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咸鱼。

【尘炎】相知莫问 02

ooc高亮
感觉不能驾驭好药老的性格有点方
以为lo不会有人看呢
平安夜快乐

--------------------------


Chapter 2

萧炎高烧不退整整三天,真是愁煞了萧家的两个人——大概也只有这两个人吧——萧战和萧熏儿。

药尘却是镇定自若得很,一个魂在自己的纳戒里挑挑拣拣着各类斗技,好给自己的宝贝徒儿一个惊喜。至于这小小高烧么,倒是无妨,也正好为小家伙恢复实力做个预告。

自从他发觉自己重回了萧炎的少年时期,心里的那颗种子就抑制不住的抽芽生长。偶尔探查一下外界,却冷不丁看到萧熏儿焦急担忧的清丽面容,更是刺激得这种子扭曲变形。

这是一个暗淡无星的深夜,风也静止了,只有尚未完全褪去的冬日寒意还在这个萧条的院子里存留着,带来一片寂静。

夜里服侍萧炎的侍女早早就去睡了,毕竟就算一个侍女,也知道萧炎的废物之名的。更何况,现在还有这娇生惯养的萧炎小少爷在得知自己依然是斗之气三段之后,就发了疯似的跑去后山,结果发了三天高烧的蠢事。

后半夜里,药尘慢悠悠的从萧炎胸前的戒指里飘出来,挥手一道斗气弹进萧炎体内,他这才悠悠转醒。

萧炎的双颊烧的通红,黑色的眼睛越发明亮,大抵是这夜晚唯一的两点璀璨星光。他本想要独自下床倒杯水喝,却冷不丁腿一软,趴倒在冰凉的地上。而药尘则整好以暇的看着脸朝地,一副狗啃泥样子的萧炎。

“那么……你想好了吗?”

药尘一边眉毛挑起,红色的眸子闪着不怀好意的光芒。

“我……自然是选择拜您为师!”

萧炎从冰凉的地上坐起身,一脸无奈的笑容。他的嗓音还很沙哑,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决心。

“我的实力太弱,太弱了。您的出现让我意识到,这个世界弱肉强食的规则是那么铁血和无情。没有实力,就没有权力,没有能惬意生活的资本。”

一力降十会,说的就是斗气大陆。

“我要成为强者,站立在斗气大陆的巅峰!我来,我见,我征服!”他声音虽然沙哑粗糙,却有着远超同龄人的坚毅。

药尘似笑非笑的看着萧炎,一抬手用斗气把他运回床上。他心里却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就算萧炎在这两年里受尽了白眼嘲笑,作为一个娇生惯养的前天才,也不可能有如此坚定的信念——倒是像个大人一样,有理有据得很。

他低头盯着萧炎露在被子外的手,嘴角抿着疏远淡然的笑,将怀疑深深掩埋在心里——小炎子,你有太多我不知道的秘密了。

“说的倒是挺好。不过小家伙,就你这发了三天烧,娇弱无力的模样,能承受日后的磨练么?”

小小的杯子凭着药尘的斗气,空运到了萧炎手上。而萧炎看着药尘如臂指使般熟练的操控斗气,两颗眼珠惊讶得都快要掉出来了。他眼神一错不错的盯着茶杯在空中晃晃悠悠的轨迹,眼里是想要变强的熊熊火焰。

他愤怒的握着拳头挥舞起来,扯着嗓子道:“我自己选择的路,就算会粉身碎骨我也要走下去!”

此刻他那超乎常人的坚毅被少年人的冲动所掩盖,药尘恍惚间看到了许多年前的自己和萧炎。

那时候,他尚年少,他未老。

药尘温和的笑着,伸手摸了摸萧炎毛茸茸的脑袋,依然是径直穿了过去。萧炎冷不丁地脑袋一冰,刺的他往后一滚,“咚”的一声闷响撞到了墙上。

“好,你萧炎,从现在起,就是我药尘的徒弟了。唯一的,我的,徒弟。”

他笑眯眯的看着半眯着眼的萧炎揉脑袋的蠢样,咬牙切齿的念出了最后几个字,一槌定音他的去向。萧炎张嘴想问药尘为什么重音那么奇怪,但是看着他那奇怪的模样,张了张嘴却只说了一句话——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此刻天际已经泛白,浅淡的霞光和着一轮红日从远方的山林里跳出来。药尘的世界似乎也是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几只小鸟在屋顶上叽叽喳喳,小爪子踩在房顶的瓦片上,一蹦一跳的。在耳房睡着的侍女还没有醒,而一个轻轻的脚步声已经靠近了这个落魄的小院子。再远些,那些刻苦潜修的萧家族人已经在演武场上活动开了,呼喝之声不绝于耳。

萧熏儿眼下挂着淡淡的青色眼圈,长发有些凌乱,衣服整洁的就像一夜没有躺下。她手上提着一个精致小巧的红木食笼,快步走进了院子。

她径直走进了萧炎的卧间,对着醒来的他露出一个失而复得的喜悦笑容——

“萧炎哥哥!你醒啦!”

萧炎无措地抓了抓头发,只得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以表示自己一切安好,不用担心。

萧熏儿在一侧的桌上放下食笼,伸手去探萧炎的额头。少女温热的手上有薄薄的茧子,那是练习剑术所磨出来的。但是却如此真实,不似另一双虚幻而冰冷的修长双手。

“萧炎哥哥,你的烧怎么还没有退?”

萧熏儿收回手,疑惑的看着双眼熠熠生辉的萧炎。

“熏儿,没事了。”

萧炎伸出一只手,揉了揉萧熏儿的脑袋,脸上是自信满满的开朗笑容,眼中蕴着关切之意。

“你这小妮子,是不是昨晚上又熬夜了?”

萧熏儿坐在萧炎床边,伸手捉住那只在自己头上揉来揉去的手,委屈的瘪瘪嘴。

“萧炎哥哥,你怎么总是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儿呢,害我和萧战叔叔天天担心你。”

“好啦好啦,说不过你,这回确实是我的错,没有提前和你们说一声。”

萧炎歉意的笑笑,气势却猛地一涨。

“哎?萧炎哥哥你突破了!”

萧熏儿略一查看,发现萧炎已经到了四段斗之气。药尘传音到萧炎耳中,萧炎把一张面皮绷得紧紧的,生怕被萧熏儿看出有地方不对。

“小家伙,美人在怀,可要坐怀不乱。你这妹妹背景深厚,为师可不想被抓去做实验呢。”

那戏谑轻佻的语气贴着他的耳朵钻进耳蜗里,就像一条冷冰冰的小蛇在滑行。

“啊哈哈,哈哈,熏儿这都被你发现了啦。”萧炎语气有点僵硬,但欣喜的萧熏儿并没有发现这个小小的不对。“我现在要换件,换件衣服去见父亲,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好,我都听萧炎哥哥的。那个食盒里是我自己做的粥,哥哥要尝尝看哟。”

萧熏儿站起身,歪了歪头,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就转身走了出去,临走时还贴心的关上了房门。

“唉……吓死我了。”

萧炎抹了抹自己头上不存在的汗水,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

“徒儿,别放松的太早了,你还有一件事情。你那四段斗之气,可是为师我耗费灵魂力量替你伪装出来的。”

药尘的身影在空中慢慢浮现出来,早晨的阳光穿过他半透明的身躯,留不下一点痕迹或者阴影。

“也就是说,徒儿你现在不仅得尽快提升到四段,还得勤加修炼,修补为师的灵魂力量。”

“啊?!师父你别坑我啊!”

评论(2)
热度(59)
© Cairngor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