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长弧。

【方狄/煜爱】三月雨

一个中元节相关的短篇

我特么还没写作业真是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然而我还是挪不动脚去写作业开学天台见吧大家


01


“细雨坠,烟水蒙蒙微醺谁人醉;春风吹,山路重重飘渺难回……”


“……又是一年春,花季里;随风飘零无踪迹,时光匆匆离去,寻觅……”


“……到如今,重唱此曲却已无你;莫叹息,我再舞一曲你意乱情迷;空余忆,良辰美景多可惜……”


“……睡梦中此情可追回……”


“……仲春期,轮回百转只为你;三月雨,千丝万缕长相依。”


似有少女温婉轻柔的声调回荡在临水的一处楼阁,有些不合群的银灰色头发留着两根长长的麻花辫,仿古的浅绿色裙子有着一副长长的水袖,少女身形轻盈,舞动水袖,长袖翻转间是掩不下的哀愁。


本煜听着这个调子,微微有些晃神,好像在以前,也有一个人在他身边唱这么悲伤的歌。


然而从旁转身抱琴而出的红衣少女却扰乱了他放空的思绪。


想什么呢,赶紧把这个视频的后期弄好吧。


(歌词来源:洛天依-三月雨)


02


方起鹤飘荡在空中,低头仔细看着自己衣衫整洁嘴角含笑的尸体,耳畔却慢悠悠的浮起白元芳恶狠狠的诅咒。


不过咒他不得好死,不得全尸罢。


那时候狄仁杰明明是同仇敌忾却又有几分犹豫的神色真真是取悦到他了。


如此想必,他死了后,狄仁杰也不会忘记他吧?对了,还有白元芳,毕竟自己可是留了全尸呢。


想他方起鹤,自幼孤身一人,唯师父与诸葛王朗堪堪两人能将他记在心上,现在多了个狄仁杰并一个白元芳,也算是一大进步。


清晨送饭时方才有两个狱卒进来,以一席破旧草席随意裹了方起鹤的尸体便扔到了一辆老旧骡车上,慢悠悠的运向了城外的乱坟岗。


方起鹤却并未跟着自己的尸体一并行动,既然自己已经死了,那自己便与这躯壳再无联系。


他晃晃悠悠的向着皇宫飞去,长安城嘈杂而活力的一天才刚刚开始,只有鸡鸣还那么明显。


飞到一半,却被荒腔走板的歌声吓得差点儿一头栽倒地上。


仔细一听,却是狄仁杰沙哑着嗓子,偶有破音,更时不时有微弱的琴声和着歌声。


如今白元芳与白洁回了白家处理父母身后事,狄仁杰便独自一人蜗居在他那小院子里,无事就摸一摸先前在皇宫赴宴时临时抱佛脚学的古琴。


亏诸葛王朗消息灵通,不然他还不知道自己亲手磨了好几年的古琴被这暴殄天物的家伙拿走了。


“……却只染得半纸凉薄;想你我,山遥水远,为谁镇山河;尘嚣过,独身长伴终年雪落……”


方起鹤踌躇半天,最终还是转身飞向狄仁杰的宅院。


清晨阳光下,这家伙一屁股坐在院子里桃花树旁的小小围栏上,竹制的篱笆被压倒在地,把桃花树的树干刮出几道伤痕,逼下几个粉嫩嫩的花苞。他脚边摆着几个空空如也的酒坛,酒坛上残留的泥封过了一夜却还是湿润如初,也不知是酒撒在上面了,还是狄仁杰吐在上面了。


他盘腿坐着,黑色的长衫被垫在了屁股下免得被竹篱笆硌到,腿上放着一把古琴,琴面无甚花纹,琴尾则是几道随意的按着木头纹路来的祥云纹。


“……望尽天涯处,是你,我曾隔千里相挈;西湖水碧,数星渔火,借十里烟波遥问君可安好……”


咦,难不成狄仁杰有一个身在江南的挚友么?


