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咸鱼。

【方狄】千山风雨 01

    Chapter 1


    “我就怕我的参谋是个纸上谈兵的,死人都看不得。”


    1927年6月

    

    上\海 醉仙楼

    

    两个人选的是靠街的雅座,普通的红豆杉八仙桌,倒是有扇古香古色的酸枝木屏风,只是房间角落有个不合调儿的衣架子,上边儿挂着两件土黄色的军装。桌子上蒸三鲜还冒着热气儿,另有水晶虾仁、蟹粉豆腐、扣三丝等等本帮菜,还有一壶刚从地下冰库里拿出来的竹叶青渗着点点凉气。

    

    小二上完了菜就安静的下去了,没敢多说什么,也没有怕的手抖。狄仁杰和白元芳是这店里的常客,总点这一个包间,也不爱赊账,就是来的次数不多,没办法,驻地太远。 

    

    “狄参谋,新来的少校长啥样儿啊?有没有我帅?”白元芳见到没人了,一只手就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另一只手拿着筷子在指间转来转去,腆着脸笑嘻嘻的问,又扒拉下桌子中间那盘用青花瓷盘子放着的水晶虾仁,“每次到这边儿都得这副打扮吓人,我都快烦死了,不过这家的水晶虾仁可好吃啊。” 


    “白上尉,新来的少校我知道长啥样——但是——我就不告诉你!就请本帮菜——也太小看我大名鼎鼎的狄参谋了。”狄仁杰摇头晃脑的拖长了调子,看着白元芳不再关注那盘水晶虾仁而是自己的话,下手快狠准的夹走了好几个虾仁,“那你就带着你家警务兵穿便服呗,不过身上钱包被偷了我可不负责啊。” 


    “嘿!狄仁杰你可不道义啊,居然这么诅咒我。”白元芳白他一眼,手上果断的把一只虾仁夹进自个儿碗里,“不给我八卦也就算了,你还抢我吃的,夺妻之仇不过如此啊!”


    “白元芳你这么大个人就为只水晶虾仁你至于嘛,难不成你打算娶水晶虾仁为妻?”狄仁杰说着就打算再夹一只走,筷子才到半空白元芳就急了,伸出筷子去挡,木筷相碰的清脆声音就像古代侠士过招一样,筷子在空中划过几道弧形痕迹。


    一个没注意,狄仁杰的筷子打到了酒壶上。

    

    眼看酒壶就要带着一壶竹叶青摔到地上粉身碎骨,白元芳一个抄手把酒壶带了起来,只是这一打岔,水晶虾仁又被狄仁杰夹走一只。 


    “狄仁杰,我要娶妻少说也得长我妹那样儿的,哪会娶水晶虾仁呢!还有你住手!那是我的水晶虾仁!”白元芳把酒壶放好,发现盘子里的水晶虾仁已经没有多少了。 


    “不,这是我的水晶虾仁。而且就你妹的长相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智商是很有问题的。”狄仁杰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你想啊白元芳,你今天请我出来就是为了问我新上校的事对吧,这一桌菜是你请我的酬劳对吧。”

    

    狄仁杰顿了一下,吃掉一只虾仁,放下筷子拿起酒杯抿了一口竹叶青,整个口腔都是火辣辣的,盖过了虾仁的味道,偏生竹叶青又是冰冰凉凉的,更是别有一番风味,“所以说啊,这桌子菜都是我的。但是呢,白元芳你谁啊,我狄仁杰的朋友啊,所以这桌菜我能让你吃。”

    

     白元芳想了想,好像也是这么回事儿啊,他不就是今天找狄仁杰出来八卦的嘛,难不成是联络感情?他们俩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又是从他毕业起就在一个连里,用不着啊。

    

    “那就谢谢你了呗,狄仁杰。”白元芳倒是真心实意的道谢了。

    

    狄仁杰听着白元芳的话,一口酒差点儿没把自个儿噎死。白元芳这孩子也太实心眼儿了,骗他都没意思,这家伙以后要是找个聪明的媳妇可就惨了。

    

    “那好吧,我跟你说啊,这新上校呢,叫方起鹤,据说是德\国留学回来的高材生,年方二十一,没有未婚妻,喜欢他的女孩子倒是一大堆,传说他爸在党国的地位啊......”狄仁杰悄悄比了个大拇指,两个人都是一副心领神会的猥琐笑容,然后两个人就一起笑起来,“哎嘿嘿嘿嘿嘿......”

