,却还是故意放慢了脚程,等着萧炎追上来。

最终萧炎还是赶上了药尘。

两个人见面无话,还好有个风闲救场。

三个人就这么奇奇怪怪的一同前往扬州,只不过因为风闲想去秀坊看剑舞。

扬州是个好地方,风闲坐上去瘦西湖七秀坊的船好半天才发现,这两个家伙溜去了去杭州西湖藏剑山庄的船。

萧炎本想看药尘去哪儿,他便去哪儿。结果得知药尘要去藏剑山庄,去见神医盛神针讨论医术,心下大喜。他本有一块珍藏的化玉玄晶,最近成了十大恶人才集齐了陨铁,可求藏剑山庄之人为他打一把削铁如泥、金石难断的好剑。萧炎本来以为此次出行,不会有这个机会,却没想到天意如此,果真是缘份。

萧炎却不知道药尘同隐元会买了消息,早猜到他想求藏剑山庄制剑的事,这才借口去询问医术。盛神针神医可是十几年前就到了藏剑山庄,为大小姐叶婧衣调理经脉的,如今叶婧衣出走,谁知道盛神医还在不在藏剑山庄。这消息虽说可以从隐元会那里买来,可是药尘看看自己那不算富裕的荷包,还是放弃了这一回。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着在藏剑山庄小住了一阵,直到安史之乱爆发。

12

安史之乱爆发,天策府首当其冲的成为了战场。

那时候,萧炎还和药尘在藏剑山庄优哉游哉的等着宝剑出世,还给它起了和萧炎绰号一样的名字——赤练红霄。

没想到,赤练红霄还没出世,狼牙军就封锁了洛阳天策府,逼得万花谷闭谷。等萧炎接到这消息的时候,长安已经岌岌可危,连纯阳也宣告封山。

他心中悲痛欲绝,深夜里孤身一人拿着剑就要赶去长安城杀尽留下的狼牙军,却被药尘拦下。

“你一个人去,能杀多少狼牙军?”

药尘似乎永远都是笑容满面的样子,这一次却真的沉下了脸询问萧炎。他的话就像炮弹一样一颗又一颗炸在萧炎的心上。

“你一个人去,能杀多少狼牙军?能活几天?能救多少人?从扬州到长安,水路一个月陆路一个半月,八百里加急也要六七天。你能赶到吗?他们还活着吗?”

萧炎握着赤练红霄,反手就是一刺。剑锋划过药尘的脸颊,在他的耳朵前将将停下,脸上留下了一道细微的伤口,鲜血从脸上流到脖子。

药尘却半点畏惧的样子都没有。

他点了点萧炎的额头,便又是那副笑模样了。他说:“所以说啊,我陪你去。”

萧炎愣了许久,急急忙忙伸手去擦血迹。药尘倒是不在意,只说要萧炎淡定一些,让他去收拾一下医书和生活用品。

他们俩跟着要参军的藏剑弟子一同去了长安,而之前身在七秀的风闲则是奉长老的命令去了太原。

两人一路合作无间,虽说还没捅破那层窗户纸,却也已经只差那层窗户纸了。

毕竟乱世最难相许,每一天说不定都是最后一天。

他们到了已经被狼牙占领的长安,探寻了好久,才得知萧家众人,只剩下萧鼎了。

萧战战死在洛阳,萧厉战死在长安,而萧鼎则已经随跟在圣驾旁的浩气盟众人去了马嵬驿,而原来萧家的上上下下大多都死在了洛阳,只有几个旁系的孩子跑到了巴陵一带。

萧炎无意去马嵬驿寻找萧鼎。他在长安郊外与恶人谷几番书信之后,随即拉着药尘前往前线太原。

小医仙和风闲都在太原。风闲是太原郊外杏花村里的丐帮弟子之一,负责简单的后勤问题。小医仙则是恶人谷抗击狼牙军的头头,每次狼牙军一来,她在的墙头总是十分牢固,毕竟没什么人愿意招惹一个浑身是毒的女子。

