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咸鱼。

【方狄】暗黑50题 1—10

嗯不想更新民国的

所以找题来写

然而写了一天才写到九

用电脑来写十好了

打了狄白本煜小爱的tag其实基本没有

顶锅盖逃


==============================

01.恨  



 

“方起鹤,我们,来日方长。”  

 

狄仁杰低声笑着,像是破旧的风箱低沉的呻吟着,慢慢放下了拳头,毫不在意上面粘着点点方起鹤嘴角的血迹。  

 

方起鹤看着狄仁杰笑,也笑了起来。他看着狄仁杰黑色的瞳孔,在阳光的照射下变成了深棕色,带着彻骨的恨意。  

 

确实狄仁杰应该恨方起鹤,谁让理论上是他杀了白元芳和白洁呢。  

 

方起鹤抬手抹去了嘴角的血,轻轻低头嗅了嗅,血的铁锈味弥漫在指间。  

 

他的眼睛里是他自己都没有料到的狂热。 

 

 “哈,有趣,哈哈哈哈,有趣,有趣!”  



 

02.吊死  

 

“方起鹤,你总算是死了。”  

 

狄仁杰站在小小的囚室里,抬头看向囚室中间的一具尸体——那是方起鹤。  

 

方起鹤脖子上挂着三尺白绫,就像那些被赐死的妃子一样。他低着头,面前的两根须须无力的垂下来,身上衣服还是那日对决所穿的,依旧整齐,只是这几日的牢狱之灾亏待了这一身好料子。  

 

要是这世上有鬼魂,方起鹤一定会站在自个儿的尸体旁边,遗憾的想,“这死法太不装逼了。”  

 

然而这世上没有鬼魂,至少狄仁杰不相信它们。  

 

所以他站在方起鹤的尸体前感慨万千,又细细检查一边方起鹤是否真的死了,然后和白元芳一同离开大牢。  

 

却独独忽略了他内心里的那一点点颤动。




 

03.荆棘海  

(承接上一题)  

 

狄仁杰觉得自己最近心脏有问题。 

 

不然怎么一路过已经查封的方府,心里总像是有什么带着尖刺的东西,绕紧了心脏收缩,疼的人无以复加? 

 

也许是愤怒吧,没能救回白家二老的愤怒。  

 

但是随着时间过去,这疼痛却越发明显。 

 

也曾请过太医,寻访过民间圣手,都是一句话——“此乃心病,药石无用耳。”  

 

心病,好一个心病。  

 

于是狄仁杰把白元芳劝回了京城,自己开始漫无目的的四处游历。  

 

也许哪天就能碰见那个心病了。  

 

然而他亦清楚的知道,那块心病早已吊死在了昏暗狭小的囚室里,再无解药。  



 

04.恸泣  


 

“方起鹤!方起鹤你他妈睁开眼睛看一看我啊!”  

 

狄仁杰跌坐在方起鹤旁边,雨水把他们俩身上的血迹冲刷到地上,聚起小小一滩血红色的水。  

 

他看着方起鹤身上细细密密的伤口,全是暗器造成的。以他的武功,本来可以躲开的,但是……  

 

“你他妈有本事救人,你他妈别一命换一命啊!”  

 

方起鹤毫无反应,雨水把他的两根须须冲到了耳边都没有在意。  

 

“方起鹤!!!!!!!!”  

 

狄仁杰嘶吼着,雨水打在他脸上,落下的却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了。  


 

05.绝望  

 

“哈,哈哈,狄仁杰,你这个废物。”  

 
 

他自言自语着,脸上挂着公式化的微笑,眼神却不知道放空到哪里去了。  

 
 

“你啊你,保不住白元芳,保不住白家两位长辈,就连白洁你都保不住,你不就是个废物嘛。”  

 
 

狄仁杰游魂一般走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拐过来拐过去,最后还是走回了狄白侦探事务所。  

 
 

要我怎么办?  

 
 

要我怎么办!  

 
 

上天你想让我怎么办?!  

 
 

怎么办啊……  

 
 

狄仁杰蜷缩在院子里的桃花树下,闭着眼希望就这么睡死过去,却又在闭上眼的那一刻猛地睁开眼。  

 
 

他一闭眼就是白元芳和白洁的脸。  

 
 

于是他就这么睁着眼,连眨眼也不敢,弄的眼睛通红。  

 
 

一双微凉的手轻轻从背后绕过脑袋,合上了他的双眼。  

 
 

“怀英,这不是你的错。白家不过是为了武皇献身罢了,同我一起离开吧……去代他们看这华夏大好河山。”  

 
 

看狄仁杰没有挣扎,也没有吵着要睁开眼睛,方起鹤压低了声调,放柔了语气。  

 
 

“这世间烦恼诸多,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们又何须以仁义对天地万物?”  