    

    两个人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夹着菜,抿着冰凉的竹叶青,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北\伐的战事如何,武\汉\政\府和南\京\政\府到底听谁的,租界里最近又闹了什么事,那些印度菠萝头又闹了什么笑话(租界警\局里有英\属\印\度的警\察)。醉仙楼不在租界里,窗外不是繁华的街道,是青石板路的大街小巷。北\伐\战\争尚未结束,但是上海已经稳定下来,恢复了她的金碧辉煌。至于租界里,则像是天塌下来都没事儿一样,仍然是夜夜笙歌。

    

    所以狄仁杰和白元芳都不爱去租界里凑热闹,夜总会里确实是有漂亮姑娘让人享受,但是后台大的也多,可能惹上的麻烦也多。狄仁杰懒,白元芳智商低,干脆不去,从根本上杜绝可能性。

    

    “报告长官!”门外的警\务\兵敲了敲雕花木门,“现在已经两点了!” 

    

    “小谢你不要这么激动嘛,哟,两点啦?我下午还要和新上校汇总工作呢我就先闪了!”狄仁杰将碗里的水晶虾仁一并塞进口里,急忙起身去抓军装,“把远方你比玩几把注意勤咋卖地呼啦我个签你(白元芳你别忘记把竹叶青再买点回来我给钱你)” 

    

    “你说啥玩意儿呢?”白元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想了半天,刚反应过来,打算把酒壶拿去塞到狄仁杰怀里,那家伙已经没有影儿了。白元芳追到酒楼门外,却发现那家伙已经把车开走了。

    

    “卧槽狄仁杰你这家伙!”白元芳都要气炸了“你丫不知道从这里回驻地多远嘛?!我他妈坐人力车都要四十分钟!”他的警务兵站在一旁,默默的转身去结账,外带一壶竹叶青,又去找了人力车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几分钟前 

    

    “我说小谢,白元芳那家伙不会气炸了肺吧?”狄仁杰很没良心的坐在白元芳的位置上,打算开车跑路,“你别拦我啊,你知道你开车比我慢。” 

    

    谢白易安静的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心想狄长官你知道这辆车理论上是方上校的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民\革\命\军\第\一\军\驻\地 

    

    狄仁杰一路飙车,紧赶慢赶总算在两点二十之前回到了驻地。麻溜的换了另一件军装外套,这才装作悠闲的样子微笑着拿着一打文件,踱着步子到了新上司的办公室。 


    “砰砰!”一阵响亮的敲门声。

    

    方起鹤看了看从德\国带回来的手表,正好两点半,放下了手里的小说,从抽屉里翻出文件拿着钢笔,一副沉思的样子。(方大人有手表说明他很有来头,在民\国手表是非常珍贵的) 

    

    “进来吧,狄参谋。”方起鹤拿着钢笔在文件上圈圈点点,眉头微蹙,这物资的出入.......绝对有问题,不仅变少了,而且优先供应了潘立辉和白元芳的那两个连,也就是说,萧玉竹那个连的物资绝对不足,“你对管后勤的军官熟吗?”

    

    狄仁杰在心里一拍大腿,熟啊,简直不能更熟啊,前段时间祁以柳被他和白元芳软磨硬泡,连祁以柳从白元芳手上截胡带给他的酒他都忍了,总算是答应以后优先提供白元芳手下那一百来人的伙食,可问题是上司这么问不能就这么说啊,不然以后怎么混,他可不想缺衣少食。

    

    “这个嘛......我们俩有点儿私交。”如果请他到租界的夜总会玩一晚上也算的话。狄仁杰把文件放在桌上,瞟了一眼不知道是谁自作聪明放在方起鹤办公桌上的物资进出明细表。

    

