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长弧。

【尘炎】相知莫问 03

Chapter 3

“萧炎哥哥,你出来啦!”

萧熏儿就站在萧炎门外,一脸温柔恬静的笑意。

“熏儿,其实你不用等我的。”萧炎一身干练的黑色短打,略长的黑发也被束好。他一手提着食盒,另一手正要去牵萧熏儿的手,却被她闪开了。

“怎么,嫌弃我让你这小妮子等太久了吗?”萧炎也不在意,收回了手,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又拍拍萧熏儿的肩膀,和她一同走出小院,“走啦,熏儿啊,你这么爱生气,将来会找不到爱人的哟。”

萧熏儿愣在门口,被萧炎一拍肩膀这才缓过神来。她挤出一个笑容,就快步走到萧炎旁边,故作生气的说:“萧炎哥哥又说我坏话,我才不和你走在一排!”

说完她就走到了萧炎前面,头微微垂着,似乎在思考什么。

此时萧炎头上却一凉。

“师父!你怎么出来了……”

萧炎的声音越来越低,他提着食盒跟在萧熏儿身后,面上装作漫不经心,若无其事的踢着一颗石子儿走着。

“嗯?”药尘跟在萧炎的背后,隔空贴着他温热的臂膀,“为师在这破戒指里困了那么多年,你这逆徒还不让为师出来看看风景?”

药尘感受不到萧炎身体的热度,他只能看着自己的衣袍在萧炎的黑色短打里若隐若现,让萧炎浑身一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警惕地盯着萧熏儿的背影,侧着脸压低了声音说:“师父,您先从我身上下来行不?您的宝贝徒儿我快被您冻成冰棍儿了。”

“年轻人,还是太少磨练咯。”药尘习惯性摇摇头,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浑然忘了这角度萧炎看不见他。他起身飘到萧炎面前,直直盯着那双深邃漆黑的眸子,“对了,你怎么和你父亲解释?”

“得,感情师父您这完完全全没懂我说的话。”萧炎无奈的捂住了脸又很快放下。武者演练的呼喝声隐隐约约的从演武场传过来,他急忙道:“师父你快回去吧,前面要过演武场!你要是被人看到可就不好了。我爸……我爸一定会相信我的!”

药尘冷哼一声,什么也没说就回了戒指里。

而此时萧熏儿那只被闪开的手变得冰冷又炙热。一缕陌生而强大的斗气此时正在她的这只手里肆虐。这无疑是一种痛苦的折磨,或者说是一种针对痛苦的锻炼,如此的难以忘怀却又不足以让她露出什么异样来。

这难道是……族里的警告吗……

她不确定,也不敢赌。萧炎确实是个好哥哥,可是他不一定是个好的联姻对象,也不一定能恢复那天才般的潜力。毕竟她之前来到这偏远之地,除了寻找陀舍古帝玉,又何尝不是为族中多寻找一份激活血脉的希望?

身在古族,就必须要有身为古族人的觉悟……

毕竟这个大陆,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斗帝出现过了。而萧炎这个如今名不符实的天才,则是实力最弱,最好拿捏的萧族中人。而当年萧玄陨落后,萧族便已经没落。要不是族里的那群老顽固把萧族赶走,她古熏儿怎么会到这小地方来?

虽说在这里能遇到萧炎哥哥是件实实在在的大好事,可……在这大陆上,实力才是一切。她必须要进步,要努力,要让那群人看着她——古薰儿,古族的天之骄女——在这种天地灵气贫乏的地方修炼,也能用修为碾压他们。

萧熏儿用自己的斗气将那外来的斗气镇压在指尖,转过身用另一只手挽住萧炎,巧笑倩兮的拉着他向演武场走去。

“萧炎哥哥,要是他们发现你的实力恢复了,一定会很惊讶的!”她俏皮地吐下舌头,带着骄傲的笑容拉着萧炎走向演武场。

“小家伙,我可只能伪装气息,不能帮你伪装实力啊。看你这小身板儿,为师我有心无力啊!”药尘偷偷摸摸的传音到萧炎耳边,比之萧熏儿的声音慢了一拍响起。

“啊?!师——是的吗?”萧炎下意识作出一副要哭的怂样,却又想起萧熏儿还在身边,便竭力挤出一个笑容,把整张脸都扭曲的不成样子。

“啊哈哈,哈哈,那个什么,熏儿啊,你说,我这才刚醒,应该先去拜见我父亲对吧,怎么能先去演武场呢?毕竟不是有句话叫么‘百善孝为先’嘛!”