可再怎么出神入化的毒术,没有毒药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在她要弹尽粮绝的时刻,药尘和萧炎带着药材来了。

太原的日子不好过,缺衣少食、饥寒交迫已经是百姓的常态了。三不五时就来骚扰或者大规模攻城的狼牙军更是让人烦躁得很。

就在这一天一天的打打杀杀中,萧炎不再冲动莽撞,整个人都变得沉静可靠。

而狼牙军见太原久攻不下,则偷偷的集结了大量兵力,打算来个措手不及的偷袭。

他们成功了。

药尘和萧炎当时正在离太原城有些远的河滩上带着一个小队收集药草,突然就被狼牙军的弓箭雨包围了。萧炎耗尽体力使出纯阳的防御秘术镇山河,却依旧不能挽救所有人的性命,他自己也是如此。

若不是药尘施以万花起死回生的锋针,萧炎多半就要折在河滩上。可狼牙军疑心颇重,又来了第二轮的手弩扫射。弩箭可比弓箭杀伤力大的多,药尘只得死死按住萧炎,任由自己被弩箭穿透身体。

他在萧炎耳边轻轻呢喃着:“锋针,局针……还有这么长的时间我才会死呢……别怕啊,我这么喜欢你,怎么会在你面前死的这么难看呢……”

13

药尘还是死了。

为救萧炎而死。

虽说多亏萧炎报信,太原才再次成功防御了狼牙军,可这些已经没有用了。

萧炎一夜白头却没人发现,因为他杀整整一天一夜,鲜血早已经浸透了头发,就连衣服也变成了血红色。

是新婚的颜色,也是死亡的颜色。

萧炎一个人离开了太原,独自背着剑,抱着陶瓷罐子装的药尘骨灰,踉踉跄跄神魂颠倒的走了快半年,回了恶人谷。

他当时求的是柳公子的地盘,也算是恶人谷一块好地方。萧炎把药尘的骨灰埋在自己的后院里,石碑上却写着两个名字——药尘、萧炎之合墓。

他翻出尘封许久的玉清玄明,把自己的长发一同割断了放在药尘的坛子里,又把赤练红霄和药尘平日里用的一套针一同埋在墓碑前。

然后他就和诸多各门派弟子一同去了大明宫,讨伐安禄山。

本来以萧炎之实力,自保无碍。

可他却与之同归于尽了。

14

一同前去的小医仙没阻拦他,反到拍手叫好。风闲也只长叹一口气,没说什么。

小医仙带回了萧炎的骨灰,和药尘的放在同一个坛子里。

后来安史之乱平息,大家也有了自己的生活。

小医仙就躲在恶人谷不出来了,天天和肖药儿钻研毒药,身边跟着一个姓姚的来历不明的药人。

风闲还是到处跑,只是多在大漠或者南诏一带,不愿再多往中原走动。

萧鼎去重建了天策府,每天都带兵训练。他结了婚,还儿女双全。萧家人口凋零,却也慢慢的在巴陵一带安定下来。

大家都默契的不再去提萧炎或者药尘。江湖上又出来了新一代的少年们,曾经鼎鼎有名的恶人谷妖道“赤练红霄”萧炎再没多少人提起,更不会记得万花谷有一个白发红瞳的孙思邈真传弟子。

15

相逢相知本无意,乱世最难相许。

但问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往事何须再提。

待到你我老去,焚了残躯。

扬灰在青史里。



——————————你没看错就是Bad Ending的哟啊哈哈哈哈——————————————

前后文不连贯的话就是因为
→写1-6、7-10和11-15中间隔了很久
有bug的话
→请提出来我会修改
暂时懒得发在贴吧上
→不能修改特别麻烦所以懒得
→要不是lofter人这么少我真的就发在lofter上了
→以及顶替更新哎嘿嘿嘿嘿……

评论(6)
热度(18)
© 改名狂魔阿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