    “对了,这个是您不在的期间上面的文件。”狄仁杰笑容有点僵,他想揉鼻子,但是忍住了。他看着方起鹤蹙眉看着表格,以及上面的圈圈点点,心里琢磨着,这新上司的眼神颇为锐利啊,不像是学院派那种纸上谈兵的家伙来着。管他的,还是先为祁以柳默哀吧。 

    

    “狄参谋,你打过仗吗?”话题突然一转,方起鹤放下钢笔,背靠椅子,笔挺的军装因为这姿势而产生了些许皱褶。

    

    “我只打过杭\州那一块儿的。”狄仁杰在脑内回忆起那场面,嘴角还挂着的笑意消去了。

    

    “我就怕我的参谋是个纸上谈兵的,死人都看不得。”方起鹤温和的笑笑,仰视着狄仁杰,“你说,这祁以柳该怎么处置?是先全营通报再加以惩罚呢,还是先抓来好好询问,先知道前因后果?”

    

    他虽然是抬头看着狄仁杰,但是那气势并未削弱半分,还干脆翘起了腿放在办公桌上,锃亮的军靴打在实木的办公桌上,直接压到了那一沓表格和文件上,发出一种沉闷的声音。方起鹤黑色深邃的眼睛里满满是无聊、无聊和无聊,这太无聊了,一眼就能看出来不合理的数据变动。他可是听说国内有仗打才回来的,一来就是处理后勤是怎么个意思。 

    

    “我觉得可以双管齐下,先通报再惩罚,现在正是北\伐的重要时刻,这祁以柳居然这么做简直就是对党国的侮辱。”狄仁杰张口就来对党\国的称赞,反正他也不觉得肉麻,谁叫他还是个共\产\党\员呢,那个奇怪的大波浪发型的中\统(国\民\党\中\央\党\部\委\员\会、国\民\党\中\央\党\部\统\计\调\查\处、国\民\政\府\统\计\调\查\处,被国\民\党\中\央\组\织\部掌控)的家伙还在白元芳的公寓里蹭吃蹭喝呢。他可就住白元芳隔壁房间,当然要小心一点。

    

    “嗯,说得好,那这件事你觉得交给谁比较好?”方起鹤微笑着询问,“或者交给中\统的相关人员也不错的样子?”

    

    “我认为虽然祁以柳需要重惩,但是这件事应该不需要中统人员来参与,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嘛。”狄仁杰也微笑,祁以柳啊祁以柳,你这回可是栽到我手里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截胡老子的酒!“方少校,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一定会完成好任务的。”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接着办公室里就陷入了沉默,江风穿过打开的窗户,轻柔的抚慰着两个人。

    

    “想必方少校还没有找好住址吧?”狄仁杰先开口了,“我知道租界内有几个好去处。”

    

    狄仁杰和白元芳的房子也在租界内,不过是租界边缘地带,不过相对租界外和三不管地带的混乱治安,要好上一点儿,开那辆车只要十分钟就到,走过去也只要半个小时。介绍给方起鹤的房子当然不是他们那种租界警\察有精力就管、没精力就懒得管的地界儿,而是正儿八经的租界内的黄金地段。狄仁杰先在心里为自己以后要步行回家的噩梦哀叹一声,虽然他以前也是经常步行回家,但是好歹有个盼头,现在估计是连盼头也没有了。

    

    方起鹤看了看手表,上面显示三点半。


“没问题。”他起身整理了一下军装,走到狄仁杰旁边站定。他比狄仁杰高小半个头,这还是狄仁杰换上了他自制的增高军靴之后的身高比。笔挺的军装勾勒出方起鹤的好身材。


 “那就由你带我去吧,狄参谋。”




---------------------------


名字是我以前看的一篇全职高手民国paro化用的


那篇文章写的很好,但是在抗战时期主角死了


后来写完了葬礼那位太太就删掉了lof账号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民国paro特别棒的文


也一直很遗憾没能看到后续


虽然方狄和全职沾不上边


但是觉得这个名字非常能形容民国的波澜诡谲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评论
热度(14)
© Cairngorm | Powered by LOFTER