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咸鱼。

【尘炎】相知莫问 04

woc居然有人在lofter上催我!!!!
好开心本以为lof上没有多少同好的_(:з」∠)_
本来lof上都打算放弃更新啦
不过接下来也和弃坑没多大区别
因为高中狗的末日期末考试要到了
至少要28号左右才能更新,大概……




————————————————————

Chapter 04
-
萧熏儿一见萧战出来了,匆匆忙忙地就站起来,那一头青丝倒是生生被扯了好几根下来,痛得她双眼泪汪汪的。
-
萧战就着萧炎的手站起来,扶了扶歪掉的眼镜,“哎哟我的腰啊……儿子哎,有警惕性是好事儿,可也不能对你老爸我下手啊。”
-
他顺势瞥过一眼萧熏儿,见她只是眼下微微青黑,眼角泛红,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
毕竟萧熏儿是旁支,骨子里还透着一股难以折服的傲气。将来待她实力够强,记住的也不太可能是萧家嫡系,而是萧炎。可若要是自家儿子不争气,实力不能恢复,潜力不能激发,这份少年时期的感情又能存留多久呢……
-
他原本指望着天资出众的萧炎来振兴日益落败的萧家,还能笼络住绝非池中物的萧熏儿。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希望,只能等着老大老二在沙漠有什么奇遇吧……
-
萧战把低落的情绪收敛在镜片后边,抬手去探萧炎的额头。入手是比常人微高的温度,却还算不上发烧,少年细软的发丝因为缺水变得干枯,在他掌心骚动着。
-
“我这不是想事儿呢嘛!”萧炎呲出自己亮闪闪的大白牙,简直就是一没心没肺的二愣子。他把萧战的手扯下来,转身去招呼萧熏儿:“熏儿,来书房啦!”
-
萧熏儿却摆摆手说:“萧炎哥哥,我在外面等你就好。”
-
萧战倒是多了几分满意,这妮子虽然有傲气,但是知进退,懂分寸。她以后的路,怕是要比他那个不开窍的小子走的远啊。
-
萧炎也没有强求,只是临着关书房门的时候对她做了个逗趣的鬼脸。
-
萧炎关了书房门时还摸了摸戒指,然后双眼放光的对着萧战说:“爸,你看看,我现在什么等级了?”
-
萧战略一查探,惊奇的挑高了眉毛:“炎儿,你回到斗之气四段啦?!”
-
“那是!”萧炎目光灼灼,眼角眉梢都是笑意,“我在后山碰见了一个奇怪的白胡子老爷爷,他说他在魔兽山脉搜集七幻什么涎,正好顺手帮我解决了,嗯,经脉之类的问题啥的。然后他说了一堆东西,我都没听懂,不过听上去像是药材。”
-
“那你这烧……”萧战心中一喜,却更是提高了警惕。这来路不明之人多半是炼药师,可炼药师最是难以相处,万一触了霉头,不仅是萧炎,萧家也要遭殃!
-
“不是什么大问题。那老头说先让我体验一下实力恢复的感受,因为只有拜他为师才能,呃,脱离试用期。高烧不退就是后遗症而已,过两天它就下去了。”
-
萧炎这话虽有些漏洞,可也大体完备。对于他这个“初来乍到”的家伙,算是难得的精彩发挥。幸好他平日就是这一副丢三落四的马大哈样,萧战又震惊于有这样手段的炼药师来到乌坦城,这才蒙混过关。
-
“那位老先生,还说要收你为徒?!”萧战惊的差点没从椅子上滑下来,旋即很快镇定了神色,衷心的露出一个笑容,“炎儿,这是你的机遇啊!”
-
“嘿,也不看我是谁的儿子嘛!”萧炎抓抓头发,刚想再捧两句萧战的臭脚,药尘却传音来——
-
“小家伙,这么诋毁为师,总该有个补偿吧?我看紫叶兰草和洗骨花就不错,不如再顺带上什么呢……不如就一阶木系魔核吧?”
-
男人压低了嗓音,戏谑的语调和冰冷的气息让萧炎打了个冷颤。
-
他又烦闷地抓抓头发,面带苦色对着萧战说:“父亲,我想起来,那个为老不尊的家伙要我给他送药材,作帮我短暂恢复实力的报酬。”
-
萧战倒是心下一松。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来路不明的炼药师大人虽说是搜刮药材,至少看上去还挺有理有据的,还算像个能够沟通的人。
-