“‘百善孝为先’?萧炎哥哥的文采真不错!”萧熏儿笑眯眯的挽着萧炎的手,步履随意轻快。但若是有人细细看去她走过的地面就会发现,这女孩儿走过的石板路上,都留着一些石板被脚尖碾磨过的粉末。

——原来那奇特的斗气又发作了。

萧炎傻笑着挠挠头发,拉着萧熏儿在进演武场之前拐了个弯,麻溜的去了厨房放回食盒。又拉着萧熏儿抄了萧家园子里的小路,一路无话的走去萧战的书房。

萧熏儿的手被他拉的紧紧的。高烧尚未完全退去的少年手掌是温暖而干燥的,那温度从他手上传到了她手上,使人莫名的安心下来。似乎萧炎的手有着什么奇特的功效似的,怪异的疼痛也停止下来,那道外来的斗气渐渐消散。而那道斗气最终留下的一点冷意被萧熏儿存在了小指指尖,想必以后对敌能来个出其不意。

直到萧战书房门口,萧炎这才松开萧熏儿的手。他对着萧熏儿做了一个鬼脸,才一副猥/琐的样子踮着脚尖踩着小碎步,悄悄溜到书房门前,将耳朵贴在木格雕花的纸窗上。

萧熏儿看着萧炎那搞怪的动作和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她捂着嘴低下头肩膀抖动着,漂亮的大眼睛里却落下眼泪来。

萧炎眼角余光瞄到了萧熏儿笑得一抖一抖的,这才转过脸呲牙咧嘴的揉着自己可怜的手臂——不用想,肯定是青了好大一片。他虽然不知道熏儿为什么会突然这样,但是肯定和师父说的“背景深厚”没得跑。这种时候,当然不能问人家怎么了,而是要好好的安慰她。

想当年,他也是安慰过……谁?

他只记得一个模糊的剪影了。似乎她在用甜腻的声音说“最喜欢哥哥了!”,又故意沙哑着嗓子喊“小爷我可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女汉子!”。

是的,他记得那是那个人故意做出来的腔调,而非她本身的清越嗓音。

但是是谁呢……他已经不记得了。

在斗气大陆的这些年,他早已放下了前世的记忆,因为他冥冥之中有一个预感——他回不去的。可是这个地方总有些东西,能够让他回忆起那个车水马龙的新新世界。

总是说养育之恩大于生育之恩,可他终究无法放下过去,无法真正的融入这个世界。

变强是为了早逝的母亲,是为了辛劳的父亲,是为了体贴的熏儿,是为了这个养育了他的萧家,更甚者,是为了那个有求于自己的奇怪灵魂——偏偏没有他自己。

萧战虽然只有大斗师的实力,可窗外有几个人还是听得出来的,尤其是其中一个是他唯一尚在家中的幺子,刚刚发过一场高烧的萧炎,另一个是天赋卓绝的萧家旁系萧熏儿的时候。

他客气的把坊市主管从另一边的门请了出去,然后打开这边的门,惊诧的发现这两个小孩子都是如此的……行为怪异。

一个靠在他的窗边,一脸落寞怀念双眼放空却还做着偷听的猥/琐动作,一个站在他的后院里,蹲在地上低着头,也不管一头青丝挂在了他久未修剪的小灌木上。

“炎儿?”萧战先伸手去拍了拍萧炎的肩膀,却被猝不及防的一个过肩摔就被反手压到了青石板地上,吃了一嘴尘土。

“哎哟!萧炎你这小兔崽子,连你爸也敢坑!”

“老爸你的腰没事吧!”萧炎直到用膝盖压住萧战才回过神来,猛然意识到这里是斗气大陆,没有小擒拿手,没有军/方格斗术,也没有什么特种兵的存在。

是他太沉溺于过去了。

评论(5)
热度(26)
© 改名狂魔阿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