方起鹤听着听着,倒是对词起了兴趣,至于狄仁杰胡子拉碴失魂落魄的模样与荒腔走板三不着两的歌声么……


他是鬼,不能理解人的歌。


而且那个江南的挚友,想必关系极好。


方起鹤轻叹一声,一个闪身躲在了狄仁杰家的屋檐下,阳光已经开始带着点点灼人的温度。


狄仁杰怎么总是有这么多朋友呢。


“……勘破生死却参不透你;佛说,人有七苦,一苦谓之求而不得……”


“……不问江湖清与浊……”


“……腰间酒,犹尚存那人余热;桃花落,谁在轻言不可说。”


(歌词来源:剑三同人歌曲,不可说)


03


【地图皆以剑三地图为准,关于习俗请自由的无视_(:з」∠)_想想那个时候应该没有纸币这种玩意儿】


很快就是清明。


方起鹤跟着狄仁杰,栖身于他腰间的玉佩上。那玉佩,也是他从方府得来的,鱼戏莲叶的样式。


(玉养人,应该也能养魂吧?)


狄仁杰却难得骑了马,向着城外的抚琴台奔去,还提着一包鼓鼓囊囊的东西。


方起鹤不会像个跟踪狂一样天天尾随狄仁杰,自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只等到了抚琴台,便会有个分晓。