 
 

06.复仇  



 
 

“我是傻过,但是我尚不是你能洗脑的!”  

 
 

狄仁杰双手抱臂,笑吟吟的看着因为药物软倒在地的方起鹤。  

 
 

“啊呀,被抓住了,这下该怎么办呢……” 

 
 

方起鹤不紧不慢的说着,似乎全然不把狄仁杰的威胁放在心上,还笑了一笑,“你要杀了我吗?”  

 
 

“我这是替天行道!”  

 
 

狄仁杰从桌子下摸出一把匕首来,那还是方起鹤送他的。  

 
 

“好啊,不过麻烦你把我杀的好看一点。”  

 
 

“你!”  

 
 

狄仁杰看着面前的仇人并没有出现如同自己想象的行为,不禁气短。  



 
 

07.多重人格   




 
 

黑暗的客厅里响起开门的声音,楼道的光泄进来,模糊的描绘出门口高大的身影。  

 
 

“张本煜?”  

 
 

刘浩坐在沙发上,一只脚翘在茶几上,脚踝肿得老高。一股红花油的味儿在空中弥散开来。

 
 

“嗯。”  

 
 

张本煜轻轻应了一声,抬手打开了客厅的灯,关好门。他低着头,微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看不清是怎样的神色。  

 
 

刘浩长松了口气,“本煜啊,精分是病,得治。”  

 
 

“这段时间比较忙,闲下来就去看心理医生。”本煜温和的笑笑,“反正这事儿也就你我知道,没事的。” 

 
 

然后他把医院的化验单放在茶几上,坐在了刘浩旁边,“你的化验单。” 

 
 

一段沉默。  

 
 

“有趣,确实有趣。” 

 
 

 张本煜又开口了,只是这语调语气都已经不再是张本煜,而是方起鹤。  

 
 

“你和他,很有趣。”  

 
 

方起鹤撑着下巴,整好以暇的盯着刘浩。 

 
 

 “狄仁杰也就是老犯头痛的毛病,你怎么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的?观察力也弱了很多。你没发现来的是方起鹤,不是你的张本煜?”  



 
 

08.屠杀  




 
 

狄仁杰没能劝住白元芳,只得站在那个桃林里,看着血色纷飞。血液顺着尸体渗进了泥土里,在桃花的映衬下,染成了漂亮的暗红色。  

 
 

“哥!哥!白元芳!你快停下来啊!”  

 
 

白元芳充耳不闻,只是拿着剑屠杀着李瑶的人手。只见得血花飞溅,一身白衣几近成了血衣。  

 
 

白洁也劝不住他,想要施展针法把她哥定住,却被白元芳冷不丁的一个瞪视吓在了原地。  

 
 

那个眼神里,杀意几乎要凝炼为实体,让人觉着遍体生寒。  



 
 

09.迷失  



 
 

一片茫茫的雾,不知道出口在那里。  

 
 

“你是谁?”  

 
 

一个飘渺的声音远远的传来,他下意识的抬腿向声音的方向走去。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是谁?再说了,我堂堂大唐的大理寺少卿,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狄仁杰,你居然不认识?”  

 
 

狄仁杰从怀里摸出一个金镶玉的大烟斗把玩着。  

 
 

“你来自哪里?” 

 
 

“嘿!你这查户口是吧?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并州太原人是也!(山西太原)” 

 
 

“你要到哪里去?”

 
 

“我就住在长安城,暂时没想回家,又不是过年。不是我说,这位说话的……大哥,你好歹给我指一条路啊?” 

 
 

狄仁杰依然游荡在漫天迷雾之中,雾里却隐约有了一座房子的模样。 

 
 

“你来了。” 

 
 

方起鹤微微一笑,起身去开门。 

 
 

---------------------------------

 
 

“哥,这可怎么办啊?狄仁杰还不醒。” 

 
 

白洁忧愁的看向白元芳。 

 
 

狄仁杰则躺在床上,双目紧闭,嘴角却有一点若有似无的笑意。 

 
 

“不知道……不如我们发告示寻找方起鹤吧?是他下的药,他肯定也有解药。”  


 
 

10.叹息 




“狄仁杰,我以为再怎么蠢笨,不至于如此,你却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啊......”

 

方起鹤看着瘫倒在一旁的尸体,淡然一笑。


“可就这股傻气最是好玩,可惜你不在了。不如,让他们下去陪陪你怎么样?”


方起鹤伸手闭上狄仁杰的双眼,起身,杀意澎湃的看向一群来人。


===================================


嘛,没啥写后感

就是......

妈蛋我要江郎才尽了

民国的估计会变成神坑= =


评论(14)
热度(35)
© Cairngor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