“那位大人要些什么?我萧战不好说一定找到,至少会竭尽全力去找。”萧战抬手把萧炎本就乱糟糟的头发揉得更乱,温和道,“炎儿,这是你应得的机遇,不要放弃了。”
-
“嗯,紫叶兰草,洗骨花——”萧炎憋出一个难看的笑来,在最后一项上为了难,“还有……魔核——一阶木系的。”
-
“咦,就这三样吗?”萧战本做好了被痛宰一顿的想法,却发现不过是些相对比较寻常的药材罢了。
-
“父亲不觉得贵吗?那可还有魔核呢!”萧炎摸摸自己怀里空空如也的荷包,一脸心疼的表情。
-
“炎儿,你这是没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哟!”萧战长长一声谓叹,低头去翻书桌的抽屉,尔后翻出一张卡递给萧炎,“喏,这里有五千金币。自己先去买吧。我会同坊市管事商量一下,下次进货多进些你要的药材来。”
-
他顿了顿,又说:“炎儿,好好用,别浪费钱——”萧战挥手让萧炎出书房去,自己坐在书房椅子上低声哀叹,“我的私房钱哟……”
-
转身就出去了的萧炎没来得及注意这些。他一出门,收拾整齐的萧熏儿就笑脸迎上来,温温柔柔的说:“萧炎哥哥,陪我去逛街吧。”
-
她暗暗下了决心,这次逛街回来,她便只是古族的古熏儿,再不是她萧炎哥哥的小妮子了。萧炎哥哥就算恢复了实力,天赋异禀进展奇快又如何呢,总不可能到斗帝的……
-
“好啊,我正好买点儿东西。”萧炎一把抓住萧熏儿的手,大大咧咧的就往院子外边走去。
-
“萧炎哥哥,我要回去换身衣服……”萧熏儿一脸为难,她要回去换身衣服,打理头发,整理妆容,至少不能让人看出什么黑眼圈之类的东西。
-
“你这小妮子还挺爱臭美!”萧炎伸手刮了刮萧熏儿的鼻梁,松开手推了她一把,“快去吧!我在坊市门口等你!”
-
萧熏儿笑着跑远了。
-
萧炎就慢悠悠的走回了来时的小路,开始向着坊市的方向七拐八绕。
-
药尘缓缓从戒指里漂出来,离得萧炎还有些远,怕再冻着他。
-
“师父,我现在可以叫你师父了吗?”萧炎侧过头看着身边白色的透明人影,一下子松了一口气样的。
-
“你一直都是我的徒弟。”药尘笑眯眯的回答道,语气里少见的没有阴阳怪气,“那些个药材可是为师替你炼制筑基灵液用的,你还没成为斗者,最好别用丹药辅助提升修为。”
-
“是,师父。知道了,师父。明白了,师父。”萧炎翻了个白眼,似乎只要药尘不用那么诡异的调子说话,他还能愉快地和他插科打诨。
-
说白了就是萧炎这小子蹬鼻子上脸。
-
“小家伙,怎么说话的。为师的筑基灵液还想要吗?”药尘温和地勾起嘴角,想要敲一敲他的额头,却又一次让那苍白修长的指节隐没在萧炎的额发里。
-
“我只求师父别老敲我,还没敲傻,我先给烧坏脑子了。”萧炎无赖的露齿一笑,那大白牙在太阳下确实晃人眼睛。
-
“小兔崽子!”药尘假装沉着脸抬手要打他,萧炎却背后长了眼睛样的窜到前面去了,还留下一串欠扁的笑声。
-
萧炎却没能笑上多久。药尘纵然已经沉睡多年,可毕竟当年是大陆的巅峰存在,一个闪身就到了才三段斗之气的萧炎面前确实不算什么。
-
他神色淡淡,静静的立在萧炎前面,身后就是坊市门口的一条大街。萧炎对着面无表情的药尘反到没了话,只得干巴巴的“嘿嘿”两声。
-
药尘抬手在他头上虚按两下,权作揉了揉他的头发,就回了戒指里。萧炎觉得头上凉飕飕的,像是冷风吹过,却不比之前被药尘敲额头刺激来的大。
-
知道药尘没有真的揉上去,他心里反而生出些愧疚来,明知道师父没有实体,何苦拿这个刺激他呢。等下次师父出来,让他揉个够好了。反正自己年轻,师父炼药技术又好,不怕生病。
-
萧炎想好后自巷子里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坊市门口,一身青色短打样式的萧熏儿。
-
“萧炎哥哥!”萧熏儿远远挥着手,一副笑逐颜开的模样。
-
“来了来了。”萧炎快步走过去,任萧熏儿挽住自己的手臂——不是被她捏青的那边儿。

评论
热度(53)
© Cairngor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