狄仁杰却在快到抚琴台时,调转马头,按着偏枫华谷的方向跑进了山林。


山林中没什么路,不好跑马,狄仁杰只得把马解开,拿上那一包鼓鼓囊囊的玩意,让它自个儿回到抚琴台去,等他。


一路上走走停停,方起鹤又无法与狄仁杰说话,便是一路无话。唯鸟鸣与树叶婆娑声和着初春的暖风回荡在林间,初春还没有多少虫,自然是听不到蝉鸣了。


狄仁杰走走停停,最后总算是一屁股坐在一个坟墓前边儿,背靠着墓碑,就这么打起了瞌睡。


他双手横抱于胸前,低着头一点一点的,像是鸡啄米一般,最后头低的狠了,又一下子惊醒,“蹭”的就站了起来。


狄仁杰这才打开那一包东西,是一串开元通宝,和一壶酒,并方起鹤可怜的古琴。


他站在墓碑前,把那一串开元通宝都撒到那墓上,金属制的钱币落在泥土里,悄无声息。山林中少有能直射下来的阳光,这墓却是在这林间的一片空地上。


方起鹤从玉佩中飞出,立在一棵树旁,身上还是那件浅色紫边的长衫,并一套清淡的衣服。


他却莫名奇妙的发现,平日放钱的荷包却重了些许。再抬头看向狄仁杰,他已经退开,那墓碑上却以狂草写着“方起鹤”三个字。


是诸葛王朗的字。


狄仁杰却又是盘腿坐下,膝上放着那把质朴的琴,又开始唱那天荒腔走板的调子,和那天颇有几分新意的词。


04


狄仁杰死了。


寿终正寝。


一个温暖的午后,在那颗几十年的老桃树下,方起鹤坐在屋檐下的阴凉处。狄仁杰看不见方起鹤,他只闭着眼感受树荫间漏下的细碎阳光,听着院子外面小孩子的笑闹声,沉沉睡去。


再不醒来。


彼时他已是垂垂老矣,整日过着饴宜弄孙的小日子,偶尔和诸葛王朗斗一斗嘴,和白元芳去郊外走走,只是再没去过抚琴台的那片山林。


诸葛王朗也老了,结婚生子,到最后也只是年年清明并中元命人在那里放上一壶好酒,两三供品。


白元芳只会道方起鹤死的好,只不过时间磨平了棱角。他再不会要满世界追杀,只不过乐呵呵的抱着孙子给他讲当年的那些故事,然后极尽所能的抹黑方起鹤。


都老了,只有他一个人还停留在那段鲜明如昨的旧时光。


05


方起鹤看着狄仁杰有些反应不过来却故作镇定的魂,翩翩离去,连鱼戏莲叶的玉佩也没拿走。


那已经不再是他的了。


方起鹤开始到处走,以鬼魂的身体去看尽世间万物。


原先只是华夏。


后来金兵入关,他便跟着海船去了爪哇等地,又去了欧罗巴。


回来时却又看着清军入关。


他最后还是和朝拜的英国使节一同离开,不想再看见自家山河被这群鞑子破坏的模样。


再一转身回来,却已经换了个新的朝代。


06


方起鹤还是那身衣服,他知道如何去向冥间,亦有足够的冥币,只不过不想换下罢了。


他的时间已经定格。


只是那一日,他闲来无事去了长安,趁着夜里去了抚琴台。


却死活找不到自己的墓了。


这一块早已改建成了公墓,他这千年前的孤魂野鬼自然难得找。


直到快天亮,他才迫于无奈躲进了树林里。如今他不怕阳光,但是这滋味依然不好受。


看着树干上来来回回的蚂蚁打发时间,方起鹤的荷包却莫名奇妙的变大起来。


他把荷包里最撑位置的东西拿出来,却是冥币。


最不值钱的那种。


这些年冥间通货膨胀的厉害,这些冥币怕是还没有他那开元通宝的铜钱十分之一的价值。


他也不顾阳光灼人了,径直飞了出去。


是个老头子烧的。


那老头烧给自家儿子的,还捎带给附近的“邻居”一些。


想来他的墓就在这附近才会如此。


老头口气颇为无赖,放在这老头儿的身上倒是有几分可爱。


方起鹤挑了挑眉,这口气,怎么有点儿像狄仁杰呢。


那老头下山时,手里还握着两个玉球,方起鹤便溜了进去,随着老人离开了。


游荡这么多年,也该回家了。


07


老头和狄仁杰一样,也是睡过去的。


不过北京的四合院里没有桃花树,葡萄架倒是有老大一片。


老头只有一个孙女儿留下,是个英姿飒爽的少女,武力与白洁不相上下,智商可就高了很多。毕竟四九城长大的孩子,勾心斗角总是不会少的。


老头也是迷迷糊糊就去投胎了,方起鹤没多想,只不过默默等着狄仁杰转世回来。


他不想转世,因为这些记忆都弥足珍贵,让他舍不得转世。


人算却不如天算,这一年的中秋节,老头那个颇有些男孩子气的孙女儿结婚了。


那个孙女婿请了个神棍做法,方起鹤嗤笑一声,不以为意,却没想到这神棍倒是有些本事。


能强制让他转世。


方起鹤看着那神棍傻不拉几的笑容,烦闷透顶,又想起那个智商为负的白衣侠客。


与他身边一脸奸笑的黑衣书生。


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硬是生生把那神棍也拖进了去冥间转世的路。


至于那见鬼的孙女婿吓得屁滚尿流的模样,他倒是不在意了。


08


本煜揉揉眉心,电脑里还放着洛天依的歌声,不过不再是三月雨了。


这个舞蹈视频的后期是自家好友夜帝拜托的,南北组的三月雨水袖舞,他忙了快一个星期才弄完。弄得他这星期的CD也没清,团里人都哭喊着要自己回去指挥。


上了QQ把视频发给夜帝,被师门群里的轰动场景吓到的本煜,斟酌半天,最后还是点开了那个罪魁祸首发的视频。


剑三全门派•不可说(改编自三月雨)


本煜又神色恍惚起来,总觉得,这词好熟悉……


QQ的消息声音却把他拉了回来,他发现他似乎错屏了,本该发在群里的消息却发给了夜帝。


夜帝回复他了一串数字,是那个歌手的yy频道,还说今晚有歌会。


本煜想了想,还是进了yy频道。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音箱里传出来。


“夜安,我亲爱的。”


————————————————————


有些私设xd

老头是狄仁杰转世神棍就是白元芳转世无误

本煜和小爱是方起鹤与狄仁杰转世无误

然后本煜与方起鹤性格出入较大是因为环境问题

私设小爱就是不可说歌手兼作词但其实这首歌是思慕刻出品叫啥啥喵的歌手唱的(原谅我只爱听歌不爱记歌手名字吧)

妈个鸡在不写作业我连七夕任务都做不完了。

开学消失的节奏


评论(4)
热度(16)
© 改名狂魔阿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